舞青蘇1.jpg舞青蘇2.jpg

 

「妹妹不知道自己的模樣很……像小老鼠嗎?以後膽子大些,不要賊眉鼠目,
否則我雙手變成老鼠夾夾妳的臉,實屬本能反應。」
萬萬沒想到,他力氣本就比她大,如今腦子還比她聰明,這鼠要怎麼跟貓鬥?

 

 

 

 

介紹:

作者:清楓聆心

出版社:晴空

出版日期:2015/12/17

繁體卷數:全 2 本

 


《掌事》《御宅》起點女頻大神級作者清楓聆心,費時一年精心打造的全新作品,實體書獨家首發!
仿畫也能變成破案神器、也能畫出摯愛情深,
宅鬥、官鬥、貓鼠逗……夜色中畫出撲朔迷離、動人心弦的戀愛繪卷!

隨書送好禮!
作者加碼趙青河說不出口的祕密「順流,無夏」獨家番外


 
舞青蘇1.jpg夜貓子神探VS.小老鼠騙子,成了夜黑風高時才會有進展的貓鼠戀?!
哥乃正宗宅男,兼詠春拳高手,兼破案達人,
怎麼成了這隻小老鼠的義兄,兼小廝,兼苦力,兼保鏢,兼……小白臉?


「蘇娘,我娘臨終前,讓我倆跪在床前發了婚約的誓言,妳是否還記得?」
「我自然記得,不過你卻不記得了。」
「妹妹莫頑皮,別忘了身上還有傷。」
「既然你知道這件事了,我也不妨把話挑明。當初我與乾娘約定三年為期,如今快過兩年了,乾娘給我的信物我保存得很好,只不知我給乾娘的信物你還找不找得到?」


乾娘死後,夏蘇跟著義兄趙青河一起投奔蘇州趙府的長房大老爺,成了趙府吃閒飯的窮親戚,不料雪上加霜的是,義兄被寄住在趙府的岑家小姐迷得團團轉,不但散盡家財,甚至在護送岑小姐外出的途中跌落山崖丟了小命,當噩耗傳來,一向謹言慎行的夏蘇毅然扛起家中生計,重拾唯一擅長的畫技來維生。


某個淒風苦雨的夜晚,夏蘇在跟書畫大商吳其晗交易的時候竟然見鬼了!而且是義兄趙青河的鬼魂!


原來,趙青河死而復生,忘卻往事,為了調查自己的「死因」而流連在外,成為吳其晗聘雇的護衛,但既然被家人發現他並沒死,只好回家繼續暗中調查,因此多次遇見也愛晝伏夜出的夏蘇。其實夏蘇最擅長並且最不想被人知道的手藝便是臨摹名家畫作,俗稱「蘇州片」。總在夜晚相遇的兩人漸漸發現彼此的祕密。


例如夏蘇發現趙青河在歷經這次生死大劫後洗心革面,似突然開竅般從紈褲變成夜間神探。對趙青河而言,他也從未遇過夏蘇這樣的女子,膽子那麼小,卻做那麼膽大的事,明明怕得要命,卻有士不可辱的神氣,不過,她摹畫的水準無疑非常高,但作案的水準,絕對有待調教!由於暫時仍要靠夏蘇賣假畫維生,而假畫交易獲利高也風險高,於是趙青河自告奮勇要保護夏蘇。


此時城中傳出夜盜橫行,兩人發現許多富戶收藏的古畫真跡被人調包,甚至引發謀殺案,這些事情是否與趙青河的「死因」有關?誰也沒料到,看似不起眼的案件,竟將眾人捲入未知的危險中……


從此,失去親人只剩彼此相依為命的兩人,抱著各自的祕密,白天互相猜忌,晚上互相扶持。趙青河原本只覺得逗弄膽小如鼠又慢如烏龜的義妹很有趣,直到生死關頭才赫然得知他們竟然有婚約!看來娶這個愛藏祕密的小老鼠妹妹當老婆,能讓他灰暗的生活變得多采多姿!不過,顯然要先想辦法扭轉他在妹妹心中的壞印象,而且要有能力養家活口,擺脫被妹妹養的小白臉形象才行啊!

「妹妹,害怕就哭出來!」趙青河命令道。
「哭不出來。」夏蘇嘴硬,卻只是一眨眼皮,兩大顆熱淚就滾出眼眶,打在趙青河的指尖,他沒說錯,她剛才確實怕得要死。
趙青河蜷起手指,夏蘇的眼淚順著流入掌心,不涼反燙,心頭一動,再伸展了五指,無比溫和地拍了拍她的頭,垂眼低語:「妹妹無需再怕,一切有我。」
趙青河脫下外袍披在她身上,遮去她的傷臂。
夏蘇眼裡直發酸,伏在膝頭,嗚嗚哭不止。
山風冷,秋陽寒,兩顆堅強的心、兩道寂寞的身影卻燃了起來,從今往後不再涼卻……

 

  
舞青蘇2.jpg「趙青河!別死,不然你會後悔的!」
嗯,他不會死,因為還要把夏蘇妹妹搶回家當老婆!
毒殺、失蹤、謊言、官商勾結……一波多折的貓鼠戀,如何在亂世中長夜同行?


「妹妹適才睡不安穩,可見惡夢裡沒有我。」
有他,還會是惡夢嗎?是吵鬧的夢吧,夏蘇不禁一笑。
「但妳這會兒笑了,卻是因為有我。妹妹可想知道不做惡夢的法子?」
「不想。」
「古人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妳時刻思我,我自會入妳的夢,就不再是惡夢了。」


趙青河的真實身分竟是趙家長房嫡子!而且趙老大爺認回趙青河後做的第一件事情竟是逼他代替趙子朔屢行娃娃親,和岑家小姐結親。趙青河好不容易才挽回他在夏蘇心中的形象,差點就能把佳人追到手,豈能前功盡棄,因此趙青河更加努力實踐脫離趙家的計劃,卻一直擺脫不掉佳人糾纏。
  
不過在此之前,師爺董霖卻跑來通知當初襲擊兄妹兩人的一幫子河匪竟被滅口,死因離奇,趙青河摸摸鼻子發現案情並不單純,於是他帶著夏蘇,以及硬要同行的岑雪敏、趙十一娘和趙子朔,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到杭州探親兼查案。幾番出生入死,終於抽絲剝繭揪出這幫竊盜古董、拐賣人口,專做無本買賣以獲取暴利的不法之徒,只是萬萬沒想到幕後主使竟是始料未及之人!趙青河也因此大意遭到暗算,命懸一線!
  
生死交關之際,一向對感情卻步的夏蘇終於發覺自己早已對趙青河產生深深依賴,他的肩那麼寬,背那麼闊,雙臂撐展,天地山河都不如他身旁的一尺三寸地,而她,只想在他那一尺三寸地裡轉悠悠,偏偏他遭到暗算昏迷不醒,天地瞬間傾塌,要如何才能挽救這讓她安身立命的臂膀?雪上加霜的是,她還等不到趙青河脫險,過往的惡夢卻找上門來!
  
趙青河昏迷前想著,他只想一直抓著她,長夜同行。偏偏一閉眼的工夫,醒來後竟發現心愛的妹妹失蹤了!沒關係,他男子漢大丈夫,追姑娘時絕對能屈能伸,若她非要把刀山火海當景點,他就會歡天喜地陪她刻上「到此一遊」!不過,他這個夜貓子這次卻是對上勢力龐大又狡猾的惡虎,他要如何從虎口中搶人呢?


「夏蘇,無論貧瘠苦難,無論病痛老去,我趙青河都願作妳丈夫,與妳牽手到白頭。妳可願嫁我為妻?」
夏蘇覺得這番話好稀奇,不是唱禮,反像誓言,只覺千萬斤重,然而心頭沉甸甸,卻美若醇酒,芳香四溢,甜愉到醉人。

 

心得:

 

“和岑雪敏截然相反,夏蘇是個非常不希歡利用自己美貌的姑娘,所以人們會先瞭解她的性情,好似很鈍慢、好似膽子小,卻往往做得出大膽包天的舉動,還有與眾不同天賦,即便沉入「蘇州片」之名,仍難掩光華。”

 

烏龜妹妹三年前逃離了她那汙穢不堪的老家,躲在趙青河娘親的保護傘下逃到了風光明媚的蘇州,原本看到整天只知道追著岑雪敏跑的不成材義兄趙青河,覺得異常厭惡,後來義兄客死他鄉,為了家中一眾真心待她的老僕們,她毅然決然挑起養家的責任,用她技藝超群的摹仿功夫,為家裡帶來餓不死人的進帳收入,但她依然改不掉早已養成夜行習慣,依然是夜間作畫、夜間出門交畫,白天補眠睡覺。

 

夏蘇她那長年養就而成的謹小慎微、以夜色為掩護性格,卻成為趙青河眼中的烏龜性格,但夏蘇看似膽小,卻往往都有出乎意料之外的大膽之舉,她對古畫名家的精熟,加上總是能維妙維肖、仿形兼仿神、簡直出神入化的摹仿技巧,她的這項神技更成為整個故事展開的重要關鍵。

 

“她哪有他那麼多身不可測的心思?「頂多坐船可以不挑船夫。」同坐一條船。

趙青河一聽,眸墨剎那漆深,又剎那明曜,「妹妹信我,我一定好好撐船,就算沉,也要把妹妹先送上岸。」他需要她的信任。”

 

但誰曾料想?原本都已經辦過喪禮的趙青河居然活著回來,而且不但沒了過去那些糊塗帳的記憶,個性更是開竅變得成熟穩重,一點都沒有過往那些盡做混帳事的影子,而且對那接二連三發生的古畫竊盜案,更是有卓越的觀察跟偵查能力。

 

不過他會這麼盡心盡力去協助官府偵辦這些起散落臨近各州的古畫竊盜案,主要是為了找出當初想害他的真凶,他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賺錢擔起全家的家計,趙青河成為夏蘇最好的搭擋,一個專職畫畫,一個負責貌美如花長袖善舞把畫賣出去。

 

“夏蘇撇開眼,對心跳全然放棄,「滿出來了。」

猜妹妹的字謎,也是一大樂趣,但趙青河也放棄的極快,「什麼滿出來了?」

「自信。」夏蘇咬牙。

「謝謝妹妹誇獎。」稀奇了,居然沒來「兜財手」那招?

夏蘇哼笑,「誰誇你?自信滿出來就是自大自狂自我毀滅。」

趙青河無語,瞪了她半天,按著太陽穴呵笑,「烏龜妹妹有尖牙。」”

 

趙青河的歸來,讓夏蘇的日子頓時變得熱鬧無比,不但她的摹仿生意變好,終於得到應有的收入。

 

還要隨著趙青河身世秘密的揭曉,捲進趙家後宅的爭鬥之中,不過因為夏蘇半冷不熱的個性,就算有人想針對他們發難,最後總會自覺沒趣而放棄,不過最主要是趙青河一開始就明言不認回這門親事,對那些原本的既得利益者衝擊不大,所以宅鬥這個部分在整個故事裡面算是調劑作用的點心,主菜還是那些起看似不相關,深究起來卻錯綜複雜的古畫竊盜案,而且那些神秘的背後主謀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趙青河跟夏蘇的性命,讓他們想置身事外都沒有辦法。

 

“「這世上妳最怕的人,我會比他們可怕十倍百倍,那妳就無需再怕他們了,因為他們會怕我。」”

 

其實整個故事裡面外掛開最大的不是擁有出神入化繪畫技巧的夏蘇,而是這個神秘死而復生的趙青河,尤其是後半段簡直是料事如神了,要不然趙青河怎麼能在家里這邊才從鬼門關前走一圈出來,回頭另外一邊這麼剛好安排一連串的突發事件好趕得及從狼口救下要被嫁給太監的夏蘇。

 

但,這同時也是整個故事最大的可惜所在,金手指開得太大得了,害得那麼轟轟烈烈展開的古畫竊盜案跟深埋已久的夏蘇的神秘身世這兩大秘密所在,都結束的有點草率,但其實只是瑕不掩瑜的小缺點而已。

 

“趙青河拉拉她的髮尾,「怪不得妳膽子嘯天,敢送上門去。」

「我膽子小,不過……」夏蘇「謙虛」。

趙青河笑道:「妳膽小如鼠,不過仗貓先行,現在貓來了,麻煩妳讓個位吧!」”

 

整個故事上到主角、下至配角,幾乎每個出場的角色都相當鮮明立體,不過最有意思的設定還是趙青河跟夏蘇這對貓與鼠的組合,夏蘇看似膽怯如鼠,卻有著最堅強的意志,即使面對劉徹言的威脅絲毫沒有半分妥協,面對命運讓她生在劉家這個大染缸裡面的也不因此隨波逐流。

 

她的力量很小,所以就暗自潛伏著,醞釀蓄積自己的能量,等到有一朝猝然爆發,果然真的順利逃出了劉家,夏蘇在逃出劉家之後也是一樣,沒有壯志凌雲的心志,也只是暗暗的縮在自已的烏龜殼裡,可是遇事卻不會軟弱的只想逃避,看似膽小,卻有著非常堅強的意志。

 

趙青河跟夏蘇之間的拌嘴也非常有趣,那種因信任而誕生的熟稔,雖然不是多轟轟烈烈的愛情場面,卻也是溫馨有愛,還有因為夏蘇的職業使然,讓故事裡充滿了很多文人墨客的繪畫、賞畫場景,加上作者用字遣詞偏向文雅,讓整個故事古意盎然,要是沒看到番外也不會發現原來趙青河是現代穿越來的,畢竟他真的在那個時代生活的太風生水起了,一點都沒有讓人覺得他是「外來移民」的感覺XD

 

 

 

 

 

文章標籤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