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圖塔.jpg

 
他,是權傾朝野的掌印督主,忍辱負重,絕代風華。
她,是本應殉葬的柔弱才人,煢煢孑立,形單影隻。
波波折折,只為最驚心動魄相遇!


 

介紹:

作者:尤四姐
出版社:江蘇文藝
出版日期:2015/07/01
卷數:全   2   集(簡體版)


 

人世間有百媚千紅,唯獨你是我情之所鐘。
沒有溫暖的心,卻有世上最動人的眼睛。

 

你是惡鬼,也是佛陀。
古言當紅作家尤四姐,以筆當歌,再歎宮廷愛恨情仇。


 

他,是權傾朝野的掌印督主,忍辱負重,絕代風華。
她,是本應殉葬的柔弱才人,煢煢孑立,形單影隻。

 

波波折折,只為最驚心動魄相遇!
最美廠花肖鐸PK銀幕美男雨化田!2015,這個夏天,我和廠花有個約會!!!


這世上最美不過燈火闌珊處,佳人戴盔帽,著胄甲,落拓不羈,與他並肩而立。

隆化年間,權傾朝野的掌印太監肖鐸與福王策劃宮變,助其登上帝位。本應殉葬的才人步音樓因皇帝看中,被肖鐸所救,後被安置在肖府,兩人朝夕相處,漸生情愫,但礙於身份,只得將感情深藏。

肖鐸下江南督辦與外邦的綢緞交易,音樓隨其南下探親,期間兩人相愛無法自拔,終於表露心跡,但是前路重重阻礙,肖鐸的真實身份、南苑王的威脅、宮中皇帝的打壓,一個閃失便會引來殺身之禍。

音樓為大局犧牲自己,決意入宮,不明就裡的肖鐸對她產生誤會,原本相愛的人隱忍相思,苦不自勝。

 

 


心得:

“他嗤地一聲笑:「小ㄚ頭,口氣倒不小。我從了你,只怕你生受不起。」那種甜甜的滋味盛在蜜糖罐子裡,一旦砸開了口子就收勢不住了。他孤獨了那麼久,對誰都小心翼翼地防備著,唯獨她闖進他心裡來,在她面前才得片刻放鬆,不必戴著假面示人。那種感覺會上癮,戒起來也越發的難,他卻願意沉溺,把她推到木牆上,俯著身子靠在她肩頭,換了個纏綿的聲口道:「臣往後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愛惜臣,莫要叫臣受委屈。臣在外再了不得,在跟前終究提不起來。臣把心交付就是一輩子的事,你要是中途撂手,臣只怕會吊死在你床前的。」
真是幽怨得了不得,他向來愛小矯情,這種時候音樓的男人心膨脹得空前大,立刻滿滿都是憐香惜玉的情懷。伸手一攬,在他背上連拍了好幾下:「只要你乖乖聽話,我是不會對不起你的。」”

 
看這個故事首先需要習慣作者尤四姐相當獨特的筆吻,等習慣之後可以發現其實這個故事還是不錯看得,尤其是看到肖鐸他在那翻雲覆雨操弄權勢就有說不出的爽快感,大概是因為這個故事裡的皇帝到後宮嬪妃,沒有一個是讓人覺得他被肖鐸陷害是錯的角色,每一個都是那麼自私自利又欠修理,只會覺得肖鐸來讓他們吃鱉剛剛好而已。
 
肖鐸是權傾朝野的東廠督主,而步音樓則是病危皇帝從未寵幸過的小才人,別人都寧願為了不要被當成陪葬品而去委身為太監的對食,她則連替自己打算的籌謀都沒有,結果,命運的安排卻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那幾個宮女上月就賞了,臣拿身體抱恙推辭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陪著我這個廢人,豈不是暴殄天物嘛!臣自以為潔身自好,和娘娘相處這些日子,只有瞧見娘娘才兩眼放光,對別人從來就沒有肖想,娘娘竟不明白臣的心嗎?”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她早就被多情風流的福王盯上了,後來在肖鐸的暗中周折之下,音樓從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出來,搖身一變成為新任皇帝(福王登基的)的備選嬪妃,因此住進肖鐸的府邸等待時機入宮,可是從肖鐸救下音樓的那一刻起,就對這位未來的嬪妃算計上了,他三不五時都會非常曖昧的話去撩撥音樓,幸好音樓不是個隨便發花痴的人,並不輕易隨著肖鐸起舞。
 
剛看到肖鐸動不動就對音樓說出那麼曖昧的話,還以為他是對音樓一見鍾情,但礙於音樓是未來的宮妃跟自已身體的問題,不方便明白跟音樓告白,只好很矯情的選用這種曖昧的話來撩撥音樓,可是等到他們確定彼此心意之後,這種非常曖昧的話反而少了,其實從後來故事的發展可以歸結出,肖鐸會說出那些曖昧的話,不是因為對音樓一見鍾情,而是想把音樓變成第二個榮安皇后,所以他才會趁音樓入宮前的這段空隙想要培養出超越主僕的曖昧關係。
 

“可是他心頭鈍痛,慢慢擴大,把整個人籠罩起來。他轉到她面前,讓她靠在他胸前,嘆息著在她背上輕拍:「哭什麼?嗯?因為恨他們,所以折磨自己?他們叫你不好過,十倍百倍地奉還就是了。你沒有能力不要緊,還有我。你常說你的命是我救的,那我索性幫人幫到底,不會白看著你被他們欺負。以前你是孤身一人,以後有我站在你身後,你什麼都不用怕。我對付不得別人,還對付不得他們了?只要你答應,即刻讓他們身首異處都不在話下。」”
 
整個故事最粉紅放閃的橋段就是音樓跟著肖鐸下江南的那段時光,可是這段時光卻也充滿波折,不過再多的波折對有情人來說都只是考驗不是困難,肖鐸原本是懷抱著把音樓變成第二個榮安皇后的算計去跟她搞曖昧,可是沒想到的是他這一次卻徹底失算了,不但沒有讓音樓暈頭轉向的愛上他,他還搭上了自己的真心,看到音樓被自家人欺負,就霸氣的狠狠削步府一筆來給音樓當嫁妝。
 

“她想抬手,略微動了下,又軟軟搭在一旁。窗外晨曦微露,他乾脆把她負在背上。屋子裡還暗著,便在一片迷濛裡繞室行走。她軟軟枕著他肩頭,他轉過臉能觸到她的前額。彷彿在海面上漂流了幾天,終於看到岸,滿心說不出的感激和慶幸。他把哽咽吞下去,勉強穩著聲氣兒道:「大夫說了,不能一直躺著,得顛騰,讓五臟活動起來。你不能走,我背著你,你別使勁兒,靠著我就成。」
她嗯了是,說不了太複雜的話,只道:「你累。」
鼻子裡盈滿涕淚的酸楚,他緊了緊手臂說:「我不累,只要你好起來,就是背著走一輩子我也願意。」”

 
而音樓中了南苑王算計性命危在旦夕,更狠狠地逼出肖鐸的真心,可是音樓再次進宮是勢在必行,為了阻止音樓進宮,肖鐸甚至設計出要偷偷帶走音樓的方法,可是後來因為音樓的臨時喊卡而宣告失敗,兩人因此產生了誤會,音樓進宮後雖然託病不能侍寢,但終究逃不過風流皇帝的魔爪,音樓終究侍寢晉位,也讓肖鐸跟音樓之間的誤會更深了。
 
不過這裡就要講到這個皇帝了,真的是太…無感了,連音樓跟彤雲都分辨不出來,更是風流好色,不但跟南苑王的小妾音樓的姐姐音閣有染,後來還把彤雲納進宮為妃,絲毫不在意她曾經肖鐸名義上的對食妻子。
 
肖鐸不算是個好人,他是東廠的頭頭,想當然爾殘忍手段肯定不少,這個故事也沒有因為肖鐸的職業是東廠督主就把這個職業變成一個非常善良的角色(但也沒有非常慘無人道的事件發生)。

 

他的狠勁可以說是充斥的整個故事,皇帝想要另立西廠來牽制他,沒關係,那就把西廠負責的事情暗中插手攪和到西廠無法收拾的地步,皇帝沒辦法還是要拜託他來收拾善後;榮安皇后夥同太醫去指控音樓穢亂後宮,沒關係,肖鐸把彤雲娶回家解了音樓之危,回頭馬上找榮安皇后秋後算帳,不但撤了她所有的生活物資供應,還嚴刑拷問出榮安皇后私通太醫的證據,就這樣扳倒一個在後宮有一定地位的女人。
 
誰只要敢欺負音樓,他馬上就還以顏色,當然啦,連皇帝也不放過,皇帝不但讓音樓入宮為妃,後來更晉為皇后,也許當初是有幾分真心喜愛音樓,可是到頭來音樓的利用價值更大,他以為只要牢牢抓住音樓,就可以讓肖鐸繼續替他賣命,尤其是他這種根基不深又不勤政愛民又不想祖宗基業全毀在自己手上的昏庸皇帝,如果肖鐸用得好,真的可以替他鞏固朝政興旺。

 

可惜肖鐸不是這麼容易任人宰割的角色,大廈將傾,獨木難撐,更何況肖鐸本來就不是那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千古大忠臣,看到皇帝都不好好當皇帝了,索性就放手讓皇帝去亂搞,皇帝想大興土木,國庫空虛也不需要他出面去斂財,反正有西廠那些想搶功勞的人爭著出面,不但可以讓他完成皇帝的交託,還不必讓他被天底下的百姓怨恨,有誰比他更聰明呢(攤手…。
 

“即便只是聽見他的聲音,也可慰相思之苦。她心裡煎熬,但是萬萬不能在這時候功虧一簣。她發作得莫名其妙,皇帝難免起疑。音樓覺得自己這回是在圖謀大計,從來沒有那麼意志堅定過,她要把計畫付諸行動。未來得自己爭取,在宮裡傻等著不是事兒,單靠他外頭使勁,什麼時候才是個頭?裡應外合可以把成功機率最大化,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如果能瞞過他,就能瞞過天下,她願意試試。”
 

如果肖鐸沒有出現,也許音樓這一生就這樣安安份份當著皇帝的宮妃,然後隨著年華老去被遺忘在深宮之中,可是她卻遇上了肖鐸,這個有點傲嬌、又意氣風發的東廠督主,更重要的是他對她一往情深、真心不換,當她嘗過自由的滋味之後,又怎麼能長時間被囚禁在深宮之中呢。

 

尤其當皇帝直言不諱跟她戳破會立她為皇后的原因,這其中曲曲折折的陰謀算計更是讓她惡寒,讓她從過往的與世無爭中破繭而出,她裝瘋,然後鬧得整個後宮流言四起,更鬧到皇太后容不下、連皇帝也救不了她的地步,單靠肖鐸一個人在外面使力終究缺點力道,那她就助他一臂之力,加速她離開皇宮的腳步。
 
如果故事最後說音樓其實穿越來大鄴的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可是沒有),因為音樓太多時候的思考方式跟言行舉止都相當“現代”。
 

“他笑著吻她的眼睛:「一言為定,可是以後你就不是皇后了,沒有尊崇的地位,沒有人對你叩拜行禮。咱們逃出去,離開大鄴,也許找個漁村山坳落腳,也許會吃苦,你會後悔嗎?」
她咧著嘴露出一口糯米銀牙:「那麼你不再是督主、不再權傾天下、沒有華美的冠服、沒有漂亮的飾品,你會後悔嗎?」
他認真思考了下:「不會,因為我有錢。」
音樓嗤地笑起來:「我也不會,因為我有你。」
他低下頭,和她痴纏在一起:「這話沒錯,你有我,即便再多苦難都不用怕。我替你擋風遮雨,我為你肝腦塗地。咱們去建個城,城池裡只有你和我,把過去錯過的時光百倍找補回來。」
她嗡聲長吟:「我不要城,樹大招風,還沒有吃夠以前的苦嗎?我寧願蓋間茅草屋,隱居在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平平安安度過一生就足意兒了。」”
 

因為音樓是宮妃、肖鐸是太監的人設設定在整個故事的發展過程之中有點虐的成分在,尤其是音樓跟肖鐸偷偷拜堂那段最虐了,但基本上還是個歡快得爽文,音樓雖然有被欺負,但肖鐸之後馬上就替她報仇雪恨,肖鐸這邊基本是也是順風順水的,雖然有被皇帝猜忌過,但因為肖鐸太有能力的,皇帝想要治好國家就離不開他,皇帝的猜忌到頭來只是用來證明皇帝的確非他不可的助力。
 
番外更是徹底甜到翻,督主果然很寵妻,之前是拿筆發作別人的手,現在釀酒做家務樣樣難不倒他,而且他雖然離開大鄴的權力中心,但他之前培養的勢力也跟著他離開,大有要有自立一股勢力的氣勢。
 
不過實體書還是大刀砍成幾乎是清水文了,像是59章「良宵永」整章都不見了,所以實體書到正文大結局是100章,不像是網路版的101
章,其他的親密戲也砍到幾乎看不出來他們有往前跨一大步的樣子。



 

文章標籤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