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沉睡的家 -1.jpg
 
我心裡的可愛寶貝,卻成為別人眼中的駭人怪物。
如果愛是一種病態,就讓我徹底瘋狂吧……

 


介紹:

書名:《人魚沉睡的家》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6/12/27
卷數:全   1   集



 


東野圭吾:寫出這樣的故事真的好嗎?
我到現在依然煩惱著……


東野圭吾出道30年紀念作!
掀起熱烈爭議,挑戰人性與道德的界線!  


瑞穗溺水了,急救無效,被判定為腦死。雖然醫生都說瑞穗沒救了,但我和原本已經協議離婚的丈夫和昌還是決定將瑞穗帶回家中。我日夜照料著她,和昌更利用自己公司的最新醫療科技,盡力維持瑞穗的生命跡象。

只要有瑞穗在身邊,我就覺得安心。即使瑞穗不會回答我,我依然每天和她聊天;即使她無法行走,我依然每天推著輪椅帶她散步;即使瑞穗不懂,我依然每天為她換穿漂亮的衣服。

瑞穗就像一尾沉睡的美人魚,但我還想做得更多,讓她回到以前的樣子。我請丈夫的屬下刺激瑞穗的神經,這樣她不僅會笑,甚至還可以輕輕揮動雙手。

可是,為什麼大家都對我投以畏懼的目光呢?他們說我把瑞穗當成玩具,說我是個自私的母親,說我在玩弄一個死去的人。我不懂,誰能證明瑞穗死了呢?而我又要如何證明她還活著?一個危險的念頭在我心裡浮起……


如果每一部推理小說一定要有一個兇手和一個死人,那麼《人魚沉睡的家》所觸及的可能就是最危險、最駭人的一種推理情境。

東野圭吾在這部出道三十年的紀念作之中掀起激烈的思辨:腦死到底算不算死?延續喪失自主意識的女兒的生命,是愛的表現還是一種自私的自我滿足?讓失去意識的人繼續活著,逐漸變成別人眼中的怪物,算不算是一種殺害?而殺了一個腦死的人,所殺的是活人還是死人,又該不該被定罪?

在故事的最後,所有人性與道德的兩難,終將懸掛於一條以愛為名的繩索兩端,擺盪不止,沒有答案。

 



心得:

薰子跟和昌利用最先進的儀器維繫著瑞穗的存活,是他們心底懷抱著渺小的希望也好,或是他們身為父母的自我滿足都好,人怎麼可能很容易就接受另一個人的死去,尤其那個人是他們最摯愛的女兒,上次見面還是個活蹦亂跳的小孩,再次見面居然是躺在病床上,連呼吸都無法自主,還被醫生告知幾乎是確定腦死的狀態,甦醒的機會幾乎是零,這對薰子跟和昌來說如何能輕易接受,尤其是他們前一刻才在補習班準備練習瑞穗考私立小學的面試,一通電話打來卻要告訴他們連看著瑞穗平安長大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叫他們情何以堪啊。
 
薰子跟和昌花大錢運用最先進的科技,來幫助瑞穗不用裝上呼吸器就可以呼吸(外表看起來像是瑞穗可以自主呼吸,其實是靠裝在瑞穗體內的機械運作幫助瑞穗呼吸),靠著電流刺激瑞穗的神經,藉以訓練瑞穗的肌肉運動,讓瑞穗保持著紅潤的氣色、富有彈性的肌肉,加上薰子很會幫瑞穗打扮,讓瑞穗看起來就像是ㄧ個暫時睡著的孩子,隨時都會醒來的樣子。
 
我想薰子跟和昌不惜耗費鉅款來為瑞穗延長壽命的做法不難理解,也不是本故事最具爭議的地方,畢竟能像薰子跟和昌有錢有資源做到這種地步的父母終究是少數,而且這個做法背後也可以延伸到一個更加核心的議題,同時也是本故事最大的爭議點:何謂活著?人在什麼狀態底下算是活著?像瑞穗這種連呼吸都無法自主,雖然還有心跳,可是如果沒有那些延命器材的輔助,根本無法繼續維持心跳的狀態還算是活著嗎?從最理性的角度去看(也是從本故事提到的日本器官移植法律),被判定腦死狀態的病人就可以開始器官移植手術的準備,即使病人還有心跳,但腦死判定成立的那一刻起,這個病人在法律上就已經死亡了。
 
可是人真的可能用這麼理性的角度去看待那個躺在病床上的親人,而不會感到一點悲傷嗎?相信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當眼睛所見病人還有心跳,即使無法自主呼吸,可是在機器的輔助之下,胸脯依然隨著呼吸上下起伏,在情感上怎麼可能那麼輕易接受這樣狀態的病人其實已經死亡的消息,《人魚沉睡的家》透過一個這麼悲傷的故事,來呈現這麼一個沉重的課題,父母愛子女是天性,可是瑞穗真的願意以這樣的狀態活著嗎?
 
這個爭議點在薰子忘想利用電流的刺激操控瑞穗臉部表情時成了最大的引爆點,在這之前不管是裝在體內幫助呼吸的儀器,還是刺激四肢運動的做法都是有助於病人的健康狀況跟看護的便利性,可是當她想讓瑞穗的臉孔出現不同表情時,不只是讓整個故事變的驚悚起來,還正面衝擊「存活」最具爭議性的議題,東野圭吾在這次的故事中沒有安排意料之外的反轉劇情,卻安排了一個非常感人的告別,
如果有完整的告別,對活著的人來說也許悲傷就會少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