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就隱藏在這個家裡。」
在家庭這個「密室」裡,
在親情這個「羈絆」下,
家人所犯的錯,
只能由家人,親手解決……
 


介紹:


書名:《紅色手指》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1/03/03
卷數:全  1  本

 

東野圭吾原著影視化再起旋風!
  2010春季好評日劇《新參者》原著系列作
  2011阿部寬領軍原班人馬加演SP再飆演技

東野圭吾涉足社會派推理的發人省思之作
青少年教育、老人看護、婆媳相處、親子關係……
每個人都背負著「家庭」的重重問題,然而,
一旦家人成了犯罪者,你會怎麼做?

這是一齣在平凡家庭上演的人間劇場
獵犬般的名偵探——加賀恭一郎
事件之外,將如何解決這外人難以插手的家庭糾葛?

「真相,就隱藏在這個家裡。」
在家庭這個「密室」裡,
在親情這個「羈絆」下,
家人所犯的錯,
只能由家人,親手解決……

【故事簡介】
平靜住宅區的公園廁所內,發現一具小學女生屍體。
將她勒斃的,是一名在校飽受霸凌、在家備受寵溺的獨生子少年,
家中成員只有父母及年邁的老奶奶,
然而這對父母,發現兒子殺了人時,
做出的決定,竟然不是報警……
且看加賀刑警如何犀利地剖析人性,
在短短兩天之內,成功地突破嫌犯心防,漂亮破案!
加賀自身與前刑警父親的父子對立之謎,同時解開!

心得:


“住在這個家的人,彼此之間已經沒有心與心的羈絆,家庭的溫暖早已不存在。”
 
這是我第二次看這本小說了(可是幾乎都忘光光了,只是隱隱約約還記得劇情的發展而已),可是依然被故事中提到的「家庭」的真實面貌所震懾,即使一樣都是父母跟子女這樣的角色,可是因為家庭組合的不同,對家人表達「愛」的方式也截然不同,也就造就了完全不同的結局。
 
前原昭夫將教育兒子直巳的責任都丟給太太八重子,對兒子一點也不關心,也跟著八重子排斥婆婆的情緒,而越來越厭惡年邁的老母親,平常看似相安無事的家庭,因為直巳殺了一個陌生的女童之後,徹底地打破了這個寧靜的假象,平常以為沒事的親子關係,仔細一檢視全是裂痕,昭夫完全不能理解直巳為什麼要殺這個小女童,可是在妻子八重子的苦苦哀求,和害怕這件事曝光會對自己的人生產生重大的影響,於是策劃了棄屍,最後甚至想將這件事推到他以為得了老人痴呆的母親身上,不過他還不算完全泯滅人性,在母親跟妹妹春菜的聯手之下,看到年邁的老母親時時拿在手邊的手杖上掛的飾品是昭夫的第一個送給母親的禮物,老母親最珍惜的滿載是當年含辛茹苦拉拔兄妹倆長大的回憶的老相簿,這些東西的親情呼喚,讓昭夫幡然醒悟,終於在加賀面前拆穿自己的謊言。
 

即使在那時,昭夫也沒有積極面對兒子的心態。不但不覺得獨生子出現行為偏差,自己有責任盡早矯正他;相反地,他還暗自祈求,就算發生了什麼問題,也千萬不要讓自己當面看到或察覺到。-前原昭夫
 
「不行嗎?我早就決定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當直巳的後盾。無論他做了什麼,我都會挺身保護他的,就算他殺了人也一樣。…」-八重子

 
看完這個故事之後,突然聯想到那些父母在電視上公開投訴孩子在學校遭到的新聞,也許這就是那些父母面對求助無門下可以採用的方式,姑且不論結果是好是壞,但至少那些父母正面面對孩子遇到的困境和問題,而不是一昧的認為孩子被欺負都是孩子的問題,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就像是這個故事裡的前原昭夫,把教育孩子的責任都推給妻子八重子,而八重子又是個極為寵孩子的母親,雖然她寵孩子,卻沒有能力為孩子的痛苦找到解決之法,我可以想像八重子大概是用加倍的寵溺來彌補直巳被霸凌的痛苦,直巳在學校形隻影單、受到同學排擠,在家裡雖然有母親的溺愛,可是這種溺愛是不知道直巳想要什麼,由八重子自己認為「直巳想要」的角度去加諸在直巳身上的負擔,久而久之,直巳在不被任何人了解的情況下終於變成如今模樣,連八重子都管不住了。
 
父母表達愛孩子的方式,理性一點的就會向昭夫的母親政惠那樣,讓孩子自己面對錯誤,然後從錯誤中成長,而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就將孩子的罪都一肩扛起,失去理智的就會像是八重子那樣,不顧一切都要為直巳掩蓋罪行,雖然事情發生之後,八重子都一直處於情緒很緊繃的狀況之下,可是從她說的話裡,流露出濃濃對直巳的愛,相較之下,昭夫就因為長年的冷漠跟忽略下,對這個家和直巳幾乎沒有感情了,從事發到最後,他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如何讓這件事影響到他往後的人生,連他會幫忙棄屍這都是很大的原因。
 
這個故事裡還有另一個家庭──加賀家,故事剛開始時候加賀的父親跟恭一郎之間不知道裂痕多深,加賀父親病重之際,恭一郎也不曾去探視過,恭一郎還說了,一個人會怎麼走完他的最後一程可以看成他的人生總結,組成怎樣家庭的人就會有怎樣的結果之類看似冷酷的話,可是隨著情節的演進,才發現原來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原來恭一郎不去探望父親,是為了達到父親任性的要求,而最後照顧加賀父親的護士透露,她跟加賀父親下的棋,都是恭一郎指示她的棋路,原來加賀父親雖然禁止恭一郎去探望他,可是恭一郎一直用著自己的方式得到自己父親的消息,正是最後透露出來的這個真相,為整本故事裡營造破碎家庭的那種氛圍,在最後增添了一些溫暖。
 

很多時候,在談話過程中觀察對方的反應,便能掌握一些線索,但是透過電話就沒辦法觀察到這麼細。-加賀恭一郎
 
我現在只能告訴你,身為刑警,並不是解開真相就算是破案了。什麼時機解開、怎麼解開,也非常重要。-加賀恭一郎

 
這次恭一郎跟表弟松宮組成搭擋,松宮是警視聽搜查一課的警官,而恭一郎只是個轄區的警察,原本是應該由警視聽搜查一課的松宮主導這個小組的搜查方向,可是薑還是老的辣,松宮完全是隻菜鳥,很容易就相信昭夫的話,恭一郎不只要身兼搜查方向的掌控,還要當這位菜鳥的老師,不過這位寡言的表哥跟警察前輩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就非常有道理,他告訴松宮的那些辦案的技巧,可以看出都是他多年經驗累積起來的,難怪他們的長官都一直叫松宮要仔細觀察跟學習恭一郎的搜查方式跟重點XD
 
這個故事的情節佈局上有點跟《嫌疑犯X的現身》類似,都是一開始就知道兇手是誰,然後幫兇基於「守護」跟「保護」的立場,幫忙處理掉屍體,然後跟偵辦的警察展開鬥智鬥力的過程,除此之外這個故事更加側重描述一個破碎家庭成員的心路歷程,主要是前原昭夫的心情轉折,故事中最令人忍不住屏息的情節不是恭一郎什麼時候會識破昭夫跟八重子的故佈疑陣,而是在昭夫跟八重子指認殺人的是母親政惠,政惠要以殺人犯被帶回警局之時,一次次無形的溫情喊話,就看著昭夫能不能良心發現這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