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氣撞鈴4.jpg

 

一串只能被死人怨氣撞響的風鈴

一段永遠看不到終點的漂泊旅程
這最後一刻突如其來的寧靜,

像是縱身躍入萬丈懸崖前,隨手拈過一朵帶香的花。

 

 

介紹:
書名:《怨氣撞鈴 卷四:黑蝶》
作者:尾魚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5/04/13

 

狂亂的黑蝶,一個綿延百年之久的秘密,一個古老而永恆的咒怨
一開始就種下的錯誤,結局是毀滅或救贖?


《怨氣撞鈴》劇情進入最高潮催淚動容的悲傷絕戀
如果不曾有過極致的幸福,又何來刻骨的痛苦……


一串只能被死人怨氣撞響的風鈴一段永遠看不到終點的漂泊旅程
這最後一刻突如其來的寧靜,像是縱身躍入萬丈懸崖前,隨手拈過一朵帶香的花。


葉連成被冷酷分屍,尤思身上發生令人喪膽的異變,岳峰命懸一線……死去的亡魂,撩亂的怨氣,鈴聲一聲接一聲重擊著季棠棠。
秦家、盛家,內外交相逼,這一場曠日持久的局,至此,走到了微妙的平衡,各方都已經就位,下一步往哪個方向,但看她這根針往哪兒輕輕一撥,不能退也不能改,錯了就是錯了,走一步祭奠一步,每一步都是燒紙錢的味道。
現在,她只有兩種選擇。
死,或者活著。

「妳是誰啊?」
沒有回答。水潭邊的岩石黑黝黝泛著濕潤的亮光,一漾一漾的水面之下,慢慢浮起一個女人——她的四肢被扯著張開,雙目緊閉,蒼白的皮膚上,凸起一根又一根血管,湊近一點看,能看到黑色的血液在血管中詭異地緩緩流動……
季棠棠駭然,她咽了口唾沫,慢慢仰起頭來……
不對,這個女人不在水裡,她在高處,水裡浮現的,是她倒映出的影子。

那裡,洞穴的高處,頭頂的正上方,高高吊起一個女人,四肢被扯向四個方向,像是一隻被蛛網牢牢綁住的蝴蝶,青黑色的血管猙獰地布滿整張臉,延伸到脖頸,延伸到衣服內裡……似乎是感覺到了季棠棠的目光,那個女人陡然睜開了眼睛——
季棠棠頭皮發麻,她站起來退到一邊,心慌慌的,她覺得這應該是個夢,雖然感覺太過真實——以前有怨氣撞鈴時,她的夢境也像大太陽底下發生的一樣真實。
不過,她從沒有在夢裡這樣觀察過自己。


想念一個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很涼很涼的水,然後用很長很長的時間,一顆顆化成熱淚。現在他真正懂了,那種喝下去冰涼徹骨的感覺,那種慢慢的,一個又一個夜裡,用體溫把涼水暖出溫度的感覺。那種即便痛苦,也沒有後悔的感覺。——岳峰〈黑蝶〉

 

心得:

 

“神棍是帶著深深的失落離開敦煌的。

在敦煌的最後一兩天,季棠棠和岳峰的關係確定,舉止眉目間也自然有了些不同,毛哥是早已察覺出端倪了,反正異性相吸的,他也沒當回事,反倒是神棍大驚失色,拽著毛哥進了洗手間,反鎖上門之後,帶著發現敵方電台的口氣問他:「小毛毛,小棠子和小峰峰,難道是在談戀愛?」

毛哥壓低聲音,以特務接頭的謹慎回答:「不是,他們在計畫反清復明。」”

 

“岳峰指給她看:「得夏天的時候來,七八月吧,那一大片被雪蓋住的地方,長滿了青稞,有半人高,在青稞地裡走,風都是香的。走累了的話可以爬到晾架上休息,爬的越高,離太陽越近,曬的暖融融的越舒服。」

面對著眼前稍嫌蕭瑟的雪景去想像岳峰描繪的場面其實很難,但季棠棠真的被他說到砰然心動了,岳峰說:「等到夏天的時候,我們再來,到時候你穿顏色鮮豔的裙子,拍照會很漂亮。」

季棠棠下意識答了句:「好。」

忽然就覺得很感慨:「我真是很久沒穿過裙子了。」

再一想,發覺這麼幾年東奔西跑,真是錯過和生疏了很多東西:「還有高跟鞋,再也沒穿過了……還有你的智能手機,我也不怎麼會玩,我家裡出事的時候,用的還是摩托羅拉的按鍵手機,現在好像買也買不到了,那時候潮流是用諾基亞,我纏著我媽給我換一個,結果現在又時興蘋果了。我不和人聯繫之後,就一直不用手機,第一次聽人說蘋果,我還真以為是買來吃的。還有電影,以前一出了大片就趕著買票去電影院看,後來也沒心情看了,偶爾從電影院外頭走,看到海報,發現連當紅的明星都不認識了……」

說開了就剎不住了,好不容易停下,才發現岳峰一直看著她溫柔地笑,季棠棠有點侷促,覺得自己說這些挺老土的,岳峰伸手摸了摸她腦袋,湊過來在她額頭上親了親:「沒關係,咱一樣樣一件件,都給它補齊了。」

一股柔柔的暖意在心底化開,季棠棠眨巴著眼睛看他:「那穿高跟鞋的時候,你在邊上給扶著?」

岳峰點頭:「扶著。手機你愛怎麼玩怎麼玩,電影嘛,老子豁出去了,過去四年上的,通通翻出來陪你再看一遍,怎麼樣,還滿意嗎?」

季棠棠點頭:「滿意。」”

 

“季棠棠忍住笑:「岳峰,他們估計都沒坐過車,看著新鮮,你帶著他們溜一圈唄。」

女朋友發話了,還是得聽上一聽的,況且他上次來,也是開車帶了寨子裡的小孩兜風的,岳峰也爽快,車門一拉:「上車。」

這句漢話倒是連蒙帶猜都聽懂了,十來個小孩歡呼著一擁而入,把車子裡擠得滿滿噹噹,連岳峰腳底下都蹲了個鼻涕蟲,張著嘴仰頭眼巴巴看他——只是這麼一來,反而把季棠棠晾在車外,女主角沒地兒坐,岳峰發牢騷了:「車子買來是載我媳婦兒的,又不是體驗怎麼當爹的!」

季棠棠笑的不行,她在外頭幫著把小孩兒的身體往裡推,以便車門能順利關上:「那先帶他們兜,兜完了再回來接媳婦兒。」

她居然下意識就默認媳婦兒這回事了,這話一出,岳峰別提多爽了,油門一踩,車子在田埂上晃晃悠悠出發,遠遠撂下一句話給她:「原地等著,別亂走啊。」

他讓她等,她也就真的原地乖乖等著了,雙手插在口袋裡,低著頭拿鞋尖踢踏著地上的積雪,感覺像是在等岳峰迴家,滿心的喜悅和甜蜜。

寨子裡太小,車子周轉不開,岳峰一直往外,開了老長一段才找到合適的位置掉頭,遠遠看到季棠棠站在田埂上,像一個小黑點兒,岳峰不由就微笑了,忽然就冒出一個念頭:要是一直這樣該多好,不管在哪兒,不管跑的多遠,她都在一個地兒等他,他就會知道該往哪走,車該往哪開……”

 

自從「飛天」事件結束之後,峰棠CP迎來了難得的專心放閃時間,兩人先是在去了一個非常非常偏遠的藏族村莊,在人情純樸熱情的村莊裡,兩人悠閒的住上一段日子,但其實這時候岳峰早就已經知道外面的天早就已經翻天覆地了,只是捨不得棠棠經了那麼多流離失所的日子之後,好不容易可以過上幾天安穩日子,又非常嚮往去九寨旅遊的樣子,所以他決定一切事情還是等去過九寨之後再跟棠棠說。

 

“季棠棠上前一步把他給摟住,頭往他胸口一埋,岳峰還是氣,抓著她胳膊想把她搡開,哪曉得季棠棠一抬頭,委委屈屈地開口:「岳峰你要是出了點事,我不就沒男人了嗎?啊?」

岳峰盯著季棠棠看,不知道下一步該擺出個什麼臉來,季棠棠這種打一棍子給個甜棗的功夫實在是登峰造極啊,她怎麼就知道他想聽什麼話呢,她都不說「沒男朋友了」,直接來了個「男人」,透著一股子異樣親密的獨佔勁兒……

從季棠棠清亮清亮的眼睛裡,他看到自己繃不住笑了,大老爺們的,被個女人哄住了怪沒面子的,岳峰下不來台,伸手在她臉上擰了一把:「這破嘴……」”

 

後來來到了風光明媚的九寨,在棠棠「意外」地替岳峰永久性的解除閻老七這個隱患之後,終究還是知道了岳峰亟欲隱藏的「火」究竟是什麼了。

 

大受打擊之餘的棠棠決定跟岳峰分手,孤身一人回到古城送葉連成最後一程,秦家人早就在「夏城」對面佈下天羅地網,就等著抓棠棠。

 

“季棠棠跑了一陣子回頭看,岳峰已經追過來了,她心裡頭叫苦不迭,加上拖著箱子,古城的青石板道本來就不平整,跑的一快吧,箱子格楞格楞的,跟拖拉機似的,回頭率甭提多高了,臨近一條岔的小巷時,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箱子一扔,自己跑了。

岳峰大老遠的看到,憋不住地想笑,一笑就岔氣跑不動了,捂著肚子慢吞吞走到她箱子那,俯身把側倒的箱子給拉起來,一手扶箱子,一手往腰裡一叉,也不追了。

果然,沒過多久,季棠棠又自己走回來了。

能不回來嗎,除了鬼爪是踹在內兜裡的,路鈴、錢、所有七七八八的東西都在箱子裡,季棠棠懊惱的要死,她一定是腦子被驢踢了才把箱子給扔了,怎麼就這麼怕岳峰呢,又沒欠他錢!

岳峰笑眯眯地看著她走近,忽然撂出一句話,險些把她給氣死:「跑啊,劉翔,你倒是跑啊。」

季棠棠翻了他一個白眼,忽然想到帶著墨鏡他看不到,又恨恨把墨鏡給摘了。

岳峰繼續氣她:「棠棠,我挺被你感動的,我覺得吧,你一直在進步。上次你做面膜,這次曉得改頭換面了,下次你得整形了吧,你還真是一個特別具有學習能力的人!」”

 

岳峰終究放心不下棠棠,也跟去了古城,在岳峰的守護下,棠棠與葉連成的魂魄的相見,在這個最後的時刻棠棠終於有勇氣跟葉連成相認。

 

“季棠棠跟葉連成之間,是他怎麼都插不進去的,總有人說要放下過去,忘記過去,其實根本放不下吧,人的現在,總是由過去成長而來,不管這過去是歡喜還是不堪,都是一塊塊看不見的烙印,烙著烙著,就把你的模子烙成了現在的模樣,否定了過去,也就等同於否定了現在。”

 

其實葉連成真的很癡心,被秦家人這樣殘忍殺害,還是聽從了秦守成的話,不因此產生怨氣,就不會有怨氣撞鈴,棠棠也就不會為了解開葉連成的怨氣,而誤入秦家人設下的陷阱,葉連成到死都還這麼為棠棠著想,真的讓人挺感動的。

 

葉連成的死只是秦守業計畫的第一環,目的只是要引棠棠來古城而已,真正的主角是要用盛清屏的怨氣,敲響棠棠的路鈴,卻意外被後來趕到岳峰破壞了他的計畫,還被岳峰用車撞殘了一隻腿。

 

但棠棠還是因為盛清屏的怨氣太過強烈地敲響路鈴,導致神智喪失,不但失去聽力,還忘了岳峰,行為舉止一如稚兒。

 

“話還沒說完呢,又是一聲「啪」,兩人齊齊嚇了一跳,轉頭看,季棠棠不知道什麼時候不分花了,學著岳峰的樣子也把筷子拍到桌面上了,手還往腰裡一叉,氣勢洶洶地瞪著光頭。

光頭樂了,指著她跟岳峰說話:「哎呦,丫頭脾氣還不小,你看臉鼓的跟包子似的,這是想咬我兩口啊?還挺給你撐腰的呢峰子。」

季棠棠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拿起筷子又想往桌上拍,被岳峰搶先一步奪下來了:「你還玩兒上癮了是嗎,不准拍!」

這兩天的相處,季棠棠已經看出岳峰只要臉色沉下來,大致就是生氣或者不喜歡她做的事情,雖然拍筷子還挺好玩的,不讓就不讓吧。

岳峰指著桌上的菜:「吃嗎?」

季棠棠看看桌上的菜又看看岳峰,眼珠子開始滴溜溜的轉,頭低下來,過一會又抬起來看他,岳峰忍住笑,轉著轉盤,每一道菜過就給她夾兩筷子,碟子裡很快堆的小山一樣,有時候轉盤過去,她突然著急,岳峰就知道是沒夾夠,又轉回來給她夾,一邊夾一邊看她表情,如果突然笑了,多半是滿意了。

……

季棠棠剛磨著岳峰把一大碟的油爆蝦都端給她了,聚精會神地剝,掐頭去尾挑尾線,半天才文文雅雅吃一個,吃了三個忽然就被拉著要走,哪裡肯幹的?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岳峰沒辦法,讓服務員找個打包盒來,一個個給她裝了,季棠棠含著眼淚在旁邊監督,少裝一個都不肯,好不容易打包完了,牽著她走到門口,忽然又掙了手跑回去了,岳峰頭大如斗,心說這祖宗又看上哪碟子了啊,人蹬蹬蹬又跑回來了,一手緊緊攥著打包袋,另一手抓著先前那把花。”

 

“岳峰洗的快,先漱了口回屋,收拾的差不多了出來,季棠棠還在水缸前頭折騰,岳峰心說這是刷牙呢還是繡花呢?走近了一看,險些沒叫她給氣暈過去。

她牙已經刷好了,正在漱口,但是不知道已經漱到第幾遍了——含了一腮幫子的水不一口吐掉,在那鯨魚噴水一樣,噓的出一條水線,然後轉個方向,噓的又吐一條水線……

岳峰氣的牙都癢癢了:你以為你是噴泉是嗎?

這時候,季棠棠也看到岳峰了,明顯是被嚇了一跳,含著一口水也不敢吐了,岳峰也不說話,端看她接下去怎麼表現。

僵持了一會之後,季棠棠又發揮了極其厚臉皮的一面,她異常淡定地把水給吐了,用手背擦了擦嘴角,還如釋重負地啊了一下,那意思是:好累啊終於洗完了……

再然後越過岳峰,若無其事地端著牙具回房了。

岳峰看著她的背影歎為觀止。”

 

於是岳峰就這樣提前體驗當「爹」的滋味了XD

 

“岳峰把她拉過來,幫她把頭髮拂到耳後,低頭在她眼瞼上親了親,他心裡特別矛盾,有的時候,一個決定不只是念頭一轉那麼簡單,那是一條路,長到要走到人生盡頭,不能退也不能改,錯了就是錯了,走一步祭奠一步,每一步都是燒紙錢的味道。

石嘉信說的沒錯,萬一他負不起這個責任呢?萬一他幫她選錯了呢?”

 

如果岳峰沒有撞斷秦守業的一條腿,他也許能這樣守著、照顧著這樣個天真、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季棠棠,可是如今他將秦守業的仇恨全往自己身上拉,秦守業的報復是遲早的事情,如果自己怎麼了,那誰來照顧這樣的棠棠?

 

所以即使知道前路凶險,他還是拜託石嘉信帶他們回八萬大山,求盛家治療棠棠。

 

神秘的掌鈴盛家終於揭開它神祕的一面。

 

盛錦如果然能夠治療棠棠,可是盛錦如也看出棠棠與岳峰之間的感情深厚,決定將岳峰交給上門找盛家理論的秦守業,也因此開啟了棠棠與岳峰最最最虐心的悲情大結局。

 

因為盛錦如的一己私利,害的棠棠跟岳峰差點就要從此錯過、陰陽相隔,岳峰被秦守業虐打的幾乎不成人形,即使逃出盛家的棠棠為了救岳峰一命,不惜再喊秦守成一聲「爸爸」,並且給他下跪磕頭,她都沒把握岳峰可以逃出秦家人的魔爪。

 

但終究秦守成還是棠棠喊了十幾年的爸爸,對她始終有著割捨不下的親情,拚著自己的一條性命,終究還是救出身負重傷的岳峰。

 

但迎接岳峰的是卻是棠棠與秦守業同歸於盡的死訊……

 

「黑蝶」一篇前面相當甜蜜放閃,後面卻是萬分虐心。

 

不過還是有人苦中作樂,適時地調劑了一下悲傷的氣氛,那就是神棍與毛哥這兩個搞笑組合,尤其是在本篇中,神棍更是亂英勇了一把,不但意外聽到盛澤惠的故事,還非常搞笑地想入山去尋找她的墳墓,奠祭一下他的這位因照片而一見傾心的單戀對象,後來居然弄巧成拙殺了盛澤惠下蠱咒的蠱蟲,就這樣意外解開困擾棠棠路鈴三代的詛咒。

 

不過神棍還是因此受了傷,到毛哥在古城新開旅館住了一段不算短的日子,毛哥也在本篇中結束了原本在尕奈的旅館,到了風光明媚的古城展開他的新事業,還因此有了新的邂逅,娶了妻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