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知緣起,
一曲蕭簧合奏,讓三人愛恨錯付,
誰曉得那一夜,不過是一曲簫,
便惹來了這許許多多,歲歲年年的愛戀、惆悵,與牽掛……

 

介紹:

作者:匪我思存
出版社:春天
出版日期:2016/05/31
卷數:全   1   集


《繁體版文案》

  2016萬眾期待的年度古裝大戲
  《寂寞空庭春欲晚》電視劇原著小說
  劉愷威、鄭爽、張彬彬、米雪  聯合主演
  6月6日  晚上22:00 八大戲劇台HD首播

 

古代言情經典  書迷十年引頸期盼
詭譎的宮廷鬥爭  虐心的情感糾葛

華文文壇神秘天后.電視劇女王匪我思存筆下最動人的盛世情錯!


●匪我思存是大陸原創愛情小說知名暢銷作家,網路書店單本3,000,000銷量紀錄保持人。在女性讀者中備受歡迎。《迷霧圍城》、《星光璀璨》、《佳期如夢》、《來不及說我愛你》、《千山暮雪》、《東宮》、《裂錦》、《寂寞空庭春欲晚》電視劇版權已相繼售出,筆下的故事題材多樣化,在國內業界素有「電視劇女王」之美譽。

●《寂寞空庭春欲晚》是作者成名作之一,被譽為古代文藝小說經典之作。是最能代表匪我思存工筆劃般細膩文筆的作品,皇族規矩、嬪妃服飾、古代風俗……作者都做了細緻的研究與考究,參考數百萬字歷史資料,寫就這一部盪氣迴腸的帝王情殤,筆力通透、情節跌宕起伏,譜成古代文藝小說的瑰麗樂章,也成為古代言情的必讀經典。

誰曉得那一夜,不過是一曲簫,
便惹來了這許許多多,歲歲年年的愛戀、惆悵,與牽掛……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清聖祖仁皇帝玄燁,年號康熙。

康熙十八年,在保定行圍之夜,皇帝偶聞一曲簫聲,派裕親王探察吹簫之人,欲賜婚給喪妻的納蘭容若。然而裕親王卻發現這名女子名喚琳琅,才貌兼備,於是便將琳琅送至皇帝跟前伺候,另選一名出身高貴的宮人許配納蘭。殊不知,
納蘭與琳琅自幼青梅竹馬,又情牽琳琅已久,對裕親王的安排無法接受,上摺欲請皇帝收回成命……

出身高貴的琳琅因受大案牽連,自小便在納蘭家成長,與表兄納蘭容若有著一份隱隱的情愫;琳琅入宮後本為沅衣宮女,蕙質蘭心,楚楚可憐的她被裕親王相中,安排到皇帝身邊;很快地,皇帝開始留心琳琅,漸漸傾心,然而琳琅與納蘭的過往,卻為一切添上變數……

 

 



《簡體版文案》

 

匪我思存《寂寞空庭春欲晚》十周年影視典藏版唯美來襲!
劉愷威、鄭爽、張彬彬、米雪領銜主演
同名大型清裝宮廷劇2月1日浙江衛視、深圳衛視黃金檔震撼熱播!
亞馬遜特 供“流年匪語”匪大贈言版新年賀卡
隨書附贈多張精美劇照明信片、拉頁海報及插圖
古代文藝小說唯美典範,十年IP積累,三易其版,
還原一段塵封已久的天子情謎,再現一場剜心刻骨的絕世之戀!

他是八歲禦極,除權臣、定三藩,
文才武略、睿智過人的一代帝王;
他是滿清第一才子,繁華似錦、側帽風流,
卻有著如魚飲水、冷暖自知的隱痛;
她蘭心蕙質、明達剔透,
卻因為父兄捲入黨爭,籍沒入宮為浣衣奴。

情深不知緣起,
一曲蕭簧合奏,讓三人愛恨錯付。
九五之尊交付如海情癡,
方知兩情繾綣的是她與旁人。
原以為此生情思篤定,
誰知造化弄人,緣錯至此。
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
幽幽深宮,終是梨花如雪空寂寞。

 

 

心得: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葯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納蘭性德《畫堂春》

 
康熙與琳琅的情感變化都十分隱晦,甚至我都是因為孝莊(故事中的太皇太后)的話才知道琳琅對康熙的情感似乎不是那麼純粹,而康熙自己也知道,卻用琳琅的服軟來自欺欺人,放任自己對她的情感,以上這些我都不是自己發現的,而是靠孝莊太后的話才知道的,但在我看來,這個康熙如果有心,可以是個非常好的情人,像是他用對畫珠的恩寵來轉移後宮嬪妃對琳琅的嫉妒心,可是背地裡卻用這種假侍寢的方式去懲罰畫珠,還有琳琅懷孕後,對她和小孩的安全費了很多心思安排,還串連孝莊要一起保全琳琅跟這個孩子。
 
皇帝終於開了口,聲音卻是飄忽的,像是極遠的人隔著空穀說話,隱約似在天邊:「那樣多的人,她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甚至她不曾以誠相待,甚至她算計我,可是皇祖母,孫兒沒有法子,孫兒今日才明白皇阿瑪當日對董鄂皇貴妃的心思,孫兒斷不能眼睜睜瞧著她去死。」
 
可惜的是,即使他可以用很多方式去對琳琅好,卻有著皇帝的脾氣,沒辦法對琳琅信任,兩次對琳琅的誤會,其實都是對琳琅表達他氣度的最好時機,可是他都選擇了最糟糕的處理方式,不但疏遠琳琅,還放任琳琅嚐盡宮裡捧高踩低的勢利眼,也就不怪原本不忮不求琳琅,會想要有一個可以傍身的兒子而對康熙屈意承歡了,雖然後來都釐清了是有人針對康熙對琳琅的罩門所設下的陷害,兩人也重修舊好,可是他已經失去了琳琅交付真心的機會。
 
她不由自主轉開臉去,低低地道:「我害怕……
皇帝只覺得她聲音裡略帶惶恐,竟在微微發顫,著實可憐,情不自禁將她攬入懷中,說道:「別怕,我都佈置好了,她們自顧不暇,料來不能分神跟你過不去。再說有皇祖母在,她答應過我要護你周全。」
只覺得她鬢髮間幽香馥鬱,楚楚可憐。
卻不想她輕輕歎了口氣,說:「琳琅不是害怕那些。」
皇帝不由唔了一聲,問:「那你是怕什麼?」
她的聲音更加低下去,幾乎微不可聞:「我不知道。」
皇帝聽她語氣淒涼無助,自己從來未曾見過她這樣子,心中愛憐,說:「有我在,你什麼都不必怕。」

 
在這段愛情裡,康熙都處於比較主動,琳琅處於比較被動的位置,雖然琳琅是懷抱著對初戀情人納蘭容若未斷的情絲進宮,如果她沒得到康熙的注意,就這樣到了年紀被放出宮去,也許還會跟納蘭容若再續前緣,可是因為一場簫簧合奏加上裕王的刻意安排,讓康熙意外注意到有才氣有美貌的宮女,剛開始來到康熙身邊的琳琅看得出來心底還是喜歡著納蘭容若的,後來在與康熙的相處中,即使沒有明言到底琳琅是否喜歡上康熙了,但依康熙這麼地位崇高的存在加上柔情對待,相信也會讓琳琅漸漸把心偏向他了。
 
可是康熙卻一再傷了琳琅的心,康熙中了別人的設計,對琳琅對納蘭容若的舊情感到嫉妒而刻意冷落琳琅,但這也不完全都要怪康熙的小心眼,琳琅面對康熙的問話時,無法很清楚明瞭的說出對納蘭容若已全無心思,讓康熙的嫉妒心瞬間爆發,可琳琅是那種有著千金小姐的傲骨與玲瓏心思的人,康熙不但一再重演這種嫉妒,甚至對琳琅來說第二次的如意誤會,可以說是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康熙又一次的刻意冷落,讓她再次嚐盡後宮的冷暖滋味。

 

讓康熙如此喜愛的當下恩寵都是那麼轉瞬即逝,加上原本一起當差的好姊妹畫珠瞬間就從宮女搖身一變成為貴人,恩寵的變幻無常,也無怪乎琳琅會萌生想要個孩子來做為依靠的想法了,也許琳琅笨一點或是能夠神經大條一點,又或著是康熙可以少喜歡她一點,他們都可能走出跟這個不同的結局。
 
太皇太后柔聲道:「好孩子,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你臂上生了疽瘡,痛得厲害,每日發著高熱不退,吃了那樣多的藥,總是不見好。是御醫用刀將皮肉生生劃開,你年紀那樣小,卻硬是一聲都沒有哭,眼瞧著那御醫替你擠淨膿血,後來瘡口才能結痂痊癒。」輕輕執起皇帝的手:「皇祖母一切都是為你好,聽皇祖母的話,這就打發她去吧。」
皇帝心中大慟,仰起臉來:「皇祖母,她不是玄燁的疽瘡,她是玄燁的命。皇祖母斷不能要了孫兒的命去。」
太皇太后望著他,眼中無限憐惜:「你好糊塗。起先皇祖母不知道——漢人有句話,強扭的瓜不甜。咱們滿洲人也有句話,長白山上的天鷹與吉林烏拉(滿語,松花江)裡的魚兒,那是不會一塊兒飛的。」伸出手攙了皇帝起來,叫他在自己身邊坐下,依舊執著他的手,緩緩地道:「她心裡既然有別人,任你對她再好,她心裡也難得有你,你怎麼還是這樣執迷不悟。後宮妃嬪這樣多,人人都巴望著你的寵愛,你何必要這樣自苦。」
皇帝道:「後宮妃嬪雖多,只有她明白孫兒,只有她知道孫兒要什麼。」

 
就最表面來看,孝莊絕對是棒打鴛鴦的兇手,剛開始孝莊是站在康熙這邊,到處幫襯著這個讓自己孫子如此喜愛的女子,正因為如此,她對衛琳琅的心思也是看的最清楚了,她看出衛琳琅屈意承歡背後的真正目的,也看出康熙對她什麼都不顧不管的喜愛,如果他們只是尋常富有人家的祖孫跟孫媳婦,相信孝莊會很樂見自己的孫子如此喜愛他的妻子,即使此刻琳琅的心意遠遠比不上康熙的情意,但只要時間一長了,也難保琳琅終有交付真心的那天。
 
只是今天康熙不是僅僅是愛新覺羅家的傳家人,更是大清帝國的皇帝,福臨跟董鄂貴妃的殷鑑還猶在眼前,好不容易從福臨的任性下,在風雨飄搖中將大清帝國帶往今天的盛世安穩,如果康熙真的因為琳琅重演福臨跟董鄂貴妃的故事,我看孝莊自己也沒有把握可以再一次如當初一樣穩住大清帝國的統治政權,康熙這個人對愛新覺羅家、對大清帝國的統治來說都太重要了。

 

所以當孝莊看到康熙居然可以為了琳琅小產,隻身一人不聽旁人勸故從城外飛奔回宮,完全不顧這中途可能發生的任何意外只為了要快點回到琳琅身邊,後來還因為嫉妒納蘭容若,差點失手殺了納蘭容若,康熙這些感情用事的表現,是個身在愛情中男人可能會有的舉動,但卻是身為一個皇帝最不該有的行為,所以孝莊才要康熙如去惡膿般遠離琳琅,刮骨去膿,現在雖然痛徹心扉卻不足以致命,免得將來有一天康熙真的為了琳琅重演福臨的憾事。
 
可是任憑傷處再如何痛,都抵不住心口那微微的疼,仿佛有極細的絲線牽扯在那裡,每一次心跳都涉起更痛的觸感。這樣多年,他已經死了心,斷了念,總以為可以不慟不怒,可是為何還叫他能瞥見一線生機。便如窒息的人突然喘過氣來,不過片刻,卻又重新被硬生生殘忍的扼住喉頭。
琳琅……琳琅……
這名字便如在胸中喚了千遍萬遍,如何可以忘卻,如何可以再次眼睜睜的錯失……哪怕明知無望,他總還是希冀著萬一,他與她,如果註定今世無緣,那麼他總可以希冀不再累及旁人,總可以希冀日後的寂寞與寧靜……

 
納蘭容若這個角色一如他在歷史上的形象,懷抱不知名的悲愴心情,剛開始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傷春悲秋什麼,後來真的知道他是因為喜愛的琳琅被送入宮當宮女了,雖然他的深情形象加上總是被迫接受康熙的好意(硬塞一個續弦新娘)跟嫉妒(吃醋他跟琳琅的舊情),卻讓人一點都不會同情這個悲情的男二號,也許是因為他不夠勇敢吧。

 

既然他喜歡琳琅,當初為什麼還會娶元配夫人,既然他喜歡琳琅,當初為什麼還要讓琳琅進宮應選,不過後來承受康熙妒意跟怒氣的樣子到是很可憐,因為他始終將情緒隱藏的很好,甚至根本不知道康熙已經知道他與琳琅的舊情,只是因為他是臣下,就必須這樣默默接受主上的情緒,不過好幾次他與琳琅在宮中的擦身而過,認出對方的身影卻不敢相認,還是很讓人感到悽涼揪心。
 
作者用字遣詞典雅,敘述方式頗有古風,可是男女主角在前期的情感描述實在太隱晦了,很難有入戲感,直到後來他們有比較明顯的情感表達的時候,才比較有故事的帶入感,它並不是非常直接且詳細的把故事主線描寫出來,在許多時間是透過不同角色的描述側面帶出故事劇情的進展,也有以同樣的景物為描寫的背景卻分述兩個不同的鏡頭的寫法,像是某段的第一個鏡頭是康熙與琳琅的場景,這邊故事告一段落後將鏡頭拉遠到遠景的景物上,然後下一段轉到納蘭容若身上,也同樣是用這個景物為開場,同樣的景物卻有兩樣情,讓人容易產生共此景卻不同情的滄桑感。

 

文中更多時候是相當點到為止,留下許多遐想的空間給讀者自己腦補,就原著小說來說(非電視劇改編版),雖然是寫康熙與良妃衛琳琅的虐戀,有虐心卻不狗血,加上每章開頭引用了納蘭容若充滿悲情的詞,是個需要細細品味才能感受其中人物的身不由己、絲毫囫圇吞棗不得的小說。
 
 

 


 

文章標籤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