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170703.jpg

 

 

 

《心得文》PART 4 - 其他角色篇(元淳、月七、宇文懷、蕭策、蕭玉)

 

I. 元淳(+魏貴妃)

 

元淳在父皇母妃的保護下,加上一干門閥公子的不敢違逆之下,養成她驕縱又單純的個性。

 

 

她非常直白,看不慣什麼也不管講出來合不合適,就會當著當事人的面、當著大家的面直接說出來。

 

 

另一方面她也非常大大方方的表示自己喜歡燕洵,也非常自然的忽視燕洵的疏遠與拒絕,因為只要她一鬧一生氣,燕洵還不是得來安慰她,所以她一直沒懂得燕洵態度裡的拒絕,直到燕洵非常正式的拒絕她,元淳才醒悟過來。

 

 

燕家遭難,燕洵命在旦夕,元淳想救他卻無能為力,老是要什麼得什麼的元淳才意識到自己並非無所不能,燕洵在九幽台上悲痛斷魂,元淳也在遠方看著哭到不能自己,這是她單純且順風順水的人生裡第一次感受到現實的無情與殘酷。

 

 

這次的無能為力讓她非常想幫燕洵做什麼,她去找燕洵,原本想開解他怨氣,卻用詞不當,讓她跟燕洵之間鬧得更僵。

 

 

不過她還是在宇文玥的授意下,向後宮嬪妃們散播皇帝意定的新任燕北王人選,好讓其背後的門閥勢力去接觸這些人選,讓皇帝知道如果想牢牢握住燕北,唯有留住燕洵的性命。

 

之後她幾次出手幫助燕洵,甚自還毛遂自薦要嫁給燕洵,因為她想的很單純,她認為自己嫁給燕洵之後,就沒有人可以為難燕洵了,這樣她就可以保護她的燕洵哥哥了。

 

 

可是她沒想到真正想為難燕洵的人是她的父皇,而連她都只是她父皇手中的一枚棋子。

 

 

她在大婚當天終於看清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可是她仍然不死心,即使燕洵叛變已經離開長安,她還獨自一人要跑去找燕洵,因為她認為自己已經嫁給燕洵,就要跟著燕洵。

 

 

她很福大命大的獨自一人找到燕洵的駐軍所在,卻看到刺傷燕洵的哥哥元嵩被燕洵斬下一隻手臂,之後送他們回長安的燕洵手下更玷汙了元淳,還是趕到的楚喬救了他們,並將他們平安送回長安。

 

 

經歷過這一切變故讓元淳性情大變,非常不講理的將這一切過錯全部怪到楚喬身上,到處懸賞要捉拿楚喬。

 

後來更偷了兵符調動守衛長安的禁軍前去攻打紅川城,紅川城破,楚喬也被元淳重金懸賞之下的手下打個半死,眼看元淳終於要殺了楚喬洩心頭之恨之際,卻被半路殺出個宇文玥破壞她的好事。

 

 

元淳偷兵符私調禁軍的事情,讓皇帝很生氣,原本都要下旨把元淳賜死了,魏貴妃為救元淳,自己飲下了元淳的那杯毒酒自盡。

 

 

皇帝因魏貴妃之死而設免元淳。

 

 

元淳接近沒了母妃的元颺,因為她猜到無權無勢的元颺是皇帝心中意屬的皇位繼承人。

 

 

元淳這次終於恨對人了,她恨皇帝殘暴不仁,恨皇帝沒有一個當父親的樣子。

 

元淳:「我的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就是你決定讓我嫁給燕洵之時,可是沒想到,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自始至終都是一場虛妄,我與他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我喜歡他,我喜歡他很久很久了,我以為父皇您知道的,他在長安待了那麼多年,安分守己,處處對我貼心,若不是你,若不是你猜測手足兄弟,屠其城,滅其族,逼得燕洵哥哥在九幽台上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他又怎麼會走上謀反之路。弄得生靈塗炭的人是你,罪有應得的人是你,該死的人也是你。父親,事到如今你才知道你自己是『父親』,我本以為你會和天下所有的父親一樣會為自己的子女著想,可是沒有想到,我卻是你的一顆棋子,你為了殺掉燕洵,不惜把我當成一顆棄子,那個時候你有想過你自己是父親嗎?你知道你這一生做了多少冤孽的事情?你冤殺定北侯,逼死白笙,殘害忠良,這是其一,你誣衊燕北造反,屠殺無辜百姓,這是其二,你為了不讓天下人罵你是暴君,你故意設免燕洵哥哥性命,背地裡卻挑唆各大門閥去暗殺讓他們互相殘殺,你則坐享其成,這是其三,我的母妃,魏皇貴妃,和你夫妻多年,你卻不顧夫妻情分,逼她飲酒自盡,我的元嵩哥哥與世無爭,你將他流放,元徹哥哥胸懷大略,可是你卻將你的江山社稷送給一個懵懂無知的孩子,只因你怕被分權,你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元淳當著皇帝的面狠狠給的他這一巴掌,可說是相當解人氣憤啊,對於這個手握大權還不知滿足,對朋友不義,對子女不慈,還沒有人敢這麼血淋淋的給他一巴掌的皇帝來說,元淳這巴掌打的特別響亮特別解氣。

 

當然元淳不只是想罵他一頓就了事了,她還想直接毒殺皇帝,但被趕到的元徹阻止了。

 

 

元淳事敗被圈禁,最後還是被賜了毒酒。

 

 

這次衝出來救元淳的人是魏舒燁,可惜魏舒燁在帶元淳逃跑的路上被箭刺傷,傷重不治,而元淳則在元徹的刻意放水之下成功出逃。

 

 

元淳先去跟被派去收復燕北的元嵩見面。

 

 

最後化身成為「水享師傅」跑去給燕洵看病,本想刺機殺了燕洵,卻功敗垂成,燕洵對元淳心中有愧,於是便放她走了。

 

 

元淳:「有的人一生,一眼就能看到盡頭。」

 

元淳終於什麼都沒有了,每個愛她的人,都因她而死,她也將自己的退路都斬絕了,從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天之驕女元淳公主,到能說出這句話的元淳,元淳確實已經長大,不再是當初那個哭著鬧著要跟燕洵一起死的小女孩,卻成長的如此滄桑,怕是每個愛她的人都不樂見的,不過也沒辦法,因為元淳的任性,她將自己的人生攪得一團亂,雖說皇帝最大凶手,可是元淳的悲劇也有五分也是她自己造成的。

 

雖然元淳蠢的可以,元嵩又相當的單純,可是他們的母妃卻是非常厲害的角色,位至皇貴妃(沒有皇后,有太后,可說是後宮之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還保有皇帝的寵愛,甚至時常可以稍微左右皇帝的決策,耳目眾多消息靈通,識大體知進退。

 

 

更難得是有一顆善良的心,一心想幫助燕家躲過此劫,基本上她跟宇文玥的作法是一樣的,都是順著皇帝的毛捋,把話講成是多麼多麼替皇帝著想,然後實際達到想幫燕洵的心意,可惜她無法逆轉皇帝想殺燕家之心,所以她就只好帶著元淳、元嵩看清楚身為皇室成員的悲哀。

 

 

她多麼想要單純的淳兒長大,可惜元淳一再做蠢事,累的她不惜喝下要賜給元淳的毒酒,以死換取元淳的活著。

 

II. 月七

 

月七:「公子不用再假裝服喪了,那是不是應該把星兒收房啦,要我說公子已到了及冠之年,也該……」

宇文玥:「多嘴。」

 

 

楚喬:「你們還好嗎?」

月七:「你這是問誰?是問月七我嗎?我很好啊,我特別好,能吃能睡的,武藝也精進不少。」

楚喬:「是嗎,那真是恭喜你了。」

宇文玥:「你去把蒙楓找回來,這裡有很多捕獸的陷阱,別讓她誤傷了。」

月七:「蒙楓自己就跟野獸差不多,與其擔心她,不如擔心擔心我,會不會在傳信的路上,被狼給叼了。」

 

 

月七真的是一個很神奇角色,他是宇文玥的貼身親信,還是除了楚喬和燕洵之外,唯一一個敢消遣宇文玥而不被怕報復的人。

 

 

不過他除了保護宇文玥之外,還有一個非常重大的任務,那就是替不愛說話的玥公子打圓場,看到後來才赫然發現,原來月七這麼會說話啊XD

 

 

III. 宇文懷

 

宇文懷雖然是宇文玥的兄長,卻因為是歌姬所生,即使是三房最有作為的子孫,也老是被宇文席嫌棄,宇文席老是拿他的出身來諷刺他,因此出身不高是宇文懷很嚴重的心結。

 

 

所以他為了在宇文席面前證明自己的能耐,更為了勝過這個凡事都很優秀的弟弟宇文玥,他不惜跟蕭玉勾結,雖然他不是第一個叛國跟大梁諜者勾結的人,他的祖父宇文席當年就是跟大梁諜者勾結,害的諜紙天眼失去皇帝的信任。

 

 

但基本上他並沒有做出什麼太卓越的壞事,最多就是為難為難楚喬,因為他做的壞事基本是都被宇文玥破壞光光,最後還被宇文玥逼去守皇陵。

 

 

宇文懷的戲份集中於前20集,之後隨著他被外派去守皇陵,就漸漸沒了他的蹤跡,直到燕洵逃出長安,楚喬殺了他為止。

 

 

飾演宇文懷的演員王彥霖之前對他的印象都是演一些比較開朗的角色,像是《無心法師》的顧玄武,很有自己風格的演技,讓人印象深刻,可是這次的宇文懷,只能讓人記起他那流里流氣的歪嘴一笑,其他的就不太讓人有印象。

 

IV. 蕭策

 

可是說是本劇最深藏不露,也是性格最灑脫的人物,剛開始登場時是一副嬌生慣養、百般要求的嬌氣皇太子,說什麼只吃女人摘的食物,只要女人伺候,不許男人靠近,從建康走到長安更是走了好幾個月,只因為太子大人時常因為種種原因不走了、要休息了,所以當他到了長安之後,為了順利接待他,驍騎營派出唯一的女將楚喬前去迎接,蕭策不改他愛女色的風流本性,一見面馬上就對楚喬又摟又抱的,結果馬上就被楚喬暴打一頓。

 

 

所以他跟楚喬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之後又是三番五次的跑去楚喬,結果還是被楚喬不假顏色的修理一番,甚至他都當著皇帝的面,跟皇帝討要楚喬,所幸是被蘭兒出聲阻止,楚喬才沒被要走。

 

 

但其實蕭策的種種荒誕不羈的行為,只是為了要掩人耳目,在前往長安的路上會走這麼多個月,是為了順便弄清楚大魏的兵馬分布狀況,他與楚喬出城遇刺,他藉此次事件要假宇文玥之手拔掉大梁密府在長安安排的諜者。

 

 

他更計畫與燕洵合作,因為如果燕北與大魏相爭,大梁將是最大的獲利者,後來救下被魏舒燁追殺墜崖的楚喬,通知宇文玥楚喬的下落,也是為了藉宇文玥之手消滅往生營。

 

 

蕭策雖然很晚才出場,戲份也不多,但對於後期故事劇情發展的推波助瀾,有著不可抹滅的關鍵性。

 

 

V. 蕭玉

 

蕭玉是大梁長公主,也是大梁密府尊主,其稱號跟地位是不是比只是皇太子的蕭策好像威很多?剛出場的時候還覺得她可能是個關鍵角色,但其實她真的是來打醬油的,如果把這個角色刪掉,對劇情也不會有影響。

 

 

為什麼呢?因為蕭玉每次出現的時候,總是表現出運籌帷幄皆在我手的自信心破表的樣子,一副即將掀起怎樣驚人滔天巨浪的樣子,可是很快地,她的計謀就被宇文玥破壞光光,而且一次輸的比一次徹底。

 

 

 

算是最有成功的密謀行動就是策劃讓皇帝猜忌燕世城,但其實他們也只是做成了盜拓大魏兵馬分布圖,真正促成燕家悲劇的人還是猜忌多疑的皇帝,後來更想藉宇文席之手潛入諜紙樓,結果不只功敗垂成,還被宇文玥的月衛監視起來。

 

 

後來輸得更淒慘,宇文玥在蕭策的提示下,拔掉蕭玉在長安多年苦心經營的諜者,讓蕭玉不得不倉皇逃出長安。蕭玉潛入往生營那次也是被宇文玥打的夾著尾巴逃跑。總之,不管蕭玉想做什麼,總會遇上比她更高一籌的玥公子,然後就會很淒慘的被打的落花流水。

 

 

不過這都不是最讓人無言的,最讓人無言的就是在原著小說當中,燕洵有一個筆友「玄墨」,也是後來嫁給燕洵的他國公主,就是蕭玉的原型,可是在本劇中跟蕭玉通信的人變成了宇文玥,後來她還愛上宇文玥,看到這裡就覺得十分莫名其妙。

 

都已經快結局了,還給宇文玥硬塞這段桃花,尤其是看到蕭玉自己在那裡糾結自已喜歡宇文玥的心意時,真的讓人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讓人非常想吐槽她:你有問過宇文玥要不要喜歡妳嗎,妳在糾結個心酸的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