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皇妃楚乔传-161001.jpg

 

 

 

 

《心得文》PART 2 -  楚喬與宇文玥篇

 

I. 宇文府中的朝夕相伴

 

‧星兒

 

宇文玥對這個在逆境中奮力掙扎、努力求生的小奴婢,還是非常有心要照顧她的,侍寢之後就開始教楚喬武功。

 

 

楚喬和錦燭爭執,也是宇文玥出手救了被錦偷發暗器的楚喬。

 

 

後來他更乾脆直接開始訓練楚喬武藝。

 

密室訓練反應的接箭訓練。

 

 

訓練楚喬基本功與傳授宇文家武功。

 

 

宇文公子是個非常嚴苛的老師,並不會因為楚喬是女的,就有放鬆訓練過程。

 

‧考驗

 

可是宇文玥始終查不出楚喬的底細,所以他決定給楚喬進一步的考驗。

 

他給的考驗就是給楚喬不能承受的恩賜,讓她受到眾人的嫉妒,來看看她的反應。

 

楚喬被升上銀鈴鐺,成為宇文玥的貼身侍女,還只准許她一人進出宇文玥的臥室。

 

楚喬:「大家都是奴婢,誰也不比誰高貴,誰也不比誰低賤,我在這裡只不過是為了我和妹妹能夠好好的活下去,我不會無緣無故地欺負你們,但你們最好也不要惹我,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楚喬果然招來別人的嫉妒,可是她也以她的真誠馴服大家。

 

 

宇文玥還是時不時來個機會教育,但他的教育都是有目的的。

 

像是他拿了幾幅圖,說了一個故事給楚喬聽,明面上是要告訴楚喬,眼見不一定為實。

 

宇文玥:「人生如同白駒過隙,容不得你一項一項地慢慢選,遇到危險的時候,只有一息時間讓你判斷是與非。」

星兒:「是是非非,終歸還是眼見為實吧。」

……

宇文玥:「關鍵在於,別人想讓你看到什麼,你的能力又能讓你自己看到什麼。你要知道,一生當中最緊要的關頭,在是與非,生與死之間,有判斷力的頭腦,比盲目的眼睛更為重要。」

 

其實他是想讓星兒知道臨惜之死並不像她眼睛所看到的那麼單純。

 

 

 

‧下不了手

 

楚喬對宇文玥是有恨的,因為他親手斬殺了臨惜。

 

可是幾次她都下不了手,像是侍寢當夜,宇文玥讓她幫他刮鬍子,她拿著刮刀就沒真的下手行刺。

 

宇文懷趁著宇文玥閉關養傷期間,匿名送來至寒的雪玉狗想讓宇文玥病情加重,加上偷放進來的毒蛇成功襲擊了宇文玥,但楚喬在最緊要關頭還是沒有痛下殺手,反而讓雪玉狗的寒氣入體,性命垂危。

 

 

楚喬被診斷出體內有極其強大的內功,卻因為曾經受過很嚴重的外傷而被封印住,如今雪玉狗寒氣入侵,宇文玥想救她,就必須藉助雪玉狗的寒氣,最終也因為自己吸入太多寒氣卻病情加重。

 

‧越來越「放肆」的星兒

 

隨著兩人越來越熟稔,楚喬一改在宇文玥面前總是戰戰兢兢的態度,開始也會對冷冰冰的玥公子講話打趣。

 

1. 宇文玥「眼盲」事件

 

宇文玥:「你走吧,別在這裡礙眼。」

星兒:「我礙眼,你看得見嗎?」

宇文玥:「你以為我眼盲,耳朵也聽不見嗎?」

星兒:「星兒該死,公子雖然眼睛看不見,但心裡卻是清楚明亮的。」

宇文玥:「你是想讓全長安的人都知道,我眼睛都看不見嗎?」

星兒:「星兒該死,星兒再也不會提公子眼盲的事情了。」

 

 

2. 訓練星兒嗅覺事件

 

宇文玥:「你再敢耍滑頭的話,我就罰你倒吊七天。」

星兒:「倒吊七天早就死了。」

 

 

3. 學寫字事件

 

 

4. 送指尖刃事件

 

宇文玥:「幫了你那麼大一個忙,連一句謝謝都沒有,就這麼走了?」

星兒:「謝謝公子。」

宇文玥:「只有四個字啊,月七他們可是在那個禁湖裡,忙了一個晚上。」

星兒:「那我去謝謝月七。」

宇文玥:「謝他幹什麼?」

星兒:「公子不是說了嗎,月七在禁湖忙了大半個晚上,這麼大的忙,我當然要謝謝他。」

宇文玥:「......對啊,也是,你真應該好好謝謝月七。這個指尖刃,是這個世上少有的利器,我本來打算獎勵給妳的,既然妳這麼說了,我還是送給月七好了。你幫我送給月七。」

星兒去而又返。

星兒:「公子,星兒剛才試戴了一下,這個東西是有尺寸的,而且是星兒的尺寸,月七是戴不下去的,所以,星兒還是要感謝公子,公子對星兒的恩情,星兒銘記於心,謝謝公子了。」

 

 

‧燈會+宇文玥吃醋事件

 

楚喬本來是計畫燈會結束後帶著小七小八出逃的,可是她的如意盤算打的美,但高明的玥公子早就已經知道了,他一直在燈會上用言語暗示楚喬。

 

 

他知道楚喬此舉不會成功,所以他給她留了一條後路,沒有落鎖的後門,成為楚喬回到他保護傘下的途徑,但看到她靠近就馬上熄滅的燈,大概是還不想聽見楚喬滿嘴言不及義,卻不肯老實交代的謊話吧。

 

 

這是一次感受到高貴冷豔的玥公子對楚喬懷抱著不一樣的情感。

 

這一夜,這兩個人都感到心情異樣的波動。

 

 

宇文玥還是忍不住問楚喬今晚的行蹤,楚喬不肯老實回答,宇文玥也不開心了,但楚喬用眼淚打散了宇文玥的悶氣。

 

 

楚喬也開始施展她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功力,

 

楚喬對宇文玥說:「公子的仇人,與星兒是一致的,為什麼不讓星兒幫助公子。

 

 

回頭她在罪奴所遇到要找她麻煩的宇文懷是這麼說的:「懷公子,我們現在共同的敵人是宇文玥,而且殺我姐姐的人是席老太爺,說不准到時候,我們還能繼續做同路人呢!

 

 

雖然知道楚喬是為了逃離宇文懷的為難而說出這樣的話,但這個時期的楚喬跟宇文玥之間講話總是話裡有話,九分謊話半分真心,讓人不是很喜歡這個時期他們的某些對話。

 

 

‧成為諜者

 

楚喬因為追著意欲潛入諜紙樓的蕭玉而跑進諜紙樓,宇文玥要保住她的性命,所以要她成為諜者,但基本上她根本沒當幾天諜者,第一次出任務就因為私自行動而任務失敗,之後就發生燕洵一家被殺事件。

 

 

楚喬第一次出任務就偷聽到有個專賣神兵利器、地圖的商人,所以她擅自跟蹤蕭玉到左寶倉的店裡,後來跟趕來救她的宇文玥一起被困在左寶倉的地下密室裡。

 

 

左寶倉這條支線打寶的性質比較濃厚,楚喬在這裡得到極樂閣的地圖,及一些利於謀殺席太爺的武器,順便知道一些關於風雲令的消息,但最意外的還是知道宇文玥給她的這把神兵殘虹劍的寓意。

 

 

殘虹劍跟宇文玥手中那把諜紙天眼繼承人拿的破月劍是情侶劍,所以高貴冷豔的玥公子其實很早很早就對楚喬「芳心」暗許了。

 

 

‧信任破滅

 

1. 楚喬意外闖進密室,發現宇文灼是假死,她以為宇文玥為了取信於世人,殺了臨惜這個所謂的「兇手」,所以在殺了宇文席之後,嫁禍給宇文玥,意圖來個一石二鳥通殺。

 

楚喬:「宇文灼還活著,而臨惜哥哥則是個微不足道的犧牲品,我不過是一個死間而已,可是,宇文玥你知不知道,我幾乎相信了你。」

 

 

2.  燕洵一家被殺,宇文灼派手下用宇文玥的冰雪箭射了燕洵最後一箭,害燕洵被捕,後來更被捅出其實宇文玥早就已經知道皇帝對燕家起了疑心,卻沒有對燕洵明言警告,楚喬以為她在密室中看到宇文玥偷改燕洵家書是為了陷害燕洵,宇文玥並沒有機會為自己辯解。

 

 

種種誤會,磨滅掉楚喬對宇文玥的信心,也讓楚喬算是因此鐵了心要跟隨燕洵。

 

 

II. 燕家之禍的情義難兩全

 

 

其實皇帝對燕家起疑心,宇文玥也有為他們辯解過,只是皇帝不聽,還另外派宇文懷去查燕世成謀反的證據。

 

宇文玥只能暗示燕洵快點回到燕北,他不跟燕洵明說,是因為他認定如果燕洵講了,依他對燕洵的認識,燕洵一定會沉不住氣去找皇帝理論,更加讓皇帝有治罪於燕家的藉口,可是他終究對燕洵認識不清,他不知道的是,燕洵早就已經知道皇帝開始猜疑他們家了。

 

 

宇文玥無力阻止燕家一家被殺,只能盡他最後一點力保住燕洵的性命,其實是燕洵的母親讓皇帝下旨赦免燕洵死罪,接著再由宇文玥暗中運作,讓皇帝明白如果他想將燕北牢牢掌握在手中,終究還是不能靠利益薰心的各派門閥,或是毫無背景的寒族子弟(因為也會被門閥收買),只能倚靠燕洵繼任燕北王來維持對燕北的掌握。

 

 

面對被關在天牢等待審判的燕洵,心中還是家族為重跟被皇帝拿性命威脅的宇文玥並沒有辦法替燕洵出面求情,只能暗中保護守護著在天牢裡的燕洵跟楚喬,不讓他們被居心叵測的各派勢力所派來的殺手殺害。

 

 

 

 

接下來的三年,因為他被派去邊關七皇子襄王元徹帳下效力,除了出發前很帥氣的殺了宇文懷的銳氣,逼他自請去守皇陵,其實宇文玥基本上沒能為遠在長安的燕洵跟楚喬做什麼,但他逼走宇文懷這個舉動還是替燕洵減少了很多謀殺威脅。

 

 

III. 楚喬假死

 

 

燕洵被皇帝免了死罪,宇文懷再次出手為難楚喬,宇文玥只好讓楚喬呈現假死狀態,好順利將她帶出大牢,回到宇文府之後,宇文玥還來不及替楚喬解除她的假死狀態,就被宇文灼喚去,楚喬的「屍體」也因此被送去燒掉,後來宇文玥要趕去阻止楚喬的「屍體」被燒掉,半路居然殺出大梁諜者攪局,這些礙事的大梁諜者真的很煩人。

 

最後宇文玥趕到的時候,楚喬的「屍體」也已經被燒成灰燼,只在灰燼之中找到他送給楚喬的指尖刃,黯然神傷的玥公子真的以為楚喬死了。

 

 

他保留楚喬的房間,還將他當初送給楚喬鈴鐺掛在破月劍上,以此悼念。

 

 

直到三年邊關歷練回來之後,他在皇陵與前去盜陪葬品的楚喬打了一架,黑暗中各自拿了對方的劍,他才意識到楚喬也許沒有死。

 

可是等到他與楚喬再次見面之時,卻是在皇帝招待外賓的宴會之上,楚喬以燕洵的侍女身分出席。

 

 

IV. 屢次暗出援手之義

 

宇文玥重回長安之後,就又開始明裡暗裡幫了楚喬很多的忙。

 

 

‧驍騎營的暗中守護

 

 

皇帝為了削弱燕洵勢力,派楚喬去當驍騎營劍術教頭,宇文玥讓襄王派楚喬去秀麗軍營中,因為秀麗軍備受排擠與欺壓,楚喬去了比較不會受到欺負,還因此讓楚喬有機會暗中與秀麗軍跟燕洵出逃計畫搭上線。

 

 

‧長安城外遇刺

 

楚喬以保護蕭策為名,明為隨蕭策出長安城散步,實為暗中探查長安城外的軍隊佈防,卻遭到蕭玉派來的刺客追殺,楚喬寡不敵眾,受了重傷,雖然宇文玥與燕洵同時知道楚喬遇難,卻是宇文玥率先找到暈了過去的楚喬。

 

 

‧賢陽城的一路相伴

 

 

自從楚喬送元嵩、元淳回長安之後,元淳就廣發追捕令下令逮捕楚喬,楚喬在田城守的宅邸意外與闊別已久的宇文玥重逢。

 

 

但這次楚喬以假扮田城守送給宇文玥侍寢婢女潛入,跟宇文玥發生非常精彩刺激的打鬥。

 

 

‧往生營找解藥

 

 

楚喬被蘭兒買通的往生營殺手追殺,跟其纏鬥之中不小心中了登仙丸之毒,宇文玥為了保護楚喬,假裝兩人是夫妻,跟隨欲前往建康的商隊同行,後來收留了全家被殺的歐陽墨,還撞見燕洵手下濫殺賢陽商人之事。

 

 

楚喬中途離去欲去清理門戶,半途卻被魏舒燁追殺,跳下崖後毒性發作,被蕭策所救,蕭策聯絡宇文玥,讓宇文玥去往生營找解藥,宇文玥順便剷除了往生營,並且得到許多自願跟隨他的往生營殺手。

 

 

‧紅川城的生死一線

 

宇文玥:「燕洵已經走了,我若不救她,她該怎麼辦?」

 

 

就在紅川城破之時,楚喬與元淳派來的手下殊死決戰,最後力竭昏迷,正當她要被後來趕到的元淳殺死的時候,宇文玥居然很神奇的出現了,非常及時的救下楚喬,還將楚喬交到隨後趕到的燕洵大軍。

 

其實宇文玥跟燕洵可以說是同一時間接到楚喬危險的消息,可是宇文玥居然率先趕到,只能說玥公子為了愛情還真是不顧性命的拼命啊。

 

 

‧秀麗軍軍旗事件

 

程鳶奉燕洵之命前來收編秀麗軍,還要割毀秀麗軍軍旗,秀麗軍士兵不服,與程鳶起了衝突,程鳶將他們綁起帶到燕洵面前,燕洵要殺了他們立威。

 

楚喬在宇文玥的通知下趕去救援,卻見到燕洵執意要殺秀麗軍士兵,楚喬心寒離去。

 

‧冰湖暗殺事件

 

程鳶設下的陷阱,本來欲一次性殺了秀麗軍與楚喬,但魏軍帶兵的人是宇文玥,楚喬又幸運的化險為夷。

 

 

V. 情感加溫期

 

玥公子追妻之路之所以這麼辛難艱苦,其實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太給自己找事了,跟楚喬說話總是非常毒舌,好像每次不刺激楚喬一下,會渾身不舒服,所以楚喬也會回報同樣的尖牙俐嘴,讓兩人往往不歡而散。

 

‧一日婢女

 

 

‧宇文玥:「你要走可以,你被人抓了,被人砍了,死在哪兒,都無所謂,但是你不要讓我知道,在我看不見、摸不著、幫不了你的地方,要不然我會受不了。」

 

 

‧宇文玥:「我想分享你的夢,你信嗎?」

楚喬:「分享我的夢?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夢是什麼?」

宇文玥:「我早已不是三年的我,以前,宇文家族的興衰榮辱,是我生命的一切,邊關三年,我看到血腥殺戮,看到命如草芥,我才明白,你所痛恨的不公平,離開長安以前,我已經說服了我的祖父,讓他把所有宇文家族的奴婢全都釋放了。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給你取名叫星兒?因為我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妳的眼睛比星辰還要燦爛。」

楚喬:「我早就告訴過你了,我不叫星兒,我叫楚喬。」

宇文玥:「反正我心裡,你就是星兒。」

楚喬:「我叫楚喬。」

宇文玥:「愛叫啥叫啥,就叫你星兒。」


 

‧歐陽墨:「你們會不會也為了辦你們的事,把我攆走啊?」

 

 

‧楚喬:「我身體好得差不多了,我要走了,因為我的事,肯定給你惹了不少麻煩,回到長安以後,你自己多保重吧。若是燕北和大魏之間開戰,我們也只能沙場上見,到時候,你也不必手下留情。」

宇文玥:「除了表明立場,難道沒有什麼別的話要對我講?」

楚喬:「我們之間還能說什麼?」

宇文玥:「也是,一切只是我一廂情願。」

楚喬:「宇文玥,你應該明白,我和燕洵好不容易走到這一天,我任性不起,也衝動不起,多謝你這麼多次救我,對不起,我必須得走,燕洵他一個人在燕北,會面對什麼樣的局勢,什麼樣的環境,會面對些什麼人,這些我通通都不知道,我擔心他,當然,我也要安慰他,我想,他還是需要我的。」

宇文玥:「我也需要你,可感覺到嗎?」

 

 

‧宇文玥:「你若是累了就停下來,這樣才有力氣繼續往前走。很多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就算沒有那個程鳶,也會有別的人。你以為燕北是個什麼地方,個個忠勇,人人大義每一個人都翹首以待等着你們回來統領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紛爭。哪一個成就大業的人不是一路從陰謀陷阱和屍山血海中蹚出來的。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無論如何也得把它走完。」

楚喬:「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你不是不希望我回燕北嗎?」

宇文玥:「比起把妳留在我身邊,我更希望,妳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活著,快樂地活著。」

楚喬:「宇文玥,我從來不虧欠任何人,唯有你,我虧欠了太多,無法償還。」

宇文玥:「想哭,就痛快地哭,哭完之後,再堅強起來。」

 

 

‧楚喬:「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則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人則妄動,傷其身,痛其骨,深受世間諸般痛楚。」

宇文玥:「不動則不傷?那我早已被荊棘刺穿了。」

 

 

VI. 生離死別

 

燕洵以楚喬的安危為餌,誘使宇文玥深入燕北腹地,再予以擊殺。

 

 

之前面對燕北的權利鬥爭感到厭煩的楚喬,都沒有萌生去意,可是燕洵這次的決絕狠毒,徹底寒了楚喬的心,讓楚喬下定決心要回到宇文玥身邊,可是當楚喬趕到之時,宇文玥早已身負重傷,即使楚喬接手接下來的戰鬥,但早已承受不住重量的冰面陸續片片碎裂。

 

 

宇文玥跟楚喬也都墜入湖中,宇文玥拼盡最後一股力量,將楚喬往湖面的方向推送,自己則沉入湖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