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170718.jpg

 

 

 

《心得文》PART 3 -  燕洵篇

 

I. 長安質子生活

 

燕洵作為質子從小在長安長大,雖然跟各大門閥的公子都保持著表面的和平,也時常跟他們鬼混到一塊,但其實他是個單純善良、有著爽朗陽光笑容、卻沒有公子哥們紈絝個性的世子爺。

 

 

從他與宇文玥的相處模式,可以發現他們雖然個性相差極大,一個冷靜淡然,一個熱情如火,卻有著相當難得的兄弟之情。

 

 

如果皇帝沒有猜忌燕世城,也許燕洵跟宇文玥真的可以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好兄弟。

 

 

燕洵:「本人想為處境困難的玥公子分憂,比如,帶走一個惹麻煩添堵的廢物小點心。」

宇文玥:「你我兄弟之情,送什麼,也不能送廢物。」

 

 

燕洵對宇文玥的侍女星兒很有興趣,但基本都還顧慮著宇文玥的面子,不太好光明正大的挖人牆角。

 

 

燕洵:「我救了你這麼多回,你連一聲謝都不道。」

星兒:「謝謝燕洵世子多次出手相救,要跪嗎?」

 

 

另為燕洵也有一個非常有身分地位的愛慕者,那就是元淳公主。

 

 

元淳:「燕洵哥哥,你看我的衣服,這是我的新裙子,怎麼樣,我美嗎?」

燕洵:「美,非常美,艷光四射,照得我眼睛都快瞎啦,你先美著,我去看郎中。」

 

 

淳兒天真可愛,每次都十分大方的表達自己對燕洵的喜愛,但燕洵自始自終都只把淳兒只當成妹妹看待。

 

 

II. 燕北悲劇的兇手

 

燕洵在長安的質子生活雖沒到事事如意的地步,偶爾難免會遭受到其他貴族子弟的言語相激,但基本上還是生活的相當如魚得水。

 

 

但這一切的祥和都終止於一個人的猜忌,毫無理由的猜忌,加上一幫利益薰心的權臣們推波助瀾之下,終釀成燕氏一族滿門被屠的悲劇。

 

少時的燕洵雖然擁有一腔效忠大魏的熱血,卻也不是對朝堂的風雲變化無所知覺。

 

燕洵:「皇帝多疑,父親手握重兵,早已被他忌憚,此時表忠心毫無意義,只有握緊兵權,掌握燕北,才保得燕北一世平安。切勿聽信小人讒言輕舉妄動,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我燕北是忠是奸,皇上總會分得明,挺過這一時,我們就會有風平浪靜的一天。」

 

 

造成燕氏一門被屠的兇手有:

 

1. 皇帝

 

燕氏一門的悲劇最大凶手毫無疑問就是這個猜忌多疑的中年大叔,因為大梁諜者盜拓燕北與大魏邊界的兵馬分布圖,就堂而皇之懷疑他的結拜兄弟。

 

 

但他讓人最感到不齒的地方就是既要猜疑燕世城,又不許世人懷疑他是暴君。

 

 

他口口聲聲說當初燕世城是怎麼用生命換來他的倖存,又是怎麼擁立他登上皇位,當初要求藩王送子來京當質子,也是燕世城第一個將燕洵送來,可是一方面又無所不用其極去蒐集燕世城叛變的證據,甚至最後根本沒有所謂燕世城叛變的跡象,他僅憑自已的一個噩夢,就下定決心要剷除這個多年來十分忠心於他的兄弟跟重臣。

 

 

後來更為了斬草除根殺了燕洵,不惜將自己親生女兒的一生幸福當棋子,只求能順利斬殺燕洵。

 

2. 燕世城+東方忌

 

如果說皇帝是最大的兇手,那燕世城就是幫兇,都位極人臣多少年了,還這般天真,天真以為皇帝會時時刻刻感念他當年的救命之恩,掛念他倆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情誼。

 

燕世城會惹來殺身之禍都是因為他識人不清,看不清如今的皇帝早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毫無勢力、非常需要他來輔佐的少年皇帝,他也看不清楚自己手下是忠是奸,一心以為自己的累累戰功,終會保得他一家平安無事。

 

 

但孰不知,他就是栽在他的這份軍功之上,也不想想古來皇帝不管是昏君還是聖君,都忌憚功高震主之臣,尤其他燕世城又剛大破柔然,聲勢正旺幾乎堪比皇帝,燕北百姓幾乎只知有定北侯,而不知有皇帝,這讓皇帝更是忌憚他,這是他惹來殺身之禍的主因之一。

 

 

另一主因則是他看不清楚他手下之人是忠是奸,那麼信任重用東方忌,結果讓東方忌倒打一耙都絲毫不知,東方忌看到他被皇帝猜忌到如此地步,仍然沒有絲毫叛變的打算,完全無法施展他輔佐一方霸主的野心,所以他就把燕世城要他送去給皇帝的奏書燒毀,讓燕世城攜帶輕騎去找皇帝理論的行為,在沒有事先通知皇帝的情況之下,變成擁兵謀反,更加坐實他謀反之罪。

 

 

東方忌是本劇當中最陰險之人,像是其他反派角色總是很大剌剌表示自己的野心,然後都會有一個正派人士專門來收拾他,只有這個不怎麼重要的反派人物,到處惺惺作態,在燕世城身邊無法施展野心,就乾脆害的燕世城身敗名裂,然後到七皇子元徹那故作傷心樣,讓元徹收留他作為謀士,而後元徹要殺燕洵之時,更是假意悲傷之後便贊同元徹的做法,還好此等小人並沒有得到十分重用,作威作福的範圍始終有限。

 

 

3. 各門閥權臣

 

各大門閥早就已經對燕北這塊土地虎視眈眈,所以當皇帝對燕家起了殺心,只有宇文玥跟七皇子元徹曾經向皇帝諫言。

 

 

4. 大梁諜者

 

大梁諜者在此事上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他們其實只提供燃原的稻草,還是皇帝的猜忌與野心讓這野火燃燒起來。

 

5. 宇文玥

 

說到底這時候的宇文玥真得沒有太多可以幫燕洵的地方,皇帝是真的鐵了心要殺燕世城,他除了諫言之外,就只能仰仗諜紙天眼的勢力,更早皇帝一步知道不利於燕洵的消息,然後暗中偷偷替換,像是替換燕洵家書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這個時期的宇文玥其實也是被皇帝猜疑的,如果他再作出幫燕洵的舉動,皇帝也挑明跟他說會取了他的性命跟整個宇文家族的利益,所以當燕世城之死已經是不可挽回之走向,他唯一做錯的事就是錯估了這個好兄弟的承受能力,如果他曾經挑明跟燕洵說明這一切,也許他跟燕洵最後不會走到反目相向這一步。

 

6. 元淳

 

最蠢的就是元淳,當時白笙要來帶燕洵回燕北,皇帝正愁沒有理由扣下燕洵,元淳馬上就把「燕洵留下來參加她的笄禮」這個理由送到皇帝面前,讓燕洵被迫無奈繼續留在長安。

 

 

III. 叛變

 

 

經歷九幽台的悲痛欲絕,鶯歌院三年的生死之間徘徊,燕洵收起了他那陽光般的燦爛笑容,蛻變成一個有著沉靜穩重氣質的男人。

 

 

他欲與元淳保持距離,但元淳卻執意打破他畫出來的界線,但看得出來他雖然沒有對元淳惡言相向,他對元淳卻是有著討厭之意。

 

 

燕洵跟楚喬不只計畫著怎麼逃出長安,還計畫了要向當初對他們落井下石的人報復。

 

 

他們聯手斬殺了趙西風。

 

 

並嫁禍給魏舒游,魏光為了保住家族利益,聽從皇帝的暗示,將這件事情全部推給魏舒游,並在大殿之上殘忍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以保全魏家。

 

 

燕洵接著利用皇陵陪葬品被盜、皇陵工程偷工減料導致地下水滲漏,依序抄起魏家、趙家、宇文懷的底,讓皇帝對這三方勢力心生忌憚。

 

 

但所有人千算萬算想不到的是皇帝居然連自己最疼愛的女兒也捨得拿出來當棋子,他想殺燕洵斬草除根,可是他又不想世人說他是出爾反爾的暴君,所以他乾脆答應元淳的毛遂自薦,答應她跟燕洵的婚事,可是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個局,最後的決戰時間點就是大婚當日。

 

 

果不其然大婚當日皇帝果然派出趙東亭與宇文懷半路劫殺燕洵,當然燕洵也是早就做好準備,他在這日正式宣布他要叛變了。

 

 

IV. 漸行漸遠

 

楚喬:「什麼熱血,什麼理想,都快要被燕北的寒風給凍住了。」

 

燕洵想將最好的都給楚喬,可是卻只希望楚喬乖乖待在他的身後,不要再去干涉他的復仇大業,最好也不要發出與他相對立的意見。

 

 

這時候就發現《花間提壺方大廚》沈勇娘親有一句話說得很對:「男人在落魄的時候疼妳,這不值銀子。在他春風得意的時候,還能和落魄的時候一樣疼妳,那才值得託付終身。」

 

 

楚喬:「燕洵,從回到燕北開始,你就開始懷疑,你懷疑羽姑娘,懷疑烏先生,懷疑我,你懷疑一切在權利上對你有威脅的人,你已經變成權利的奴隸了。你的仇,你的恨,都只不過是為了你的私心而生。燕洵,我不怪你殺宇文玥,我只怪你的手段太過卑劣,你不該這樣踐踏我對你的忠心,你不該踐踏我們之間的感情。」

 

燕洵跟楚喬可以挺過最艱難的時刻,卻無法在即將夢想成真之時繼續攜手往前,這歸咎於其實這兩個人的本質就有很大的差異,燕洵是個相當大男人主義的人,總想將楚喬歸納於自己的保護翼下,而楚喬卻是個擁有自己理想抱負的大女人,她不會甘於待在燕洵的背後,所以當他們兩個有爭執的時候,燕洵總是以迴避取代去理解楚喬,楚喬也沒去理解現在在她的面前燕洵,早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毫無心機的燕世子,而是有著比待在燕北這個窮苦之地更大野心的男人。

 

 

更何況宇文玥這個刺總是橫亙在他與楚喬之間,是燕洵拔不去的心結,加上程鳶的有心唆使,更是讓他與楚喬之間更生嫌隙,不過這都是小事。

 

 

最重要的是燕洵的心態,自從他們回到燕北之後,他跟楚喬之間的歧見就越發明顯,最終他們會分道揚鑣也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楚喬:「這件事在戰略上沒有任何問題,可是你們卻拋棄了擁護你們的子民,辜負了子民的期望,欺騙了子民的信任,為了自己的一己成就,卻將他們埋葬在你們的理想之中。」

 

燕洵的叛變雖說是無可奈何之舉,但他始終是師出無名,他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選擇要其他人付出最多犧牲的方法,雖說他打出的名號是「魏帝殘暴,殘害忠良」,「要奠祭燕北亡靈」……等等,試圖將自已的行為正名化,可是他終究是叛變,為了自已的利益,擅自將廣大的無辜子民捲入他與魏帝的血海深仇之中,更何況他的眼中還沒有這些子民的存在,隨隨便便就可以將紅川城的軍民當成誘餌,只為建立他所謂的「奇功」。

 

燕洵:「父親,燕北已經不是曾經的燕北了,草原八部,變心各異,苟且偷生,定北侯府的舊部將領們,也都離心離德,他們爭權奪利,就連燕北的百姓也不希望我回來,我進紅川城的那一天,沒有一個人出來迎接我。父親,他們已經跪了太久了,已經不願意站起來了,這裡已經不是我們的家了。弱者,也沒有乞求生存的資格,我要成為強者,所有擋在我面前的東西,都會被我剷除,包括我的良心和軟弱。」

 

面對這麼一個只會替百姓帶來戰爭禍亂的歸來世子,百姓們不歡迎也是預料之中,可是燕洵並不知道這個事實,百姓要的是安穩的生活,誰當家作主、誰主政統治並不是他們所關注的,尤其是在那個封建、無參政權的時代,誰可以帶給他們安穩日子,誰就是好的統治者,誰只會帶來戰爭混亂,誰就不受歡迎。

 

 

而且燕洵前期表現出來的行為是如此讓人失望,為了等楚喬,不管不顧自己的軍隊可能會遭受怎樣的追擊,親近程鳶此等小人(但的確程鳶是個殘暴的小人,但處理事情時確實有自己的一套),遠離當初幫助他逃離長安的一班功臣,怎麼看都只是個也許可以開疆闢土的君主,而不是可以為百姓帶來安穩日子的好君主人選。

 

 

 

 

 

文章標籤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