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容不下她,他便帶她去地上;
這地容不下她,他便讓自己的神力庇護她。
從遇見她開始,他所有的榮寵都只為她。

只她一句“我啊,最喜歡你了”,
他便可至死不渝...

 

介紹:

作者:十四郎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
出版日期:2016/01/30
卷數:簡體版   全  2  本      繁體版(喵喵屋出版)     全 4  本


《簡體版 文案》
她是鐘山帝君燭陰氏公主,披霜帶雪,冷豔無雙,人人都對她避而不及。
他是青帝華胥氏獨子,性情淡然,氣質清貴,因一舞成名而愛慕者遍佈四海。
花皇島初相見,她故意氣走他,天帝有意牽線又怎樣?她不想嫁!
明性殿再相見,他卻與她拜在同一師門下,相看兩厭,她淡然道:我討厭那個扶蒼。” 
謙謙君子如他,卻唯獨對她拳腳相加。
她的餓了”“疼了”“累了也只換得他一句忍著
可若情生意動,要如何才能忍著?
他因靈性受損,前往下界了結因緣,她便相伴左右,福禍不離。

半城風月半城雪,原來他的心結是愛而不得!
她從未奢望有朝一日他會帶她看遍人間三千景色,
卻也不曾想到等待她的是心傷復發,一夢千年……
 

 
春花秋月,夏陽冬雪,一轉眼便是兩萬三千年。
再次相見,她身負望舒神女一職,而他卻是教她劍道的神英戰將!
她曾下界為他了結因緣,發誓不會再重蹈覆轍,
所以她坦然違逆,無論他怎麼教她只一句我不會
他道:所以我負責把你教會。
離恨海之禍,他們共歷生死,她不想單獨留下便全力以赴,卻不幸被濁氣所染,然而眾神卻視她為敵,趕盡殺絕。

這天容不下她,他便帶她去地上;這地容不下她,他便讓自己的神力庇護她。
從遇見她開始,他所有的榮寵都只為她。

只她一句“我啊,最喜歡你了”,他便可至死不渝,純鈞為證。
 

 
《繁體版 文案》

 

仙俠大神十四郎,傾心寫盡仙界至死不渝的繾綣愛戀!
一場硝煙四起的仙魔之戰,一段纏綿悱惻的仙俠之戀,
上至三十三天,下至九幽黃泉,一段等愛千萬年的故事。

華胥氏青帝的獨子扶蒼神君,素有美名,
上界自然誰都願意把女兒嫁過去,
可挑誰都容易被記恨。恰好燭陰氏小公主玄乙年滿九千七百歲,亭亭玉立、
初成容姿,燭陰氏赫赫大名上界誰不知曉,挑她的話,誰也都不敢記恨了。
可燭陰氏這位小公主確實挺高貴,隨扈帶了上百,簡直高貴到囂張跋扈;
她也確實挺溫雅,綿軟無力,像沒生骨頭似的;她更是挺得體,
把隱含惡意譏誚的話說得楚楚動人。只是她好歹也是個身分高貴的公主,
和顏悅色、舉止高雅,自然是她擅長的,只不過到了扶蒼面前,
她就成了張牙舞爪、傲慢刻薄的無禮女子,明明心裡討厭扶蒼的冷漠,
不滿他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反而嘲諷像他這樣的粗野莽夫,她特別喜歡!。
 

玄乙自小沒惱過誰,與其說她對扶蒼神君充滿了怨氣,
倒不如說她是把他當對手了。素來她的任性妄為旁人都會相讓,
一旦遇到個不但不讓還要反咬一口的,她便卯足了勁要把他打壓下去,
可誰也沒看出她對扶蒼藏匿極深的情感,為何天上地下她獨獨只找他的麻煩。
她對他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說糾纏就糾纏,說翻臉就翻臉,
永遠是恣意妄為。扶蒼想過把她揉成碎片,可他做不到;
想過把她推開萬里,可他也做不到,那麼多神族都討厭她,偏偏他喜歡她了,
她既要纏著他,千絲萬縷地糾纏他,把他拽下來為她墜落,
那他索性給她個痛快,要她哪裡也休想去,他總有法子收服她的。
 
 

玄乙從來不懼怕旁人的排斥與討厭,可那麼多討厭她的,
扶蒼卻喜歡將她捧在掌中,讓她總可以放肆地糾纏他,
一路把他當作天下第一的仇敵,其他誰也看不上,非他不可。
其實她壞起來時連自己都害怕,他卻這麼沒眼光,喜歡她這種壞蛋,
還老氣得他變成莽夫,永遠有無窮無盡的辦法讓他生出想要打她的衝動,
可他們結下的孽緣,誰也不能解開。她怕寂寞,又喜歡撒嬌、使小性子,
滿肚子烏雲,總讓扶蒼覺得自己愛得要比她多得多,所以他的愛裡總帶著恨,
一次次緊逼著她,所以在她面前,他竟真真成了沒有腦子的莽夫
 
 

玄乙許多事都做得亂七八糟,一手字寫得如抽風,當個弟子幾萬年不去聽課,
當個戰將連劍也不會握,一貫自私自利,詭詐又天真,冷漠卻柔弱,
自私卻又單純。可她所有的惡性、善性扶蒼都瞭若指掌,為此他排斥過,
卻又無法控制地被她吸引,讓他不能自主地一次次落入她掌心。
也幸好他來了,所以她這天下第一的燙手山芋,他拿著可再也不願丟了。
曾經以為有一天,他會遇到適合自己的神女,不會跟他鬥氣也不會讓他傷神,
可他是個沒眼光的神君,寧可把自己摔壞也絕不會教他的龍公主磕著半點兒,
今生今世,只此一雙,這是他的承諾。這天容不下她,他便帶她去地上;
這地容不下她,他寧願自己粉身碎骨也要用神力護著她,至死不渝。

 

 


心得:


玄乙低頭苛刻地挑選石桌上的茶點,總沒一個能看上眼,忽然瞥見扶蒼面前的食盒裡有一粒黃金栗蓉糕,她便身手去拿,冷不丁一隻修長的手比她更快,將食盒拉遠了些。
玄乙把冰凳朝扶蒼那邊挪了挪,再身手去拿,食盒又被他拽遠了。她極其不滿地抬頭瞪他,扶蒼卻慢慢抓起蓋子,將食盒蓋住。

 
通常呢,都是女主角耍耍小性子、鬧鬧任性,然後彷彿是天底下最沒有脾氣的男主角(就算是狂暴的總裁,在女主角面前也會乖的像隻溫順的小綿羊XD)會用非常寵溺的眼神、肚裡能撐巨輪的巨大耐性跟寬容包容女主角,乖~鬧任性當是撒嬌,還給拍拍頭以示鼓勵,哪像我們這個故事的男主角扶蒼不但一開始就因為矯揉造作的玄乙翻了無數的白眼。

 

遙想當年扶蒼在天帝公主的婚宴上,一舞驚動天下,不是,是驚動仙界,從此丰神俊朗的扶蒼成為眾家未婚神女垂涎的對象,沒想到天帝大指一揮,居然想撮合燭陰氏的小公主玄乙跟扶蒼相親,此舉雖然跌碎了眾神女的芳心,卻也莫可奈何,因為誰敢找眾龍之王的鍾山燭陰氏麻煩,誰就是嫌活得太清閒了。

 

雖然天帝立意非常良好(看了番外之後,會發現天帝的動機也不是那麼單純嘛,他就是想撮合名滿天下的華胥氏神君扶蒼,又怕被人記恨,所以才選了誰也不敢惹的燭陰氏小公主),可惜這兩位當事人相當不買單,於是一場好好的相親宴就被玄乙公主的矯揉造作氣的扶蒼神君拂手離去而宣告破局。

 

而這兩個小神仙看似就沒有接下來發展的空間了,沒想到兩人同時拜在白澤神君的座下,成為了師兄妹,可是已經入目太深的印象,讓這兩個人的同門生活勢同水火,看不,剛入門沒多久就打起來了,還是很沒氣質的那種抓頭髮咬下巴那種。

 

這也是扶蒼最特別的地方,一般男主角的設定就算是很討厭矯揉造作的女主,至少也會擺出風度翩翩的樣子,不像扶蒼一遇到玄乙總是被激得忘了自己是謙和有禮的華胥氏少君,心裡更是免不了激起想對玄乙使壞的小心機。
 

“就這樣走?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說糾纏就糾纏,說翻臉就翻臉,她對他永遠這樣恣意妄為,飽含踐踏之意。
扶蒼攙了她一把,因見她還是掙扎著要跑,他心頭火起,捉住兩隻亂揮的手,將它們交錯制在她胸前。玄乙百般掙扎,卻掙不過他的氣力,累得氣喘吁吁,癱在他懷中。
扶蒼用力抱緊她,聲音有些森然:“不是要纏著我?怎麼又想跑?”
千絲萬縷地糾纏他,把他拽下來,既然已墜落,索性來個痛快,一刀正中心臟?還是雙手抱緊他?既然來了就別走,休想走。”

“是的,她什麼也給不了他,卻又貪圖他的陪伴,這是她造下的罪過。齊南說的沒錯,她確實非常寂寞,她只是不想承認這點,這樣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傷害到她。
為什麼要喜歡她?她有什麼好?連她自己也說不出有什麼好,那麼多神族都討厭她,偏偏他要喜歡她,所以他才會那麼傷心。
一直討厭她不好嗎?做對手,做冤家,做敵對,那樣他們還可以在一起很久很久。
可那些很久很久以後都不會有了。
來吧,她收回自己那些氾濫成災的寂寞,斬斷這份孽緣。”

 
於是他們兩個就這樣過了一小段「兩小無猜」、「打打鬧鬧」(真的打打鬧鬧、講話夾槍帶棍那種)的同門生活,如果沒有後來的那些變故,玄乙跟扶蒼大概會一直這麼打打鬧鬧下去,用打鬧跟疏離來掩飾心裡的喜歡,直到某天厭倦了、於是兩個人就這麼離散了。

 

還好,他們在走到這一步之前就被變故逼的勇敢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是玄乙的若即若離,讓身在懸崖邊的扶蒼苦惱著到底要不要一躍而下,最後他決定奮身墜下,但是要拉著玄乙一起下墜。
 
對玄乙而言,是扶蒼拿著純鈞劍抵著她脖子那股決絕及即將失去的不捨逼得她正視自己的喜歡,最後透過幫扶蒼了結因緣而勇敢向扶蒼表達自己的心意,才成全了這一段感情。

 

不過即使玄乙不因為這些事情而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意,決定墜入愛情漩渦的扶蒼也絕不會放任玄乙一個人在岸邊若即若離,他肯定也會拉著她一起墜落的。
 

“她居然歎了口氣道:「我沒有華胥氏血脈,學不了劍氣化龍。」
扶蒼輕輕嗯了一聲:「有一條劍氣化龍就夠了。」
他的劍道覺醒也好,追求更加強大也好,都只是因為一個神女,有她在,他才會所向披靡。”

“扶蒼拖著她轉身便要御風飛起,冷不丁平靜的離恨海突然漲高,漆黑陰寒的黑霧猶如一張巨口,朝他們迅速撲來。他急急朝後避讓,懷中的龍公主卻開始震盪神力,想要再度將他推開。
為什麼總是要推開他?她為了救自己的父兄,一聲不吭跑來獨闖離恨海,難道想叫他稱讚她一聲偉大光輝嗎?那個向來自私的龍公主呢?他從沒有哪刻像現在這樣盼著她更自私一點。
如果一定要去,那就一起罷!他的劍道原本就是為了她才一次次變得更加犀利,倘若沒有她,要這柄純鈞又有何用?”


 
很喜歡扶蒼說自己的劍道是為了保護龍公主而一次又一次有著飛躍式的精進,這句話也完全包含了扶蒼的深情,這個故事中後期脫離了扶蒼與玄乙少年時光的嘻笑打鬧。

 

在鳳帝少夷的陰謀裡,不但讓這兩個少年神仙成長,也在困難中凸顯了他們的深情。

 

先是離恨海崩落,導致吸收了離恨海碎片的妖獸大君四處作亂,驍勇善戰的扶蒼投身戰事就不用說了,連不喜歡動手動腳的玄乙也被迫上戰場擒亂。

 

後來在少夷的設計下,玄乙為了救被少夷用鳳凰心羽控制的父親與兄長,決定獨自進入離恨海了結這起先代鍾山帝君與先代鳳帝種下的惡孽,玄乙雖然得到扶蒼的幫助順利離開離恨海,但卻因為吸入過多濁氣變成眾神亟欲除之的墮仙。

 

只有扶蒼(當然還有玄乙的父親跟哥哥)甘冒全天下之大不諱,寧願與眾神為敵也不肯讓他們傷害玄乙半分,最後用千年的時間,讓玄乙在純鈞劍中沉睡,透過這柄上古神劍吸取玄乙身上的濁氣,終於恢復玄乙的仙身。
 

“他從沒有這樣極致地愛過誰,也從沒有這樣極致地恨過誰,恨到想讓她痛。於是在她唇上重重咬,那裡沒有生出龍鱗,他雙臂收緊,幾乎要勒碎她纖細的骨骼。
再痛一點就不會躲了,勇敢迎上來挑釁他、糾纏他,像曾經那樣。既然他毅然決然地跳了下來,那天崩地裂、海枯石爛,他都會與她緊緊糾纏。”

“他的龍公主,怕寂寞,又喜歡撒嬌使小性子,滿肚子烏雲,他潛意識裡覺得自己愛得要比她多的多,所以愛裡總是帶著恨,一次次緊逼,他知道她的喜歡,卻不確定究竟有多喜歡,一向剔透聰明的扶蒼神君,在她面前竟真真成了沒有腦子的莽夫。
扶蒼輕歎一聲,把臉貼在她心口,那裡的心跳聲清脆動聽,他緊緊闔上眼,無法想像她心碎的時候是怎樣的聲音,他竟是她心裡的逆鱗。”
 

在這個故事裡,會覺得愛的最辛苦的是扶蒼,連扶蒼自己也這麼覺得,因為玄乙的成長環境造就了她遇情即冷的性格,越是喜愛的東西越是離得老遠,就是怕太全心的投入,會換來傷心心碎下場,所以總是若即若離、忽冷忽熱,讓扶蒼時常感到患得患失。

 

女主角常見的心情全在扶蒼身上表露無遺,至於玄乙就負擔起那種平時忍隱,最終在緊要關頭一起爆發而出深情的男主常見性格,其實扶蒼在這個故事是很忙的,不但要有男主角該有的瀟灑英姿、身手不凡,還要有女主角的多愁善感,不過沒辦法誰叫他愛上這麼個性格彆扭的龍公主。
 
從年少時期的打打鬧鬧,到後期因為諸多變故越顯扶蒼與玄乙之間的情深不悔,快50萬字的文常不算短,但劇情張力十足。

 

而且在這個故事裡沒有真正的壞人(那些小配角不列入計算),總是以到處與神女廝混,老是算計玄乙一家的少夷最後也揭曉他並不是個壞人,充其量就是個別有用心的人。

 

就連曾經做過最像壞女配該做的芷兮,意外洩漏了玄乙墮仙的事實,害得玄乙被眾仙追殺,其實她只不過被嫉妒蒙蔽了雙眼,後來她也用了千年自罰的方式贖罪了,害人想討厭她都不能。

 

最後還在番外篇中看到她被大師兄太堯一把抱住,害我很想看他們的故事,十四郎針對男女主角的心路轉變也描寫的相當細膩,配角的塑造也相當鮮明,比起主角們一點都不遜色。
 

“雅俊的神君眸光漸沉,低聲道:“我對公主一見鍾情,實難相忘,盼與公主共結連理,今生今世獨此一雙,祈願公主成全。”
她愣住了,藏在黑紗後的雙眼定定凝視他,目光明澈而專注。
此時此刻非彼時彼刻,數萬年的時光在她與他之間安靜地流淌過去,花皇仙島,婆娑牡丹前,一如初見。”

 
數萬年前,緣起花皇仙島、婆娑牡丹前,縱然是天帝蓄意牽線,兩人卻鬧得不歡而散離去,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兩人的緣份與情根卻在繫起的這刻起不曾斷過,即使途中經過重重考驗,幾度面臨生離死別的考驗,扶蒼與玄乙也依然一起挺立過來。

 

好不容易一切終於塵埃落定,萬年之後,同樣的花皇仙島、婆娑牡丹前,執手的兩人不再是當年那兩個只想氣走對方的少年神仙,而是在初相見的地方用最真摯的心許下將來執手到殞滅的誓言,也給了這個故事最完美的結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