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評點:
劇情新穎度:★★★★
劇情緊湊度:★★★(改編的幅度比較大,即使看過原著,也猜不到下一秒的劇情會怎麼演)
演員顏質:★★★★★(楊蓉、白宇、李庚、何奉天、南伏龍、孫驍驍)
演員演技:★★★★(都在水準之上)

 

 

 

 

心得:

 

基本上本劇相較於原著小說有將近80%的還原程度,其中差異比較大的地方在於命案的改編,不是詭異的夢幻化,像是第一起的連環迷姦案與第二起的真人CS案,就是像是第三起的護士服變態殺人案直接省略中間的搜捕過程,發生命案之後直接就是逮捕兇手。

 

如果是因為那些破案的情節而喜歡本原著的書粉,看到這樣的改編一定會很失望。

 

可是如果是故事中的CP組而喜歡本故事的人,那就不會失望了,本劇改編最忠於原著的部分就是韓沉、白錦曦(她也是蘇眠,為了避免混亂以下統稱為白錦曦)與徐司白之間的愛情故事。

 

 

當韓沉與白錦曦同一個畫面的時候,我會很自然的被楊蓉吸走注意力,可是仔細看一下白宇,會發現其實白宇的表情也相當有戲,楊蓉跟白宇的搭擋在真的看劇之前,還覺得CP感不足。

 

 

可是看下去才發現,這兩個人飾演的韓沉跟白錦曦真的超有愛的,兩人的互動不但CP感很充分,像是韓沉講出比較曖昧的話的時候,雖然白錦曦很害羞,可是她的反應有順利接下韓沉投的這顆球,讓場面不會一下就冷掉,所以本劇從中段開始,就可以看到他們時不時秀恩愛的發糖場面。

 

 

這時候突然就想吐槽一下《微微一笑很傾城》(電視劇版),那部劇的肖奈也超喜歡講一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話來撩貝微微,可是每次貝微微的反應都很尷尬,讓那場戲的氣氛也瞬間都尷尬起來了,但在《美人為餡》裡面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出現。

 

 

再閒聊一下了,所以楊蓉的演技還是很好的,不只可以把壞人演的讓人討厭不起來,還可以演出這種比較嬌、比較可愛的女強人角色,只可惜她本人一直接不到真正讓她大紅特紅的戲,是最可惜的一點。

 

 

基本上本劇的改編在人設方面幾乎跟原著相差不遠,韓沉的個性依然是有點橫跟痞,白錦曦則少了小說中說的打賭輸了會耍賴的那種個性,依然保持著對犯罪心理的熱愛與活潑開朗的個性。

 

 

比較不一樣的是劇中也有完整演出5年前韓沉與蘇眠的故事,可是5年前的韓沉與5年後的韓沉個性沒有差,只有服裝髮型有差,5年前的蘇眠沒有白錦曦大剌剌的個性,有那種比較嬌的女兒氣,可是人家蘇眠不是一個很愛美的女孩嗎?怎麼一直穿著同一件藍綠色格紋襯衫,還兩天都穿同一件,其實這個情形在白錦曦的部分也有發生,都是同樣那幾件衣服換來換去。

 

 

周小篆依然是白錦曦的跟班,韓神與白老大的忠心擁護者。

 

嘮叨依然很嘮叨,但故事的最後冒出一個小時候教他治療口吃毛病的警察的女兒,來當他的感情歸宿。

 

冷面則依然功夫很好的冷面大俠,但在本劇中有把冷面的番外也一併編入,只是把夏子柒的職業從軟萌的醫生變成了軟萌的護士,最後冷面還耍浪漫求婚成功了喔(這時候冷面很是怨懟,因為他們黑盾組的成員居然沒有一個來幫忙……)。

 

 

相對於戲分很多很多的韓沉與白錦曦,男二號徐司白的存在感就被降低了不少,雖然他依然很賢慧的時常幫白錦曦做飯帶便當,也為了白錦曦調去黑盾組工作,可是當韓沉跟白錦曦關係確定之後,徐司白「從中作梗」的機會近乎為零,加上案件都被簡化掉變向刪掉許多徐司白展現他那法醫專業的地方,所以男二號徐司白除了展現他那不輸給韓沉的顏質之外,基本上是比不上小說裡的徐司白來的有魅力。

 

 

當然人設被扭曲最多就是七人團的成員了,一個一個都變成了「嘮叨病」上身,不但三不五時講一些很煽情的話,當然也有廢話連篇的,像是許湳柏,而且R的太早現身也讓故事少了很多猜謎的驚喜,在小說中識破R的偽裝,是最後一案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可是電視劇裡則直接把R的真實面貌端到觀眾面前了。

 

《美人為餡》電視劇改編最大的地方,也是最令書粉「髮指」的地方大概就是每起案件的改編了,在小說中,每起案件從發生、偵查、破案都是非常精彩,同時也是一場又一場犯罪心理與傳統刑偵的對決(也就是白錦曦與韓沉的對決),可是電視劇中這些案件的改編,都可以看出相當有「于正」的風格。

 

本劇最大的硬傷還是在案件的改編部分,可能是為了拍攝的可行性,基本上每個案件都跟小說架構一樣,可是內容血肉都不一樣了,可是這就會發生開頭一樣,過程被改編,可是偏偏結局又要圓回來跟小說結局一樣的邏輯的硬傷,與比較矯情刻意的橋段。

 

第一起命案:連環迷姦案

 

這是韓沉與白錦曦攜手偵辦的第一起案件,那時候黑盾組還沒成立呢。

 

 

其實這個案件會讓人很感到莫名其妙,連環迷姦兇手變成了讓人美夢連連的王子?!每個受害者在被侵害的時候,都做著一個變成公主的美夢,在夢境一般的幻境裡,還有一個王子的陪伴,可是夢醒來才發現,美夢變成了噩夢,這樣的改編相當有「于正」的風格,只是跟小說風格蠻不符的,也跟事件的風格很不相符。

 

 

兇手陳離江的工作也從工廠作業員變成了馬戲團樂園的小丑,跟他搭擋犯罪的人還是同一個樂園的魔術師,他們之間有著職業的利害糾葛,而且陳離江用來控制他的催眠術還是跟K學的,這也是本劇很大的改編所在,每起案件都跟字母團有所關連。

 

 

其實本案改成跟字母團有牽連也沒關係,只是本案居然留有K寫給陳離江的信,還被當成後來識破許湳柏就是K的一項非常重要的線索,連帶把小說中那段測試誰是內賊的燒腦戲碼,變的只剩下白錦曦的草草幾句話就帶過,實在很可惜。

 

 

原本小說中的命案比較有那種平實但真實的感覺,可是當事件的過程多了美夢、王子、馬戲團這些比較夢幻的元素,整個感覺就虛無飄渺起來了,就跟那些只會出現在電視劇裡面的情節一樣,真實感瞬間消滅餘無。

 

第二起命案:真人CS案

 

雖然本劇在案件的改編幅度相當大,但也不是每個改編都是會讓人吐槽的,也有改編的比小說好看的地方,像是進黑盾組的考驗,電視劇裡用實際考驗這些備選成員的各自專長與團隊合作能力,代替小說中只用集訓、考試、面試來徵選精彩多了。

 

 

與T的對決中,也是按照小說的事件發展順序,先是T犯下了幾起案件,當然這些被害者的背景也都跟小說中的不一樣了,後來韓沉與白錦曦接到T的邀請,去參加真人CS競賽,直到最後在深山裡面出現那棟歐風別墅之前,這個部分也是改編的相當精彩,可惜最後出現的那棟別墅,加上裡面那個有精神分裂症、瘋狂著迷於研究香水的朱教授,就讓整個精彩的故事被瞬間打回原形。

 

 

這又是一個很夢幻的改編,又是一個于正很愛的手法,給予朱教授一個很淒美的愛情故事(但事實上一點都不感人),可是當故事把當初救T的人從小說中的老爺爺改成一個健壯的助理先生,而且還有製造香水這個背景元素的變動出現時,這位有勇氣的助理先生要跑去跟他那些強姦殺人的堂兄們拼命的時候,都不能動一下頭腦嗎?

 

 

至少也去朱教授借點可以讓人暫時昏厥的香水也好,或是乾脆讓那些堂兄們吃壞肚子,他再去救人不好嗎?一定就要在他們那些堂兄弟都在場的時候,跑去跟他們拼命,這不是找死,難道還是想救人的舉動嗎?(不過也許這位助理先生只是要跑去自殺,並不是真的想救人)

 

劇中角色的無腦表現讓人看的是相當感到無奈啊!

 

第三起命案:護士服變態殺人案

 

這起案件事被刪減最多的,起初發生命案,黑盾組也針對這起案件進行偵查,可是接下來就發生辛佳暴露,韓沉與白錦曦去尋找蘇眠的過往,許湳柏被懷疑是K等事情,等這些事情發生過後,這起案件的兇手也自動被警方抓到了……,所以毫無懸念的這起案件就這樣被解決了。

 

 

在這起案件過後,黑盾組正式開始偵辦字母團事件,在小說中,黑盾組設陷阱抓內賊這段是相當精彩且燒腦的一段,可是在電視劇當中被改編的相當簡單,就只靠著白錦曦幾句話就帶過了……

 

第四起命案:A、L、R的挑釁

 

 

小說中A、L、R的挑釁智商含量比較高,至少人家還設下謎題讓韓沉他們去猜,整個挑釁的過程譏諷警方的無能意味十分濃厚。

 

 

可是電視劇中基本上就是每個人做一個案件加上最後的小篆、徐司白綁架案就結束了。

 

 

R駭入化學工廠,讓原物料不正常外洩殺死員工,最後還跟小篆來一場駭客之間的對決,沒錯,這也是電視劇改編很大的地方,R變成了駭客,小篆也是電腦高手,基本上我對這樣的改編沒什麼意見,因為小說中的R本來就是存在感比較薄弱的一環,如果他可以擔當技術含量比較高的角色,對故事的精彩度也是會有貢獻的。

 

A在商場當眾用炸彈炸死了一個人,L將一個真人做成銅像擺在了植物園,而當初A發的那封預告信,「7日7時7分,我們會來」從原本預告他們3位作案的時間,變成了預告小篆與徐司白綁架案的炸彈爆炸時間。

 

不過看到被白錦曦放棄的徐司白逃出來之後,被後來趕到、情緒激動的白錦曦抱住,這是第一次白錦曦懷抱著這麼強烈的情感主動去抱住徐司白,卻是在徐司白終於開始對白錦曦死心的時候,曾經朝思暮想的懷抱,如今卻只能主動避開,這個場景還是很令人感傷的。

 

 

第五起命案:字母團的最後一案

 

本劇最讓人期待的案件就是字母團與黑盾組的對決,在小說中字母團設下的最後一案,場景是如此的浩大,所以當看到電視劇中是以一艘小郵輪來替代,不由得很是失望啊。

 

 

在小說中,字母團的最後一案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喚醒S的記憶,但電視劇變成是為了迎接S回歸,所安排的煙火秀,因為S早就因為植入T與辛佳體內的芯片靠近,被喚醒了記憶。

 

其實體內芯片的這個設定也是令人滿想吐槽的地方所在,他幹嗎不學古裝劇裡邪惡組織讓他們的成員都服下劇毒,然後定期給解藥來控制他們啊?(純吐槽)

 

所以把場景改成郵輪就會有一個問題,請問把郵輪都炸了,這些字母團的成員們都不想活了嗎?他們殷殷期待S的回歸,就是要帶著S一起去死嗎??

 

但其實最矯情的地方還不是這裡,而是嘮叨和冷面搭上的那輛地鐵,為什麼嘮叨跟冷面一定要待在駕駛室裡,不能跟群眾待在後面的車廂呢?小說中是這麼說的,因為他們要在最後關頭緊急把地鐵車頭轉向去撞隧道壁,才不會直接撞上還沒完工的終點站,順帶摧毀終點站上面的酒店地基。

 

 

可是電視劇裡面呢,變成了他們其實最後那一段時間待在駕駛室裡面其實也無事可做,就是在那裡十分悲壯的唸小篆作的那首黑盾組精神指標的詩,然後擺出一副十分慷慨激昂、從容就義的樣子,為什麼這裡要用「擺出一副」的字眼呢,因為冷面和嘮叨完全可以不用待在駕駛室,可是他們還是硬要待在駕駛室裡。

 

不論前因後果,單看這段,從他們念著黑盾組的精神指標,再到打電話給家人、愛人道別這樣的過程,還是相當催淚的,可是如果跟前後劇情一起看,就會十分不解他們明明已經什麼事都沒辦法做了,為什麼還硬要待在駕駛室,不跑去後面的車廂呢?

 

還有最後兩人非常英勇的自己游上岸,而且居然非常「巧合」的就在他們家人跟愛人在岸邊殷殷期盼他們平安歸來的地方附近,所以可以很快的來一場可歌可泣的劫後相逢的感人擁抱……

 

所以說這段才是整部戲裡最矯情的所在。

 

至於韓沉這邊呢,再找那些人質的過程連推理都不用了,很輕鬆就找到人質,然後很快的進入與S的最後對決,而且明明是小說中A對韓沉開了一槍,可是他在最後關頭並沒有瞄準韓沉的心臟,所以他才會在心中對白錦曦的最後告別中說他沒有殺了韓沉,可是電視劇裡A根本沒對韓沉開槍,可是他還是很矯情的在心裡對白錦曦說放過韓沉……

 

 

本劇還有令人想吐槽的地方就是無所不在而且招無虛發的手刀,字母團要帶走人質基本上都是用手刀這種技術含量很低,如果是用在古裝劇還有點說服力的方式(因為武功高強的大俠有內功,所以應該成功機率比較高吧?),就不能用一點技術含量比較高,像是迷藥的方式嗎(迷藥只出現過一次)?

 

吐槽完畢,本劇還是有值得稱道的的地方,像是顏質偏高的演員們,演技普遍都在水準之上的演出,這點很重要,因為僵硬的演技只會讓人看的心累,還有非常高科技、裝潢相當時尚的警察局跟辦公室,他們開會用的屏幕是觸控式的耶,而且是那種在電影裡才看得到的,用手比劃比劃就可以跳出他們要的資料那種。

 

不管白錦曦在江城的辦公室也好,黑盾組的辦公室也好,或是偵訊犯人的偵訊室也好,都是走白色簡約時尚風,而且都超級大間的,辦公室超大一間,可是裡面辦公的不超過十個人,偵訊室也不是日劇裡面那種黑黑暗暗還小小的房間,雖然這種裝潢風格太過超乎現實,但起碼畫面還是很好看的。

 

 

還有一點非常超現實的,就是白錦曦不管到哪裡都穿著高跟鞋,除了去真人CS戰時,雖然這點對於身為一個隨時可能要大動作抓捕犯人的女警而言太過超乎現實,可是為了畫面好看沒辦法,連楊蓉自己也說這樣的拍攝過程真心很累。

 

故事的最後有把5年韓沉與蘇眠的往事演出來,但基本上70%是自己編的,就算是小說番外裡寫的劇情也沒有照著改編,像是蘇眠在劇中是自己報名要當臥底,而且是她主動去接近M,跟小說番外相反,雖然無法理解蘇眠去當臥底就為什麼必須穿得那麼俗豔,可是楊蓉將蘇眠偽裝成心理變態時的那種疏離感跟詭異演得相當好,當然這時候字母團的成員也都全員亮相了,包括打扮成一副無害書生樣的S,說真的這時候的S真心沒有5年後的帥氣,可是當他穿上軍裝的時候還是帥的不要不要的,相當有想像中的那種S的架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