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

作者:琳達‧洛麗奇
譯者:林小綠
出版社:春光
出版日期:2014/05
繁體卷數:全 1 集

為了保護那些價值連城的古董,她曾甘願承受憤怒、絕望與背叛的痛,而今,她卻要將一切全部用1美元拍賣掉?!

家人都離她遠去,唯一陪在七十歲的費絲身邊的,只有逐漸模糊的記憶和一屋子不會說話的古董。
當她的人生走到最後一天,她決定,將這些載滿快樂與悲傷的財產,用1美元拍賣掉……

曾經美麗的費絲‧巴斯‧達林是世界上最幸運也最不幸的女人。
她住在小鎮上宛如皇宮般的豪宅裡,坐擁傳承了五代、價值連城的古董,但在二十多年前,她的兒子與丈夫因某種人為因素相繼死亡,總是很憤怒的女兒帶著傳家戒指離家出走之後,她從此不再走出家門,將所有人事物關在門外,包括她曾最信賴的上帝。
但在千禧年的最後一天,高齡已七十歲的費絲突然打開大門,將家裡收藏多年的獨一無二古董,全部搬到自家前院準備清倉拍賣,而這些珍寶的拍賣價,只要1美元!

她的異常舉動嚇壞鄰居, 但並不影響他們瘋狂搶購,與此同時,失聯已久的女兒克勞蒂亞被急找回家,但在花了大半輩子逃離母親和那悲劇性的一天後,她不確定自己可以面對這一切……

在這天結束之前,他們在巴斯家族的傳奇裡檢視各自的角色,與人生中難解的問題:
我們被自己所擁有的東西控制了嗎?世上還有第二次機會嗎
我們一生中最不能帶走的東西是什麼?以及,我們真正想留下來的又是什麼……

【作者簡介】
琳達‧洛麗奇(Lynda Rutledge)
第五代德州人,是一名有著許多生活、旅行、出版經驗的自由記者,她的作品廣見於各大國內外出版刊物。她的第一部小說贏得伊利諾州藝術委員會、德州作家社團、瑞戴爾基金會和亞特蘭大藝術中心等等的好評和獎項。
她和她的丈夫目前居住在德州奧斯汀市郊區。
這是她的小說處女作。

心得:


 一棟鎮上最美的豪宅,豪宅裡有數以百計的珍貴古董,而坐擁這些美麗事物的是一個與世隔絕長達二十年的獨居老婦人,然而她在這一天,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天,即將跨入千禧年前的最後一天,在這個銜接結束與開始的一天中,她跨出了幽居二十年的家門,將她那些大半輩子都視若真寶的古董搬上庭院,展開一場絕無僅有的拍賣。
 
首先,作者選的這個時間點就很有意思,如果說一年當中最容易讓人心生感觸的時間,莫過於年終的那幾天,看著一年又即將過去,回顧一整年也許滿載而歸,也許虛度時光,這些都讓人不由得生出時間飛逝之快的感慨,人們也最容易在這個時節裡省視自己以往的作為,而且故事中的時間點不只是年末,更是整個世紀的最後一天,如果不是以一年為回顧的時間長度,而是以一個世紀長達數十年的時間長度來回顧的話,那就是人的一生了,這個獨居的老婦人費絲就是透過這場世紀末的拍賣會來回顧她的一生。
 
看著費絲這種驚人的舉動─將價值連城的古董以極低的價格賣出,以及她顛三倒四的話語,讓不認識她的人都趕來搶便宜,而認識她的人則是非常驚訝,可是隨著故事的進展,那些古董背後故事一一揭曉之後,我們才赫然發現,其實這場拍賣會是費絲的救贖,而她會幽居在這棟豪宅、不與人群接觸,她也是在自我懲罰,其實整個故事主要講的正是這幾個主角們的救贖,經歷了二十年前那場慘劇中人們真正的救贖。
 
費絲是鎮上唯一一家銀行總裁的女兒,原本是個光鮮亮麗的千金大小姐,也以為自己會像祖傳婚戒上面刻著的字「永恆之愛」以及帶著巴斯家代代流傳的愛情神話嫁給了克勞德,可是這個幸福假象在費絲父親過世、克勞德接任銀行總裁之後破滅了,漸行漸遠的夫妻關係在兒子麥可的意外過世之後徹底破碎,無法原諒同樣發生意外的兩人中麥可死了,而克勞德只是輕傷,極度悲傷之下費絲得知家族銀行即將破產,這對她又一項沉重的打擊,在一次與克勞德的劇烈的爭吵之後,看著眼前這個可怕的猶如陌生人般的丈夫,在他心臟病發作之時,費絲一時思想偏差眼睜睜看著克勞德在面前痛苦的掙扎,而沒有採取任何施救措施,不過費絲也為了這個錯誤付出了二十年獨自一人的贖罪,而二十年後的這場拍賣會,不只帶出了費絲的自我救贖,也帶出了約翰的自我救贖,當年正是約翰撿到了那把槍,誤傷了麥可,才會導致麥可因為後來連續意外傷重不治,約翰也因此非常自責,這二十年來都不敢在踏上當年的事發現場,也一直背負著殺死麥可的十字架,不過逃避始終都不是獲得救贖之路,唯有面對才能得到救贖,看著費絲將往事一一翻出來曬在陽光下,約翰也鼓起勇氣將當年事情的經過述說出來,去面對然後以此得到釋懷。
 
然而費絲跟克勞蒂亞這對母女,如果二十年前她們少一點都以自己為中心的壞毛病,也許她們就不會音訊全無地分別二十年了,面對兒子跟丈夫相繼離世之慟的費絲,沒有多餘的心思也無法面對同樣是青春期的女兒,因為她看到差不多歲數的女兒總會想到死去的麥可,所以對克勞蒂亞非常忽略,那時候的她是完全沉浸在自己悲傷世界中的公主,而克勞蒂亞就像要不到糖的小孩,因為老是自己忽略自己的母親跟死氣沉沉的大宅,意氣用事的離家出走,說真的我還蠻不喜歡克勞蒂亞的,她二十年前完全只想到自己,完全不顧母親的感受就率性離家出走,而二十年後會想回家也只為了要拿那個她認為是自己的祖傳婚戒去換取自己的創業基金,即使過了那麼長的時間,她還是依舊的自私,完全都沒去顧慮跟思考家人的存在,永遠都是那麼以自我為中心,難怪她離家出走之後總是一事無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