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集









(古美門做的噩夢)













開庭前,古美門安排記者採訪,想製造反對安藤貴和判處死刑的輿論。還跟黛說出趕黛去NEXUS的真正目的,是要派她去暗中找出當初檢方在證物上動手腳的證據,他叫黛乾脆去色誘羽生好了。









黛真的傻傻地照著古美門的話做,但卻羽生無視了。





























安藤貴和案在最高法院提起再上訴,古美門為了創造更利於他們的審判環境,竟然派出蘭丸在其中一個檢察官出身的法官的食物中下了會讓他吃壞肚子的東西。原告的檢方代表是之前一審的醍醐檢察官,面對這個所到之處都會自動產生冷空氣的檢察官,古美門跟黛自備了很多暖暖包。







古美門提出在網路上可以買到一種更類似德永體內檢驗出的毒素的毒物,但負責原告的醍醐檢察官指出,毒物經過人體的化學變化檢驗之後的結果,更接近檢方從安藤貴和家搜出來的毒物,





醍醐檢察官的反駁讓古美門想起一審中兵敗如山倒,無力回天的無力感,讓古美門開始冒冷汗,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也無法冷靜下來。









黛代替古美門參與辯論,她提出在一審中承認賣毒藥給安藤貴和的土屋秀典,同時也賣給了很多人,她認為土屋秀典的證詞可靠度有問題,更提出檢方跟土屋秀典之間可能存在某種交易。







醍醐檢察官堅持毒物是土屋秀典賣給安藤貴和,而且是安藤貴和下的毒,在安藤貴和家中搜出來的毒物罐也是下毒的那瓶。他還戳破古美門收買記者的小技倆,並跟古美門下狠話,說他以往慣用的技倆跟狡辯,在這次的辯論中將派不上用場。









古美門突然爆走,說要回家,還喃喃自語說了很多話,最後竟然暈倒了。









古美門被診斷出患了「戰敗心裡創傷」,出現幼稚化的現象,也不願再次站上法庭辯訴。









黛只好自己單打獨鬥去找出新的證據,在古美門事務所接到贊成判安藤貴和死刑的激進份子的恐怖威脅之後,黛忍不住去找羽生向他問當初檢方動的手腳。







黛對羽生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羽生受不了黛的勸說跟內心的掙扎,拿出了一張寫有「江上順子」的紙條給黛。



















黛循線找到江上順子,勸說她站出來反駁檢方的證詞。經過黛不厭其煩的糾纏加上利誘,江上終於答應出庭應訊。黛卻被贊成判安藤貴和死刑的激進份子打成重傷,古美門因此逼自己從「戰敗心裡創傷」中站起來,進行復仇戰。







江上順子在法庭上直言當初發現德永父女之前,先將廚房裡的垃圾收拾去丟,曾經在地上發現一個沒看過的瓶子,但她不以為意就把它丟了,而那個瓶子長得很像古美門之前拿出說可以很容易在網路上買的毒物瓶子,古美門以此為突破點,戳破檢方因為保護證據不足,又不想放過嫌疑很大的安藤貴和,所以才在安藤貴和家放了後來被當成證據的毒藥罐子。

































醍醐檢察官跟骨美門在法庭上展開了一場關於「民意所歸跟死刑」的辯論。醍醐檢察官說判內藤貴和死刑是民意之所歸,古美門反駁是民意之所向就可以判處沒有證據證明的嫌疑人死刑嗎?大家都想判自己認為罪大惡極的兇手死刑,但如果是叫他去處死那個犯人,他願意嗎?廣大的民眾希望罪大惡極的犯人被判死刑,然後又將真正處刑、背負殺人心裡重擔的的工作推給別人,還說大家都覺得該判死刑的犯人真的就該判處死刑嗎?這難道不是民主的暴力嗎?

















開庭結束之後,羽生跟古美門趕到醫院探望黛,黛已經清醒,服部叔說破黛是故意讓那些激進份子打,好讓輿論開始站在他們這一邊。





















判決結果出爐,最高法院駁回上訴並宣判由一審法院再次審理。最後醍醐檢察官留下:「真正的敵人是不會擺出一張敵人臉的」,黛聽了之後,拿出羽生之前給她的紙條,上面的「慶」的寫法跟之前安藤貴和翻供前,到獄中看望她的人留的姓名中的「慶」字寫法一樣,兩人驚覺原來這一切都在羽生的安排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