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集





黛被古美門開除後加入了NEXUS。







她在NEXUS剛接手的三個案子,對手律師都被古美門包辦了,所以她馬上就跟古美門在法庭上正式交手了。

第一個案子 動漫工作室工作條件案




小春日和工作室的宇都宮導演要求很高,動不動就對下屬非常嚴厲的責罵,加上工作條件不佳、時間太長、薪水太低,讓穗積終於忍受不了,消失兩個月後再被發現時已經不能再畫畫了。



原告方(穗積-黛):以宇都宮太嚴厲,小春日和工作室工作條件太差,使得穗積壓力太大,受到很大的精神創傷。



被告方(宇都宮-古美門):反駁黛的說法,認為想站在各種產業金字塔頂端的人,都必須是經過一番艱苦才淬煉出來的,像穗積這種嬌生慣養的人,連工作都做不好,有什麼資格要求賠償。

第二個案子 暴露案

原告方(大石佳苗-黛):大石在前往教堂的途中,經過鄉田先生家,看到鄉田先生全身裸露對她擠眉弄眼,嚇得她驚聲尖叫逃走,連工作都沒辦法做了,所以要求精神損失的賠償。

被告方(鄉田-古美門):主張鄉田在自己家都如此的,只是當天忘了拉上窗簾,至於鄉田對大石擠眉弄眼,古美門嚴重是懷疑男性經驗單薄的大石誤解。

第三個案子 鸚鵡案

原告方(渡邊-古美門):主張從電視上看到的咖啡店人氣招牌鸚鵡,就是自己失蹤已久的鸚鵡,要求平野返還鸚鵡。

被告方(平野-黛):主張從渡邊的店到平野的咖啡店相差200公里,那隻鸚鵡飛的過去嗎?還拿出當年渡邊養的小鳥的照片跟平野的鸚鵡照片做比較。






動漫工作室工作條件案



原告方(穗積-黛):找來同樣是小春日和工作事的員工,控訴宇都宮會找出最不順眼的員工,對他動輒打罵,那位被找來的員工也是被如此對待的其中之一。



被告方(宇都宮-古美門):古美門拿出那個員工的手稿,證明那位員工實在是能力不足,能創造出好的作品都是經過嘔心瀝血,她這個靠關係走後門的人,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控訴宇都宮。

暴露案



原告方(大石佳苗-黛):找來鄉田公司的同事,證明鄉田很喜歡當著大家的面裸露全身,所以那天很有可能是故意沒拉上窗簾的。



被告方(鄉田-古美門):主張鄉田只有1次在眾人面前脫光光,而且在是喝酒的狀態下,如此就被貼上「暴露狂」的標籤,實在是公司可怕的環境。


鸚鵡案

原告方(渡邊-古美門):請來鳥類專家針對渡邊養的小鳥照片跟平野的鸚鵡照片做判斷,專家認為這就是同一小鳥。







鸚鵡案

被告方(平野-黛):主張鸚鵡會說話都是平野一家努力教導的成果。





原告方(渡邊-古美門):但古美門反駁說早在渡邊飼養的時候,他就有教導小鳥說話,結果小鳥真的說出了渡邊的口頭禪。

這個案子判決結果:平野必須把鸚鵡還給渡邊,且要賠償賠償金。

其實鸚鵡會說渡邊口頭禪的真相是......








暴露案







原告方(大石佳苗-黛):找來住在鄉田附近的鄰居,證明鄉田確實有在固定時間在窗邊裸露全身也不拉上窗簾的習慣,黛又訊問鄉田,要鄉田承認他有這種性癖好。









被告方(鄉田-古美門):古美門針對黛認為鄉田這麼做是有獨特的性癖好,沒有反駁的話,但他要求再次訊問原告,他指出大石有特別挑有激情鏡頭的電影看的現象,那她是不是有喜歡看到男性裸體的癖好?又問大石去教堂的路為什麼要特意繞路經過鄉田家,是不是其實也是心中期待看到鄉田,不然她選擇的這條路會使她到教堂遲到,她為什麼不提早出門,一定要在同樣的時間經過鄉田家。

















動漫工作室工作條件案



原告方(穗積-黛):在法庭上拿出紙跟筆證明積穗現在實在無法再畫畫。







被告方(宇都宮-古美門):古美門說不是經過地獄般艱苦的淬煉,就無法站在金字塔頂端,他勸穗積早點撤銷這個愚蠢的訴訟。接著傳喚宇都宮,古美門主張宇都宮會這麼嚴厲的訓練下屬,都是為了小春日和工作室、為了宇都宮訓練出接班人選。











原告方(穗積-黛):黛承認經過宇都宮魔鬼式訓練後來獨立出去的人,都有很好的成就,但之前的人可以這麼對待,並不代表也可以這麼對待後面的人,宇都宮想要訓練人才,與其一昧的用嚴厲的詞語來打擊人的信心,不如可以給予適當的鼓勵。













宇都宮對穗積說出心裡話,他認為穗積不是特別有才能的人,因為他認為所謂的才能是在不斷的磨練之中造就而成的,就像是他,他自己絕對不是什麼天才,只是對工作特別的努力、特別的執著,才有今天的成就,所以他看到那些比他有天分、比他情感豐富的人還在安逸渡日,他就會有恨鐵不成鋼的想法。










最終,這三個案子都是以古美門勝訴,黛敗訴收場。
但安藤最後繼續委任替她辯護律師是黛......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