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
播出電視台:無線電視翡翠台、無線電視高清翡翠台
首播日期:2011/12/06
集數:全 21 集
主題曲:《朝花夕拾》


徐芯(周麗淇飾)為醬油老字號「家福醬園」的次女,然而小時候是名孤女,並且是個跛腳妹,幸得好心的徐家收留,並不惜花費把她的腳醫好,養母林玉嫻(程可為飾)更視徐芯為親生女兒,眼見徐芯大病初癒後,對被收留前的事毫無印象,便把徐芯本為孤女一事隱瞞,讓徐芯在健康快樂的環境下成長。

家福危機 救星現身

徐芯煮得一手好菜,擅長以醬油做出各種佳餚,只要一聲開飯,家中無論任何紛爭都會放下。故此,醬園雖不富有,但洋溢著溫馨、愉快。

然而好景不常,一次黃豆問題,令整造醬油出了問題,不能出售,使「家福」沒法交貨,無錢清還欠債,以致債主臨門。徐芯束手無策之時,年青才俊佟本善(黃浩然飾),猶如救星般出現,為「家福」帶來一線曙光。


本善深情 吸引徐芯



徐芯與本善的邂逅,始於一次徐芯送醬油的途中。當日,本善正等候一位有十年一會的女子,徐芯眼見本善誤以為自己是故人時的興奮,以及得知認錯人時的失落,加上看見本善為等待一位女子十年又十年,被其深情所吸引而留下深刻印象。

第二次邂逅則是本善主動找徐芯,表示希望可以洽購「家福」,本善指自己小時快要餓死之時,從一女孩處得到一碗醬油拌飯,為此天下美味,希望可以造豉油以茲懷念。徐芯雖覺感動,但為保百年家業,亦堅拒賣出「家福」。

徐芯雖有堅持,但面對債主臨門,最後只好求助於本善。得到本善入股,「家福」錢債危機得以解除,加上本善積極改革「家福」,令徐芯對「家福」的未來充滿信心。可是本善的入股,卻令原本想洽購「家福」的高家,大為不滿。


兒時險死 決心報復



高家的洋行「啟豐行」因看中「家福」的地理位置適合開絲綢廠,進行洽商,卻被徐芯所拒。高家長子高爾泰(陳山聰飾)於是暗中耍手段,原以為賣予徐家長子徐平(曹永廉飾)劣質黃豆、唆使債主臨門,便能令徐芯讓步,但本善的出現卻令爾泰的奸計未能得逞。而本善的目的,竟是要親眼看到高家支離破碎……

原來,本善小時候亦是孤兒,而且一頭癩痢,與跛腳妹「牛奶糖」在孤兒院互相扶持。後來本善為董幗馨(陳秀珠飾)所領養,為他安排一段身世,訛稱是丈夫高兆堂(郭峰飾)千辛萬苦在外尋覓的私生子,以絕他尋找真私生子的念頭。

未料兆堂竟對本善寵愛有加,甚至覺得本善比爾泰資質更佳,可成為繼承人。幗馨沒法接受,於是使計拆穿本善的假私生子身份。兆堂大為憤怒,毒打本善,最後更把他趕走。怎料,本善為實踐承諾帶牛奶糖給跛腳妹之約定折返高家,卻意外聽到幗馨的陰謀。幗馨為掩飾秘密,竟對本善下毒手,將他推下山坡!


本善入股 另有目的

可幸,本善大難不死,為報復兆堂的絕情、幗馨的狠毒,決心用盡手段,令傷害過自己的人嘗盡失去親情的滋味!

不知就裡的徐芯,只看到本善的好,欲幫助本善找尋「牛奶糖」,結果尋找不成卻令自己受傷,更不自覺偷偷地愛上本善。本善雖對徐芯有一絲悸動,但他心中明白徐芯只是在其報仇計劃中的一顆棋子。

為了報復高家,本善不但利用徐芯對自己的信任,把其百年醬園逐漸吞併,更化身大話情人,以愛情作手段,先後追求高家大小姐高爾喬(姚子羚飾)和二小姐高爾雅(龔嘉欣飾),並與徐芯故作親密去刺激好勝的爾雅,從而把他追求到手。


意欲收手 為時已晚



本善報復期間,揭盡高家陰私,令到高家雞犬不寧。只是,當爾雅因嫉妒而把徐芯的腳弄傷,徐芯更可能從此就不良於行,本善竟異常懊惱,有所反思。

本善在徐芯的勸告下,醒覺自己一直以來的報復行動,沒錯是可以傷害自己痛恨的人,但同時亦傷害了無辜,還有最親愛的人,即使報仇成功,亦不會開心。反觀同為孤兒的徐芯,卻藉著報恩照顧家人,從而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快樂,本善終於想通,決定從此收手,更希望將自己每次都能逃出險境的奇蹟賜給徐芯。

然而,即使本善想收手,幗馨卻始終不肯罷休,更設局殺害本善……

小筆記:

第 1 ~ 2 集


看到第1集後面佟本善拿話刺激文玉鳳,結果文玉鳳情緒崩潰、口吐白沫死了,還以為佟本善那麼快露出他的真面目了,文玉鳳也是被他欺騙感情的對象之一,沒想到第2集謎底揭曉,原來是佟本善知道文玉鳳被高爾泰拋棄,講話刺激她,想要她因此對高爾泰死心,沒想到文玉鳳早就吞下過量的安眠藥,結果在佟本善面前氣絕身亡,佟本善還偷偷拿了文玉鳳的遺書和當初被偷拍到跟高爾泰出雙入對的照片,塞進文玉鳳的遺物中,被徐芯發現,遂在文玉鳳的告別式上揭露此一真相。

第 3 ~ 4 集






佟本善不但把徐芯一家哄得服服貼貼,連啟豐行的大小姐也不例外,他偶遇心情不好獨自一人在街上漫步的高爾喬,看到她因為腳痛沒穿鞋子,馬上就脫下自己的鞋子,成功一掃之前因故意爽約使高爾喬的氣憤,讓高爾喬對他印象深刻。



高爾喬表面上是光鮮亮麗的啟豐行大小姐,但實際上也只是她媽媽董幗馨的一顆棋子而已,不但安排高爾喬嫁給病秧子許文翰,還暗中派人打殘對高爾喬有好感的啟豐行會計潘子健,逼高爾喬要心甘情願的嫁給許文翰。

第 5 集

佟本善知道潘子健的事情馬上就去見他,答應要幫他拿回他應得的東西,他安排潘子健在董幗馨就任賢達會總理、媒體齊聚的這天,直接到會場哭訴自己被啟豐行無故解聘,高爾泰為了解這次之危,也是為了在父親面前表現一下,答應會再次聘僱潘子健。原來佟本善的好朋友羅一當年也是被佟本善解救,才幸運保住雙手,也才有今日的平穩日子,所以從那之後,他都一直跟著佟本善、幫佟本善做事。佟本善終於露出真面目了,他的真正目的是併吞家福,他為了實現這個目的,眼睜睜看著徐芯的弟弟徐安投資別人蓄意炒作的股票,結果被套牢,害的徐芯非常煩惱要去哪裡生出錢來給弟弟還錢。




佟本善看到上次高爾喬在家福醬園扭到腳,遂送了一雙平底鞋給高爾喬。

第 6 集












高爾泰帶著大把的現金再次出現要收購家福,結果被佟本善狠狠的拒絕了,徐芯走投無路,只好把徐安欠債的事情說出,主動將家福剩下7成的股份賣改佟本善。佟本善依然持續向高爾喬放電,首先寫信希望高爾喬不要因為自己拒絕把家福賣給高爾泰生氣,後來更讓高爾喬知道之前送她的那雙平底鞋是特別訂製,佟本善不但陪著高爾喬淋雨逛街,還彎下身子親自幫她擦腳上的汙泥,最後答應要將家福賣給高爾喬。高爾泰帶著大批人馬來趕家福醬園的人,徐芯一家人才知道佟本善已經將家福賣給高家,徐芯到處找佟本善,但佟本善彷彿人間蒸發般......

第 7~8 集

原來佟本善躲回南京老家了,在第7集中交代了李浩是怎麼變成佟本善的,當初李浩被董幗馨推下河後,李浩幸運沒死,輾轉來到南京,遇到佟家善心的管家,李浩在南京靠著幫人上學、當騙子、假造學歷,慢慢累積自己復仇的能力,直到佟家老爺病重,佟家少爺在趕回來的途中車禍死亡,無計可施之下,李浩假扮佟本善送佟老爺最後一程,最後更要求佟家管家將佟本善的身分借給自己當復仇的工具。徐芯一家抗爭失敗,家福醬園還是被高家改建成絲綢廠,徐芯胃穿孔住進了醫院......




佟本善到醫院,沒見徐芯就走了,但徐芯追了出來,佟本善告訴徐芯之前所有對她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是假的,徹底粉碎徐芯心目中的那個好人佟本善。徐芯在佟本善徹底毀滅自己的美好想像之後,決定要振作,重新租塊地,重建家福醬園,沒想到還在跟地主討價還價談地租時,地竟然被買走了,而買它的竟然是羅一。董幗馨利用自己的病,逼高爾喬快點嫁給許文翰,另一邊佟本善用盡辦法勾引高爾喬,高爾喬已經慢慢掉入佟本善設下的愛情陷阱。



第 9~10 集

佟本善這集使出的追喬計畫是─送個大訂單給她,讓她忙到沒時間結婚,果然讓高爾喬又更陷入佟本善的陷阱中。高兆堂知道董幗馨是裝病,遂支持高爾喬延後婚事。徐芯三兄妹假扮風水師,騙買了那塊地的羅一那塊地風水不好,羅一才用很低的價錢租給徐芯,但原來這都是佟本善的計謀,他讓羅一出面買下那塊地,再以很低的價錢租給徐芯,等幾個月後,羅一假扮的那個賈老闆消失無蹤,徐芯就不用再繳地租,也就可以再次擁有新家福。徐芯雖然全心投入新家福的籌建,但心底還是對佟本善的欺騙感到很傷心,心裡負擔太大,於是全身都出現不適的症狀,她和主治醫生原佑軒成為好朋友,她將她心裡的創傷都說給他聽了。佟本善偷偷打電報給在香港讀書的高爾雅告訴她董幗馨病重的消息,高爾雅以此為借口跑回家。

董幗馨得知高爾雅在學校搞出師生戀,還被對方妻子跑到學校搧巴掌,她狠狠的罵過高爾雅,但還是幫高爾雅對高兆堂隱瞞這件事。佟本善當初偷打電報給高爾雅,就是為了爆出這粧醜事,沒想到被董幗馨隱瞞了,只好又假藉高爾雅學校的校長打電報給高兆堂,高兆堂知道之後非常生氣,加上高爾喬爆出高爾泰用同樣的價格,買進品質很差的染料,從中收取很高的佣金,高兆堂氣到連飯都吃不下,決定收回啟豐行一切帳目親自過目。徐芯意外發現,原來賈老闆是羅一假扮的,而又發現佟本善跟羅一認識,她以此質問佟本善......。溫柔很看好原佑軒,極力促成徐芯跟原佑軒,而高兆堂早就知道原佑軒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親生兒子。

第 11~12 集

新家福土地的新主人原來是佟本善,佟本善本來想要徐芯直接收下新家福的地,但徐芯不答應,佟本善只好開出要徐芯每天送三菜一湯的醬油餐來做為交換。佟本善借花獻佛將這個醬油餐拿給高爾喬帶回家給氣到不肯吃飯的高兆堂吃。徐芯本來想把醬油餐送到就好,並不想再見到佟本善,但佟本善規定徐芯每天送來的餐點都要給他嘗過味道,說可以才可以,一日,天氣很冷,但徐芯趕著送醬油餐來給佟本善,身上穿的很單薄,被佟本善發現她有點咳嗽,解下自己的圍巾幫她帶上,還說了很多氣徐芯不懂得照顧自己的話,徐芯氣的一把抓下圍巾,並直言「就算我病得起不了身,我也會爬起來做醬油餐給你」。隔日,徐芯果然發起高燒,過了送餐的時間很久,徐芯都沒出現,佟本善有點擔心的走到徐芯的家,看到徐芯身體不舒服還硬撐著做食物,結果在廚房自己一個人哭了起來,佟本善故意惡言相向,逼得徐芯將不想再做醬油餐的想法一吐為快。佟本善路過徐芯的房間,看到徐芯窗戶沒關,進去幫她關上,結果看到她在月曆上畫了很多個叉叉,甚至把去年12月6號那天整個塗滿(佟本善跟徐芯坦白自己對她做的一切都是假的那天)。

佟本善和羅一查出原來原佑軒就是高兆堂的私生子,高兆堂原本想疏離架空高爾泰,利用高爾喬奪回對啟豐行的控制權,然後將啟豐行交給原佑軒,他知道自己鬥不過董幗馨,所以雖然把原佑軒叫回廣州,但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佟本善為了加快高兆堂實行這個計畫,所以派人假扮雲姨跟蹤高兆堂,還派人破壞原玉瓊(原佑軒的母親)的塔位,營造出董幗馨已經知道高兆堂秘密的假象,氣的高兆堂藉策畫了他跟董幗馨結婚30周年派對,想將這個秘密公告於眾。徐芯發現她母親記憶狀況越來越差,驚得她跟原佑軒求救,原佑軒剛開始跟她說她母親沒事,後來才跟她說其實她母親是腦部開始退化,這種狀況只會越來越嚴重,而且無藥可治。原佑軒並不想接手啟豐行,遂開始安排離開廣州。佟本善漸漸將「魔手」伸向高爾雅,開始用曖昧的話來勾引高爾雅。

第 13~14 集

原佑軒打定主意要離開廣州,徐芯來送行,石叔突然出現跟他說了當年佟本善被當作他的替身進入高家的故事,原佑軒很猶豫到底要不要相信石叔的話,徐芯跟他說:「我不知道什麼才是對的,但我知道留在家人身邊一定不會有錯」,這句話打動了原佑軒,原佑軒決定留在廣州。高兆堂如願向大眾公佈原佑軒的真實身分,也要求原佑軒辭去醫生的工作,進入啟豐行。徐芯跟原佑軒一起向徐家大小說明他們母親的病,他們難過得抱在一起哭,但還是決定要好好照顧母親。徐芯意外從佟本善秘書那裡知道,最近送去的醬油餐都是佟本善自己一個人吃光的,害得他吃得胃都不舒服了。這日,徐芯送去的醬油餐的菜色都是當日佟本善買下家福全部股權後,徐芯感謝為感謝他解燃眉之急而做得那餐,佟本善看到菜色,邊吃邊回憶那晚邊流淚,徐芯也在辦公室外陪著流淚......

佟本善送高爾喬回家後,故意在高家門前徘徊,想讓高爾喬相信自己喜歡她喜歡到不捨離去,結果被高爾雅看到,以為佟本善是為了看她才來的,佟本善沒有否認她的話,讓高爾雅更加以為佟本善喜歡她。徐芯對佟本善的真心感到很疑惑,就向她說得「為什麼所有人都等不到自己想等的人,佟本善等不到牛奶糖,徐芯等不到佟本善,原醫生等不到徐芯」。佟本善告訴高爾喬自己要離開廣州幾日到韶關談生意,因為要離開高爾喬一陣子所以很不捨,所以一直纏著高爾喬,還帶高爾喬到郊外的別墅,在那裏訴離情,將高爾喬的心牢牢拴住。石叔離開廣州前到佛寺幫佟本善祈福,結果被徐芯撞見,徐芯懷疑當日石叔說的那個故事,就是佟本善的故事,所以她跟蹤佟本善回到他家,要佟本善把所有隱瞞得事情都說清楚。

第 15~16 集

佟本善原本不想理她,放她一人在外面吹冷風,徐芯不肯離去一定要聽到真相,佟本善不忍她整夜在外面吹風,只好心軟放她進來,給她看他身上滿佈的大小傷疤,跟她說明他跟董幗馨的恩怨。董幗馨意外得知媳婦百慧懷孕了,但她想要打胎,她原本想叫高爾泰好好哄百慧,讓她把孩子生下來,沒想到高爾泰卻一口咬定這個孩子不是他的,後來高爾泰被董幗馨逼急了,才失口說出是自己不孕。董幗馨知道之後,要求百慧把那個不知道父親是誰的小孩生下來,當做高爾泰的孩子,好爭家產。佟本善跟高爾喬說高爾雅好像以為他上啟豐是為了見她,高爾雅以為自己喜歡的是她,高爾喬聽了就非常積極的幫高爾雅找新學校,並鼓吹董幗馨快點把高爾雅送去念書,免得她在搞出愛上有婦之夫的醜事。高爾雅非常反抗,佟本善跟她說,因為他跟她是玩真的,所以希望她可以去讀書,變成熟懂事,將來可以跟她結婚。高爾雅跑到啟豐向高爾喬挑釁,叫她不要自作多情以為佟本善喜歡她。最後高爾雅決定離家出走,佟本善利用這次機會也消失了好多天......

幾日後,高爾雅哭哭啼啼的回家,說自己跟佟本善這幾日都在旅館裡足不出戶,裝可憐跟董幗馨懺悔說自己不該這麼做,高爾喬一看就知道她在撒謊,很生氣的跟她爭執。高爾喬一轉身就馬上跑去跟佟本善求證,佟本善說他這幾日去了韶關談生意,高爾雅尾隨他到了韶關,但沒有發生高爾雅說的同住一間房的事情。高爾雅約佟本善見面,但她被董幗馨關住,董幗馨代替高爾雅去見佟本善,佟本善卻跟她說,是高爾雅自己以為他喜歡她,他其實比較中意成熟的女性,比方說高爾喬。董幗馨叫許文翰多點時間來陪高爾喬,這讓高爾喬在很忙的工作之餘,還要抽出時間跟精力跟許文翰出去吃飯約會,使得高爾喬越來越不耐煩,終於跟許文翰說自己的工作很忙,叫他不要再來約她了。星期日,高爾喬假裝要跟許文翰約會,一大早就出門了,但她是想到郊外的別墅跟佟本善見面,董幗馨跑到高爾喬的辦公室發現了那棟別墅的地契,也跟著高爾喬到了那棟別墅,幸好當時佟本善不在那裡,高爾喬才可以騙董幗馨說那棟別墅是她買的,這一切都在佟本善的計畫中,他叫潘子健偷偷把地契放進高爾喬的文件裡讓董幗馨發現,為的就是讓董幗馨跟高爾喬母女反目。

第 17 集

佟本善假裝受到董幗馨派來的殺手威脅生命,為高爾喬跟董幗馨的反目投下最後一簇火藥。佟本善在街上遇到忘了回家路的林玉嫻(徐芯的母親),他跟她介紹說自己認識她的女兒徐芯,沒想到林玉嫻竟然回他,她沒有生女兒,徐芯是她跟她老公當年在街上撿到的,撿到的時候正發著高燒,而且左腿還瘸了,她穿在身上的衣服繡的名字就是唐糖,佟本善聽了很激動,急著要她回家拿那件衣服給他看,卻在半路遇到徐平,徐平以為佟本善又要做什麼壞事,生氣得把他趕走。佟本善跑到他跟牛奶糖約定的涼亭,一把抱住也在那裡的徐芯,要徐芯給他一點時間,讓他把復仇的事情做個完結,就會再來找她,卻被逃出房門尾隨佟本善而來的高爾雅看到,高爾雅跑去跟佟本善吵,佟本善罵她幼稚,自己根本就不喜歡她,高爾雅生氣的跑去找徐芯,跟徐芯起了爭執,一把把許芯推下山坡,徐芯左腳傷得很嚴重,因為原本就有舊傷,所以有瘸了的可能。高爾喬下定決心要跟佟本善在一起,她跟許文翰提要解除婚約,沒想到許文翰一時想不開吞藥自殺,雖然被救回來,但他的父母跑上高家吵,高爾喬很斬釘截鐵的說她一定要跟許文翰解除婚約,而後就收拾行李要離開高家,董幗馨說她竟然要離開高家,就什麼都不能帶走,高爾喬氣到只帶著佟本善送的一件衣服和一雙鞋子就走了,臨走前董幗馨還撂下狠話,說就算高爾喬以後一無所有,也不可以回來。高爾喬跑到郊外的別墅,卻只發現一封佟本善留下的信,信上寫他會接近高爾喬都是有目地的,他根本沒愛過高爾喬。佟本善知道是高爾雅弄傷徐芯的,而董幗馨又賄賂警察廳上下,讓警察吃下這個案子然後連夜送走高爾雅,他原本想截下高爾雅,卻失敗了。

第 18 集

董幗馨決心要查出佟本善的底細,要查出佟本善為什麼要蓄意搞的高家破裂。徐芯出院了,但看到大家面對她時都強顏歡笑覺得很奇怪,加上林玉嫻說了很奇怪的話,讓她逼問徐平有關她6歲那年的事,徐平被逼不過說了出口,也給徐芯看了件繡了唐糖的衣服,徐芯很高興的跑去跟佟本善相認,佟本善終於送出那累積了一瓶又一瓶之前都送不出去的牛奶糖給徐芯,兩人回憶當年,開心的度過一天,佟本善要徐芯等他,等他把董幗馨徹底打倒,就會回來跟徐芯一起生活。百慧突然暈倒被送進醫院,佟本善跟原佑軒先後到了醫院問徐芯腳的情況,意外撞見百慧的主治醫生方醫生喝得醉醺醺,佟本善要羅一調查後發現,原來董幗馨跟高爾泰要方醫生隱瞞百慧她身體的真正情況,要百慧把孩子生下來。














第 19~20 集

佟本善跟百慧、方醫生、許廳長(許文翰的父親)一起召開記者會,百慧在記者會上坦白自己的小孩是怎麼來的,說董幗馨為了爭家產要她生下這個孩子,又說自己之前昏倒是因為她心臟腫大,血壓很高,如果繼續懷孕她很可能會死,但董幗馨和高爾泰知道後,不但對百慧隱瞞真相,還要她安心生下小孩,高兆堂聽到這個消息很生氣,氣到當場跟高爾泰斷絕父子關係,還把董幗馨跟高爾泰趕出高家。這個消息馬上就變成廣州的頭條大新聞,徐芯藉著這次機會跟徐家的一眾老小說明佟本善其實沒那麼壞,連新家福的地都是他買的。高兆堂被氣到中風。董幗馨在佛寺故做懺悔姿態,高爾泰看她整日念佛很著急,自己帶人回高家搬東西,結果遇到回來收拾東西的百慧,他氣得要掐死百慧,被趕回來的原佑軒阻止,原佑軒揚言要報警來抓高爾泰,高爾泰氣不過拿花瓶砸向原佑軒,幸好原佑軒只是輕微擦破皮而已。董幗馨暗中派雲姨調查原佑軒的出入時間,發現他固定會在晚上八點照顧完高兆堂,又返回啟豐工作。這日,董幗馨決定對原佑軒動手,佟本善透過安排在董幗馨身旁的眼線得知此事,趕到時啟豐已經起火了......

董幗馨收買的警察廳陳隊長向她報告啟豐起火,已經把原佑軒跟佟本善燒死了,董幗馨隔天就馬上夥同高爾泰一起把高兆堂接回家,召集啟豐的員工跟股東,解除高兆堂之前的律師,另聘一名律師宣布高兆堂的遺囑,正當董幗馨志得意滿之際,原佑軒跟佟本善突然出現,說出是董幗馨放火想要燒死原佑軒,然後嫁禍佟本善,而他們逃出火場後就去跟許廳長批露這件事,許廳長聽了很生氣去質問陳隊長,陳隊長承認此事,他們將計就計要陳隊長去跟董幗馨說已經把原佑軒跟佟本善燒死了的話,許廳長以殺人放火的罪刑將董幗馨跟高爾泰押走。董幗馨在獄中將所有犯罪都攬到自己身上,要高爾泰被放出去後,去拿董幗馨早就藏在外面的財產東山再起,然後再來救董幗馨,高爾泰在趕路途中,被尾隨的彭經理搶劫,兩人在打鬥拉扯中,雙雙跌落山坡,高爾泰頭撞到石頭,不幸身亡,董幗馨在獄中心臟病發,高爾喬前去探視,董幗馨即使到了落得這種下場,還再怪高爾喬引狼入室,並且把佟本善故意欺騙高爾喬感情的事告訴高爾喬。佟本善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跟徐芯在一起了,原佑軒幫徐芯安排上海很好的骨科醫生來幫徐芯開刀,但徐芯左腿受傷部分的碎骨太多,即使是手術後也無法恢復正常走路,佟本善在病房裡跟徐芯求婚,卻被在外面的高爾喬聽到了。第 21 集(大結局)








第 21 集(大結局)

高爾喬事先吃了很多安眠藥,去找佟本善理論,佟本善坦言他對不起高爾喬,高爾喬拿出預藏的刀子刺向佟本善,自己也藥效發作昏死過去,佟本善向人求救,要他先去就高爾喬,自己則是帶著很重的傷獨自離開。徐芯原本滿心歡喜的做醬油餐要給佟本善吃,結果始終都等不到佟本善的出現,最後出現得竟然是羅一和佟本善失蹤的消息。徐芯悲痛欲絕,一晚,有一個男人送來佟本善原本想要還給徐芯的戒指,上面原本刻著的「徐芯」被佟本善多加了一個字,變成了「佟徐芯」。高爾雅在上海變成某富商的情婦。徐芯帶著那個戒指,在佟本善的老家一直傻傻得等佟本善回來,雖然後來徐芯手術成功,又可行動自如,但6年過去了,佟本善始終都沒回來,從前是佟本善等牛奶糖,現在則換成徐芯等佟本善。佟本善在消失前在心中跟徐芯約定「下一輩子再見」,徐芯也在心裡跟佟本善約定「下一輩子再見」。






心得:

真得很精采,劇情掌握方面非常的厲害,因為只有短短的21集,所以在劇情安排方面非常緊湊,幾乎每集都有很多爆點,所以平均下來大概幾十分鐘就有一個爆點,幾乎沒有很無趣的敘事橋段,雖然它故事進展很快,也沒落下人物情感的描寫,它把佟本善對牛奶糖的思念、對高家的痛恨、對徐芯的情不自禁都描寫得十分到位。

佟本善這個角色真的寫得太情聖了,他非常能把握高爾喬跟高爾泰的情緒轉折,他對高爾喬是一副非常成熟、深情又溫柔體貼的樣子,他可以彎下身子親自為高爾喬穿鞋子,做出很多、說了很多高爾喬在許文翰那裡得不到的戀愛滋味,讓高爾喬一頭栽進他的愛情陷阱,最後甚至義無反顧為了愛他而反抗董幗馨、逃離高家,而他知道高爾雅喜歡得是成熟的男人,所以在高爾雅面前則是擺出教訓她要懂事,非常理性得成熟男人樣,又說話勾的高爾雅心癢癢,其實以高爾喬跟高爾雅這兩對姊妹來說,高爾喬比較值得同情,高爾喬完全是佟本善費了好大的工夫刻意接近,才完全愛上佟本善,而高爾雅則是佟本善說兩句曖昧的話,她就自己以為佟本善喜歡她,她會這麼容易掉入佟本善的愛情陷阱,有很大的部分是她自作多情造成的。佟本善蓄意去騙徐芯、高爾喬、高爾雅這三個女人的感情,照理來說,應該會讓觀眾很討厭,但因為劇情在一方面又把佟本善安排的感情很豐富,讓觀眾討厭不起來,像是他知道徐芯不能沒有家福,雖然他為了接近高家騙走了家福,但他還是買了新的一塊地來給徐芯建立新家福;他跟羅一的兄弟情也顯露他的長情,他不但跟羅一感情很好,他看到羅一為了幫他辦事,不得已離開廣州結果得罪他的女朋友蘇菲(也就是佟本善的秘書),他就偷偷以羅一的名義訂花向蘇菲陪罪,他對高家以外的人來講,都是有情有義的人。黃浩然在裡面哭得好慘阿,大概是哭戲最多的男主角了,不過他一哭就顯得佟本善這個角色的長情,令人都快要忘了佟本善的惡了。

他跟董幗馨的鬥爭是最精采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太痛恨董幗馨,所以很了解董幗馨的做法,董幗馨出什麼招,他都可以事先先想到,他出什麼招董幗馨會怎麼反應,他也算得很準,所以他總能做好事前準備,讓董幗馨一步一步落入他復仇的陷阱,但還是有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像是高爾雅幼稚得跑去找徐芯吵架,氣得把徐芯推下山坡,害徐芯左腳瘸了,還有最後高爾喬找他報復,害的他跟分散多年的徐芯可以相聚的時間時間太短太短,這些對徐芯的傷害是他最不想見到,卻還是發生的事。如果佟本善可以早一點發現徐芯就是他等了又等的牛奶糖,他應該可以早點放下對高家仇恨,或是對高家略加報復就收手,不會最後搞得跟高家同歸於盡,那他就可以跟徐芯過多一點幸福的日子。

董幗馨最疼的就是她的兒子高爾泰,可惜高爾泰太不成材了,董幗馨對高爾喬、高爾雅已經不是母親對女兒了,她只把這兩個女兒當棋子,尤其是對高爾喬,她直到最後在獄中臨死前,還再怪高爾喬,絲毫都沒反省自己,沒有承認是自己當年太狠心,才會招致佟本善這一連串的報復,雖然她千算萬算都要將高爾泰送上啟豐主事人的位子,可惜她還是算不過佟本善、算不過老天爺,佟本善最終將這兩個人送進監獄,老天爺則安排對高爾泰怨恨已深的人在高爾泰準備東山再起之路上等著他,董幗馨算了一生的計謀徹底落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