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要再濃烈一點,

要麼救人,要麼殺人…

我理解的愛情就是這樣

 


介紹:

作者:Twentine  
出版社:青島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3/30
卷數:簡體版   全   1   本

 

 

“許輝,許諾的許,光輝的輝。”
“你呢?”
“白璐。”
“哦。一行白鷺上青天啊?”
白璐笑笑。
璐與鷺,她與他就像是這一字之差。
開端並不完美。

 

 

初遇時,他孤獨、桀驁、逃避所有,仿佛在與整個世界為敵。
她沉靜、嬌小、戴著眼鏡,細細的眉,整個人都淡淡的。 

她與所有主動靠近他的女孩子不同,她沉默冷淡得仿佛不存在,卻又處處都有著她的痕跡。
白璐算計每一個靠近的步驟,精妙地把握著節奏。不冷不熱。仿佛影子。
她說:“你明知道自己不一樣。”
許輝冷笑了一聲,身體輕動,慢慢坐直了。臉上的冷笑還沒散去。
他不在意地說:“怎麼不一樣,我有兩個腦袋?”
白璐的聲音落在許輝微垂的睫毛之上。
“你明知道別人那麼容易就會喜歡上你。”
許輝怔住了。

《贈品》


                                                                 ↑海報圖

↑卡片圖

 

 

心得:



“「輕輕易易就能給,輕輕易易就能收回的,算不上愛情。」
蔣茹茫然地問:「那你說什麼是愛情?」
「可能要再濃烈一點。」站住腳步,白璐看著灰黃的街道,思索著,輕聲說:「要麼救人,要麼殺人……」
夜風帶著泥土的腥味。
「我理解的愛情就是這樣。」”

 
忍冬花語「活在過去」,跟許輝不謀而合,可是他不是沉溺於過往快樂的回憶,而是沉淪於過往悲傷的往事裡,讓自己、周圍的人都活的不痛快,更用放逐自己來釋放自己心中的罪惡感和對那些總是把錯怪到他身上的人作無言的抗議。
 
忍冬還有另一個花語「無私奉獻的愛」,跟後期的白璐也不謀而合,再次相遇之後的白璐,懷著愧疚和心疼的心,總是默默的關心著許輝。

 

白璐從前是騙過許輝,可是這世上大概再也沒有人比白璐更了解許輝了,她能看透他隱藏在冷漠底下的真實心情,更重要的是她可以讓許輝有所依靠,還讓許輝想要變得更好,同時也是說許輝,為愛的人所有都可以付出,他當初可是懷著一腔純情愛著白璐,不但幫白璐借錢還要跟著白璐到她所在的城市。
 
白璐因為蔣茹的關係設下計謀認識了許輝,雖然蔣茹失戀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可是白璐也不是那種意氣用事的姑娘,她會設下計謀一步步靠近許輝,是那一天雨夜的鬼使神差,也是對蔣茹的不捨心疼,所以她懷抱著目的刻意與許輝認識的。

 

可是就整個故事來看,我不會說白璐是個心機女,因為許輝除了長的帥又有錢外,個性十分彆扭難相處,大概也只有白璐這麼聰明心細的人可以看透許輝的偽裝,還可以跟他相處融洽。
 
而且除了剛開始白璐的刻意接近之外,之後主動聯繫、主動邀約的人都是許輝,所以最多也只能說是白璐的刻意製造了兩人最初的聯繫。

 

白璐像水一般的純淨與寧靜,一點一滴流進許輝傷痕累累的心,然後拾起這顆受傷的心呵護著,雖然白璐的欺騙免不了造成許輝的傷害,可是許輝最終會拋棄如此荒唐的日子裡,並且與過往傷痛中於可以和平共處,白璐還是居功至偉。
 

「你說吧,你想考哪個大學?」許輝費力地看著她,「211,985……想去哪所,留在這裡還是去外地。」
白璐有點慌神,「什麼?」
說啊。」
許輝的手掌一點一點地恢復力氣。
錢我給你,你願意用在誰身上就用在誰身上。你肯定是要上大學的,我去你的城市。」
白璐甩開許輝的手,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
許輝緊盯著她,繁雜的目光中,漸漸似乎也有了怒意。
還不夠?」
白璐下頜縮緊,「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
許輝似乎想笑,可試了幾次都笑不出來,最後不由自主地化成了哽咽。
你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嗯?……白璐?」
手腳發涼。
他之前也喚過她許多次,可她卻敏感地察覺,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許輝。」
「你說。」
他幹乾脆脆地看著她,等待著她的回答——亦或是解釋。
白璐被他這樣的姿態喚醒,站直身體,看著他。
沒什麼。」
「沒什麼?」
靜了幾秒,白璐又開口:「沒什麼……」
許輝慢慢從沙發裡站起身。
他好像瘦了,才幾天的功夫。
白璐……
他只叫了一個名字,聲線就忍不住顫抖。
聽不出是委屈,是傷心,還是憤怒。
你不能這樣。」
怎樣?」
許輝上下唇互碰,連番幾次。
他因為白璐的反問大口吸氣。
怎樣?」許輝指著白璐,聲音提高時,啞了的嗓子更明顯了。
「你還問我怎樣?你這個時候還跟我裝?」
入冬,到底有些冷,白璐抬手臂,抱住自己。
與許輝對視。
許輝還指著她,他憔悴的臉更為清晰。「你就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白璐嘴抿成一條線,也在固執地堅守什麼。
許輝好像一塊下一秒就要破碎的玻璃,點著頭,眼淚鼻涕一起往下流。
「好,那你跟我道個歉,我就當沒發生過……」
白璐依舊安靜。
許輝忽然嘶啞大吼,「你他媽給我道個歉——!你之前不是很會說對不起麼!怎麼現在不會了!?怎麼該說的時候就不說了!」
白璐手指無意識地繃緊,「我為什麼道歉,你道過歉麼。」
許輝平靜地看著她。「我對你,沒有需要道歉的。」他猶自嘴硬著,「其他人我不管,跟我沒關係!」”
 

許輝雖然讓過往傷得傷痕累累,可是他仍然是個相當單純的人,他對他不想搭理的人來說非常冷漠難相處,可是對他愛的人來說,卻是全心全意的付出。

 

最初他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是,先幫白璐借一筆錢,解決了白璐妹妹的手術費(當然是白璐撒謊的),然後看白璐上哪裡上大學,自己就跟到那個城市,甚至當他知道白璐是懷著目的認識他的,連自己的名字都是編造的時候,他很痛苦,可是他說只要白璐道歉,就可以往事一筆勾銷,他可以對自己殘忍,只因為他是這麼想留住自己喜歡的人,他甚至可以不在乎那些欺騙。
 

“世上本來就沒有真正的原諒,所有的路,踩過都會留痕。
可我依然感恩。
因為在人生最難的路上,善拖著惡在走,愛背著罪前行。
等跨過這片荊棘林,回頭看時,真假善惡皆是我心。”

 
不同於《他知道風從哪個方向來》中的男女主角,都已經在時光與歲月的洗禮下成熟到可以放下傷痛釋然,故事中的許輝還太年輕,經歷過得時光還不夠把過往的傷痛跟內疚弭平,所以他選了最笨的方法,一直逃避過往曾經被他傷害過的人,然後一直任由內疚將內心的傷痛越鑿越深。

 

如果他沒有白璐與孫玉河一直把他從懸崖邊拉回來,相信時候的許輝絕對會更加荒誕不堪,不過幸好他遇到了白璐,是白璐要他回過頭去看看,看看那些曾經被他傷害過的人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想像的那麼悲慘,他是不是真的要繼續把自己的生活過得那麼悲慘來贖罪。
 
許輝弟弟的受傷,是許輝自我放逐很大的主因,可是許輝的父母難道都沒有責任嗎?放任一個才十歲大的小孩到處亂跑,等出事了才將所有的過錯都怪到許輝身上,許輝的父母怪他就算了,他們請來陪伴繼母的傭人也跟著同仇敵愾的什麼勁?他們肆意的將自己的過錯跟傷痛通通加諸在這個十幾歲的少年身上,也就莫怪許輝會在偏路上越走越偏了,許輝不只是一個有過往傷痛的人,更是一個缺乏關愛的少年。
 
整個故事的氛圍就像白璐的性格,淡淡卻可以瞥見深情,非常強烈的情緒跟劇情起伏甚少,許輝與白璐雖然相當年輕,卻因為過往的陰影而沒有年少時光的輕狂,許輝是過往的傷痕造就他以放逐自己來贖罪,尤其是在白璐離去之後這種情況有增無減。

 

雖然他痛恨大家將過錯一股腦通通加諸於他身上,可是因為內心的罪惡感跟內疚,讓他將這種痛恨也當成自己的過錯,於是就這樣過起逃避且自我放逐的生活,以傷害自己的身體與心靈來贖罪和無言抗議,也許會有人嫌這個故事的情感起伏太淡,可是許輝這個角色非常值得深思與探討,現在社會上有這麼都問題青年,究其原因十之八九都跟家庭環境脫離不了干係,有錢有物質的享受並不能把一個孩子教好,重點還是父母的態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