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面前,沒有人可以毫不畏懼。
然而我們卻選擇了向死亡邁進......

 

 

 

 

 

 

 

 

介紹:

作者:南派三叔、乾坤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11/02/25

 

 

《盜墓筆記》作者南派三叔 讓人不忍呼吸的歷史懸疑力作 
神祕的怒江流域,隱藏著無限奧秘玄機。
看各具神通的十人小組,如何在窮山惡水間達成不可能的任務,
在詭祕征途中,尋覓最後一絲生機,揭開塵封於史料的滇緬傳奇。

 

 

我們的故事還在繼續,
圖的不是這短暫的生命,而是未知的自由。

 

(上卷概述)

  趙半括是誤打誤撞進入這個小隊的。

不明就裡的任務、莫名其妙的組合,我們就這樣進入傳說中十人進無人回的野人山。想當年,數十萬大軍進入滇緬山區作戰,最後平安撤退只剩數千人,我們未來的命運可想而知。

那片看似平常的叢林,好似擁有生命一般,如影隨行的詭譎目光、神秘任務的寶藏誘惑、不見首尾的潛在敵人,危機四伏好像早已不足以形容我們的際遇。

親眼見識過食人綠蟻的威力與滿地沼澤屍塚的惡臭,數天之後,我們來到一處開滿九月蒲公英的森林,大片的蓬白絨球夾擁著嫩黃的花朵,鋪了滿地,像似海洋一般。進入其中赫然發現大批的佛像遺跡,任務這才正式開始,但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下卷概述)

在死亡面前,沒有人可以毫不畏懼。
然而我們卻選擇了向死亡邁進。

這片深邃叢林是連土著都無人敢靠近的惡魔居住地,而我們卻受困在這裡,執行不可知的任務,還被行蹤飄忽不定的敵人追趕著。

英、美、德、日各方勢力彙集於此,他們的目的無他,只為了搶奪這個神祕盒子。本以為取得神秘盒子之後就該結束的任務,卻出現了截然不同的變化。恐怖的巨型生物緊跟著我們窮追不捨,是受到神祕盒子的吸引,還是有其他誘因?

隊長始終沒解釋這個任務的實際目的,但我們的夥伴一一折損,最後大夥因此分道揚鑣,但這一別,竟然就是永別。

再次進入野人山,除了報仇,我們還要找尋背後的真相,但當真相揭曉的那一瞬間,我們終於發現,先前種種的際遇卻是如此不值一提。……

 

《怒江之戰》特點:

一、創作靈感來源於南派三叔的親身經歷:

 

「2009年初,我在東南亞旅遊,閒逛時,我來到緬甸的一條小街上,那裡有很多臨街住戶擺著攤子,大多數是些小工藝品還有吃食等等。說實話,那些一看就是賣給遊客的紀念品什麼的,其實對我沒有什麼吸引力,只是走走看看而已。然而,就在同行的朋友走進一家服裝店後,我無聊地在周圍打量,發現有個角落擺放著一張香案,令人奇怪的是,上面供奉的不是佛像,而是一塊中文牌位。我很好奇,走過去和老闆攀談起來。那個老闆會說中文,他告訴我,這個牌位是他的爺爺,當年遺留在緬甸的中國遠征軍,隨後他講述老人的一生,我開始對這段抗戰歷史產生了濃重的興趣。回去後,那個牌位時常在我眼前出現,我怎麼也忘不了那個老人的一生,於是我找了很多資料,開始對這段塵封的歷史有了一些完全無法想像的認識。」

 

二、取材真實的二戰背景,慘痛的回憶讓人不忍呼吸。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期間,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境內正面對抗日軍,歷時三年有餘。期間中國投入兵力總計四十萬人,傷亡大約二十萬人。這些赴緬遠征軍用鮮血和生命書寫了抗日戰爭史上極為悲壯的一筆。但是,這段歷史的親歷者們,沒有得到他們應得的榮譽,甚至早已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被淡忘。南派三叔原本只是出於好奇,進行了大量的深入調研,到最後除了對那些遠征軍英雄們肅然起敬外,也試圖針對許多史料未載的疑問尋求答案——比如遠征軍的傷亡為什麼會如此慘重?怒江大潰敗時,他們在胡康河谷的原始叢林裡又經歷了什麼?

 

三、隱藏在戰爭機密檔案中的詭異事件,長達半世紀的謎團初露端倪。

 

二戰留給世人的,除了無數的屍體、支離破碎的家庭以及仇恨外,還有大量浩瀚的軍事機密檔案。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部分當年的軍事機密檔案逐漸解密,讓很多曾經疑雲籠罩的軍事事件露出端倪。同時,也有很多聰明人,在這些檔案中,察覺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現象,「哈弗維轟炸」就是其中一項。印緬戰區滇緬戰役,英國印度空軍起飛上萬架次,對在緬甸的日本軍隊進行空中壓制。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這樣的壓制任務裡,1942年前後,英國駐印空軍卻屢次針對一個沒有任何戰略價值的地方進行轟炸。這就是《怒江之戰》的背景,也是整個故事的起點。
 

 

 


心得:
 


《怒江之戰》以二次大戰時期的那場在歷史課本上總是被草草幾句話帶過,但事實上卻是一場用了數十萬中國青年的熱血與生命堆砌的壯烈之戰的中國遠征軍們為故事主角的背景,在那個充滿悲壯及熱血的大時代之下,由十個身負異稟的遠征軍人組成小組深入野人山所展開的一場超乎想像、精采刺激兼之灑熱血的悲壯神秘任務故事。
 
野人山這個地理環境對這些小組成員來講,就是一個充滿了未知與凶險的地方,第一次遠征軍後期杜聿明的大部隊從野人山撤退,卻在這片森林裡折損了幾乎大半的兵力,從此野人山這個地名對這些遠征軍來說幾乎就是惡夢的代表。

 

然而這十個從各個單位聚集而來的小隊成員,在完全不知道任務目標的情況下,幾乎只能帶著職業軍人最基本的服從,盲目跟隨隊長廖國仁進入這片凶險之地,完成那件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任務的任務,故事以匆促被召集入隊的趙半括為主角,從他的視角講述他人生中的那兩段野人山歷險。

 

第一次進野人山的時候,完全不知道任務內容是什麼,對野人山的環境也相當陌生,隨著小隊成員深入森林,完全不同於大會戰的那種衝鋒陷陣的考驗也一一降臨在這些成員身上,雖然小隊的每個成員都各有所長,但再怎麼各有所長,依然敵不過未知森林自然力量,他們在這片森林裡的最大敵人不只是神出鬼沒的日軍,更多時候是隱藏在這片未知森林之下的陷阱。
 
比較趙半括兩次的野人山歷險,第一次進入野人山的時候,趙半括跟其他成員一樣,對任務內容完全一無所知,完全只能依賴隊長廖國仁的判斷跟帶隊,自己能憑仗的只有長年累積下來的實戰經驗和直覺來面對所有突發狀況,然而神出鬼沒日軍可以靠著精良的武器擺平,但凶險的自然環境卻讓他們一再著了道。

 

如果不是出奇的好運,他們可能就像那些之前進入野人山執行任務的外國隊伍,在這片原始森林裡全軍覆沒,在第一次的野人山歷險中除了驚險刺激的與日軍和大自然對戰之外,幾乎每個折損的小隊成員都是相當壯烈的,像是草三、古斯卡、大牛、刀子(雖然最後沒死)等,他們也許不是什麼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但他們心底存在的那種兄弟情誼和真性情,絕對是條漢子,這些人的死亡,都是一段相當悲壯且讓人揪心的壯烈犧牲。

 

相較之下,第二次由趙半括帶隊進入野人山,在熟門熟路跟遠征軍大部隊絕地大反攻的掩護下加上配備更加精良的武器,在雪山上日軍軍事基地的那場悲壯的背水之戰之前,剛開始的一段路幾乎像遠足般的輕鬆,直到他們上了雪山之後,才真正開始第二次任務的艱難之處。

 

所以在第二次任務中死亡的小隊成員除了為了強行殺出一條活路的刀子跟至死都堅守狙擊位置、為其他隊友抑制日軍攻勢的王思耄之外,像是擅長地雷的老吊跟土匪,都死的相當莫名其妙,而且第二次出任務時非要帶著拖油瓶阮靈也令人感到莫名,難道是因為真的找不到合適的,只好帶著也有野人山經驗的阮靈同行嗎?
 
雖然第二次的野人山任務,前半段像是在郊遊,但小隊成員終於在雪山上的日軍基地裡發現了失事飛機的後半段機身,而他們真正的任務目標也在那段機身上,其實這架神秘的飛機到底運載了什麼東西,早在書一剛開始的扉頁就預告了,如果知道「絕密曼哈頓計畫」是什麼內容,那大概就會知道小隊成員們兩次冒險犯難進野人山的任務目的是什麼了。
 
在趙半括帶領下的小隊成員,在雪山上的日軍軍事基地面對如潮水湧來的日軍進犯,展開了一場渺無希望的絕命背水一戰,在這場戰役中小隊成員都是豁出性命去戰鬥,卻仍然無法在兵力太過懸殊的戰役中找到生存的希望。

 

隨著隊員們一個一個的壯烈逝去加上彈藥即將耗盡,降至冰點的絕望早已滿溢倖存者念頭,這場戰役的悲壯和絕望作為結局最後高潮是再適合不過了,但這都沒有真正大結局所帶來的震撼感。

 

原來,最可怕的不是野人山的毒樹林或是未知且充滿陷阱的原始森林,也不是有著極大殺傷力的那個秘密武器坦克,更不是在這個日軍基地上演的這場渺無希望的絕命之戰,而是人的野心與宿命,也許早在第一次十人小組踏入野人山開始,他們的宿命早就已經寫好了,他們踏入的不是一條通往升官發財的冒險之路,而是絕無回頭可能一路通往地獄的宿命之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