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集



小芽愉快地跟著悠太郎踏上回西門家的路,將未來看得很簡單的小芽,還沒意識到自己身分的轉變,即將為自己的生活帶來極大的改變......









第一次見面,西門大姊就拿小芽的身高來說話,小芽回說是因為父親的菜太好吃了,所以自己才會長那麼高,西門大姊借著這個藉口將廚房的事情全權交給小芽,小芽沒意識到西門大姊的用意,非常快樂得接下了。





不過一大早,小芽就遇到難題了,西門家的灶不是用煤氣,而是要砍柴燒火......









因為不習慣用柴火燒飯,所以把飯都燒焦了.....


小芽幫大家都佈好菜之後,接著要幫自己弄時,西門大姊竟然說:你怎麼跟我們一起吃?你不是女傭人嗎?

第 32 集





西門大姊這才笑笑得跟小芽說,西門家的新嫁婦第一年不能入籍,而且都要被當成傭人,所以西門大姊將家裡的傭人都辭退了。





她說完還小芽做得味增湯喝都沒喝就倒掉了。
小芽默默吃完被大家嫌說味道很奇怪早餐(因為味增湯的味增用的是小芽帶來的,味道跟大阪不一樣),結果發現帶來的米糠變得很奇怪,被加入了很多鹽。




靜姨推測是西門大姊故意的,因為她看小芽不順眼。









悠太郎第一天到大阪市政府建築課報到,但不是他專長的水泥土建築物,而是木造建築物。



小芽第一次到家附近的菜市場,看到這麼熱鬧的菜市場,讓小芽很興奮。





晚餐,小芽很快樂的端上炸肉餅,雖然被靜姨稱讚好吃,但卻被西門大姊一口都沒嚐,就生氣的一手打翻。她很生氣的說:西門家有西門家的家風,既然小芽嫁進西門家,就必須繼承西門家料理的味道,不是讓她做這些亂七八糟的料理......







小芽回說即使是如此,也用不著將食物打翻,浪費食物,結果西門大姊說:那你把地上的都吃掉了吧。









小芽忍住生氣,將地上的炸肉餅撿起來吃掉,西門大姊變本加厲要小芽把地上的醬汁舔乾淨......

第 33 集



小芽趁著悠太郎吃飯的時候,將今天受的氣都跟他說。















隔天,小芽已經煮好的原湯,突然不見了......











原來湯是被西門大姊倒掉。



小芽忍住性子低下頭跟西門大姊請教「西門家料理的味道」。



結果她竟然要小芽先處理掉從東京帶去那些調味料,甚至連米糠甕子都要處理掉。







她看小芽捨不得,還自己拿起甕子把裡面的米糠倒掉,被小芽及時搶救下剩下的一點。







小芽生氣的上前追問西門大姊對她到底哪裡不滿意,結果西門大姊竟然說她喜歡亞貴子,還說小芽跟亞貴子是雲泥之別。







小芽傷心的說要她會離開西門家,結果抱著米糠甕子晃來晃去,還是沒找到一個去處,所以只好再回西門家。





沒想到,房裡的行李全被搬去貨運公司,等著被寄回娘家。
西門這邊也不順,因為水泥建築跟木造建築差異太大,西門的畫被前輩狠狠地打了回票。




小芽很可憐的一個人從貨運公司那裡把自己的行李拖回家。



遇到正要回家的悠太郎,哭著對西門說:我...受不了了。





悠太郎眼眶泛著淚看著小芽......

第 34 集



悠太郎帶著小芽到附近的烏龍麵攤吃麵,但他看著哭得那麼傷心的小芽和那一車行李,突然笑出來了。



悠太郎說,這表示西門大姊也是一個很吃力的將這一車行李拖去貨運公司,想想就覺得好笑。



小芽聽到這兒,終於破涕為笑。





烏龍麵端上桌了,小芽吃了一口,覺得味道太淡了,然後看別人都吃得很香,終於發現自己跟大阪人味道之差別了。









小芽從烏龍麵攤老闆那裡學到大阪人熬湯的方法,一早就試試看,終於從西門大姊口中得到好聽得話了。







小芽發現市場豬肉攤的老闆竟然是小時候的玩伴源太。





她將無處可放的米糠甕子寄放在源太那裡。







小芽從昨天晚上在吃過烏龍麵後,就再也沒進食過了,最後竟然餓到暈倒......





悠太郎的工作也很不順利,一直被前輩訓斥。













小芽想說餓個幾餐,讓自己徹底接受大阪比較淡的口味,然後才可以做出可口的飯菜,沒想到竟然暈倒了,看到這麼努力的小芽,悠太郎也決定義氣相挺。






第 35 集



悠太郎跟西門大姊撂下狠話......









課長決定把悠太郎調到混凝土建築部門。



餓得快奄奄一息的小芽再次吃到那個烏龍麵,感受完全不一樣。

















(看到小芽吃得那麼多,悠太郎依舊笑的很開心)





小芽終於找到心中疑惑的解答,整個豁然開朗,悠太郎也受到小芽精神的鼓舞,決定在木造建築部門再次用心去努力一番。











小芽向市場賣海帶乾貨的老板請教怎麼熬出好喝的湯頭。

















雖然成果好喝,但依然比不上西門家的味道。
於是小芽做出了很多種組合,要大家幫忙找出最美味的湯頭。








西門加班研究、畫圖。





一回到家,看到擺滿碗盤的大陣仗,想到之前小芽用不同鹽巴做的不同口味的飯糰,笑著說小芽又來這招了。







希子說沒有最好喝的,因為西門大姊做的湯頭最好喝了。





第 36 集





小芽原本要向靜姨請教西門大姊做湯的秘訣,可是靜姨說著說著竟然說去抱怨的話。



小芽又去請教乾貨店的老闆,老闆拿出高級海帶,但因為實在太貴了,所以當初西門大姊一定不是用高級海帶來熬湯的。



悠太郎把努力畫出的圖蓋上前輩的章,但這張圖因為梁柱結構複雜引起大家的討論。





前輩原本還在抱怨悠太郎的擅做主張,悠太郎說他的心願是建造一個安全的房子,如果能的話最好是用混凝土的方式建造,但現在的人力和資金還沒辦法使混凝土普及,為了實現建造安全房子的心願,那就必須在木造房屋上下功夫,前輩在聽完悠太郎的心願後,被悠太郎的願望說服,終於笑著說:好吧,你盡力去做吧。













小芽很苦惱,因為普通的海帶怎麼料理還是普通的海帶,不可能變成高級的海帶,這時,喝得醉茫茫的悠太郎帶著一瓶酒回來,他將海帶丟入酒裡,竟然使普通酒變成高級酒。











小芽得到啟發,開始嘗試以不同的海帶處理方式,而不是像之前是加入其它東西增添味道。











小芽的自製筆記本又出場了。



終於,在多日的試驗中,小芽終於找到傳說中「西門家味道」的料理方式,原來是用酒刷在海帶上,接著用火烤過再去熬湯。大家都喝得很開心。











連希子也承認這個味道。







但這讓西門大姊非常不爽,當晚就找希子「密談」,並撂下狠話。





















小芽漸漸習慣西門大姊的壞心眼了,但她問靜姨關於西門大姊每天出去約會的對象時,靜姨竟然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表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