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原本如此,
腐朽徹骨,至死不渝......

 

 

 

 

介紹:

作者:天籟紙鳶  
繪者:ENO (簡體版封面)
出版社:中國華僑(簡體版)
出版日期:2012/12/01
卷數:全 1  本



(實體書的海報贈品)

 


我不是對陰間戀戀不捨,只是不想轉世。對大部分人而言,只要轉世,一切都好辦,一切可重頭。花子簫用笛指了指奈何橋,可對我而言,真正過了這座橋,喝了那口湯,才算是到了盡頭。

 

情愛原本如此,腐朽徹骨,至死不渝。


東方媚,原本的丞相千金因父母雙亡為償還負債淪落到青樓唱戲,也因前兩任夫君一前一後的死而掛上了“東方克夫”的名號。當她和第三任夫君私奔的時候,二夫君的鬼身卻出現在河面上,勾了她的魂把她帶到了陰間幽都。 

她在陰間遇到了自己的死鬼老爹,愕然發現他已經變成了五大鬼帝之一,並為她在允許多妻多夫的陰間安排了三門親事,一夫君是風騷的九尾狐狸精,二夫君是毒舌腹黑的白無常,三夫君是害死她的前任二夫君的小王爺湯少卿。她雖然同時安排了三個人,但東方媚依然只一心掛念自己生前的第一任夫君楊雲,只是楊雲死去多年,恐怕早已投胎轉世。 




 

 

心得:

“猶記白萍荷,君面桃花色。美人望不見,逢面徒奈何。”
 
作者用了很多自嘲諷的語氣將故事的起頭起得相當歡樂,不只故事主角性格相當有趣,像是東方媚的「紅顏薄命」,還有她那三位夫君的各有個性,還有他們三個愛彼此鬥嘴的樣子,或是在情節方面,像是東方媚一到陰間就被先她一步的父親硬塞了三位夫君,這種有點荒唐的開場設定,就像是在為之後揪心緩和氣氛般。
 

“一寸芳心,十年醉夢。”

“十年期一滿,妳安心去投胎。我可以等妳,即使天不從人願,妳再忘記我也無妨。不知可以等到何時,但我會一直等。”

“我知道。妳從什麼都有,到變成了只剩下我。…..可是我卻幸運得很,從什麼都沒有,到有了妳。”
 

花子簫的癡心是無可置疑的,即使他數次在東方媚面前說該是時候忘了被迫一直輪回愛妻青寐,可是他始終沒有放下過。

 

即使他一直用冷漠來遠離東方媚,但最後忍不住靠近東方媚,奮不顧身的再次愛上東方媚,不管這次東方媚在陰間可以停留的時間有多長,也不管東方媚再次輪迴後又會將他忘得一乾二淨,也要爭取跟東方媚再次相聚相守的時光。

 

東方媚這次被迫在陰間停留十年的時光,大概是花子簫這千年來最快活的十年了,但這十年的光景對他來說也最如履薄冰的,因為心怕時光飛逝太快,恨不得一天可以當十年來用,當他說出這一段話時,這九年裡,每天我都恨不得把一天當成兩天用。每天都不敢睡覺,因為多過一天,你在我身邊的時間就要少一天。現在你想提前投胎,還說我狠心……你到底有沒有心?,完全展現了他在勉強自己冷靜、淡然底下的情深波湧,相當讓人十分揪心。
 

“不知道我會在那裡待多久,但肯定會出來的。在這之前先說好,你必須答應我兩件事——第一,在我進無間地獄的時候,你不准找別的女人,必須等我。第二,你不准拒絕,如果想說什麼為我好讓我去投胎,那現在就送我走。明白了麼?”
花子簫沉默地聽完,睫毛顫了一下,望著我的眸子中有水光閃爍。最終,他只說了一句話:
“我陪你一起去。”

 
當他聽到東方媚寧願下無間地獄受苦,也要留在陰間陪在他時,他沒有違背他之前展現出來的氣質,表現出欣喜若狂的樣子,只是眼眶暗暗含著水光,只淡淡的說了一句:「我陪你一起去。」輕輕的一句話,卻隱含了萬般深情,既不捨得東方媚獨自受苦,又甘願為了這段愛情再次受千刀萬剮之苦。
 
雖然東方媚完全沒有前世的記憶,不像花子簫表現出來的那般情深,但她骨子裡還是不改對花子簫深情,不管是碰上花子簫精還是魂,總是會不由自主受到吸引,就像她對第一任丈夫的一往情深,或者是她不由自主受花子簫的吸引,即使她看過花子簫那張美麗外皮底下的駭人模樣,最終還是無法抗拒對花子簫的心動。
 

“你說過…千古相隨,永不相忘。”
 
花子簫是真的用記憶用時間來守住「千古相隨,永不相忘」這個承諾。
 
四十年的相愛相守,讓花子簫甘願花了上千年的時間,待在奈何橋頭,再一次次看著輪迴轉世青寐,即使每次只能擦肩而過,匆匆一眼,且青寐從來沒記起他們之間的往事,獨自懷著滿腹回憶的花子簫依然信守著千年之前許下的承諾:「千古相隨,永不相忘。」

 

而最後青寐終於想起過往的種種時,卻已是花子簫身死之時,即使想起,卻在也無緣相守,只能徒留他人嘆奈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漫天雪舞 的頭像
漫天雪舞

細雪舞 漫步行

漫天雪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